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3  

2016-12-07 09:20:5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再说张文张虚,才行半里,便见一伙人拦住道路。张文勒马看着众人,说:“想干什么?”

可这些人却不看张文脸色,只看着马,说:“这是军马,盗马者死,劫马者剐,你不知道吗?快下马来,免你一死。”说到这儿,才看着这两个骑马的人,那神色当然是极为严厉的,可是此人却也打了一个冷战。他面前的这个人状貌威严,虽说身材不能说高大,可那神气间有一种让他不由自主地怕惧的气色。

“哈哈,看这块令牌,违者立决。快快让开!”张文随意地说着。

“我们只捉偷马贼,不知什么牌不牌的。”此人当然不会把对方放在眼里。不就只两个人吗。

“张虚,拿剑,不杀不知厉害!”张文不想啰嗦,使出快刀斩乱麻的手段出来。

众人面无人色,急忙让开,再也不敢吹号。二人疾行三十里,到了一处市镇,屋宇众多,街市热闹。迎面来了几个兵丁,看到他们两个所骑的马,就拦住大叫:“此马何来?”张文说:“买来的,还想说什么?”

“好不糊涂。马屁股有烙印,军马呀,谁个敢卖,谁个敢买。去见县尉。”

张虚看着张文,张文却正要去见县尉呢。他知道县尉官阶虽然不高,从九品,低得不能再低了,可在县里却握有极大权力。在天为小卒,下地是天神。小民百姓,谁个不惧!

进了城门,直达县尉办公室,县尉刚吃过中饭,剔着牙齿,听说抓了两个偷马贼,就叫带进去,斜眼看着,就说:“还不下跪!”

张文打开包袱,穿上朱红色的官服,而那县尉却只着青袍,一看衣服颜色,县尉愕然,竟然忘记了应有的礼节。他知道五品以上才着红袍,七品县令穿的是绿袍,可他只有穿青色官服的资格,品级相差得很远呢。张文说:“还不起身迎接朝廷使者!如此傲慢,是何道理?”

县尉下了坐床,站了起来,看着张文,语声颤栗地说着:“您是……”

张文拖过坐垫,推开饭几,脱下鞋子,盘起双腿,在床席上坐下,让县尉站着,拿出一块腰牌亮了一下,说:“还想看公文吗?”

县尉跪下才说:“本想早去迎接,没想到大驾早已光临。一定是轻车简从。”

“发了公文?好不糊涂,极密之事,也能发公文吗,岂不尽人皆知!”张文有点气愤。“既然如此,你派人查探?意欲何为?”

“啊?绝无此事。”话是这么说,可神色中也察觉得到有点儿虚情假意。

“你看看,坪中军马,即可为证。”

县尉马上叫人:“那两匹军马是我们的吗?”

“好像不是,我们的两匹马还在厩中呢。”

张文问:“那么此地还有什么军队驻扎?”

县尉没有马上回答,过了片刻才说:“现在的情况复杂,我地位卑微,无法管辖。明公还是自查吧。”

“混蛋,我不向你我问谁?难道让我问猪问狗?好不省事。是不是那个王爷还在,正在调动兵马想做一番大事?”张文在芦席上蹲着,全无坐相。

“应该不会吧。听说死了,与刺史相斗,结果是两败俱伤,一同毙命。早已申报朝廷了。”县尉面露疑色:如此蹲相,哪像官场中人。

张文正身盘腿危坐。“可据目前情势判断,仍有人以王爷名义发号施令,调兵遣将,兴风作浪,就在你管辖地盘内谋反为逆,难道你也毫无觉察吗?”说得字字清晰,句句响亮,与那箕踞而坐者者判若两人。。

“真有其事?”县尉也不明白这张文到底是何许人,谑而不伪,正而不庄,办公事却有草民气息,查重案却似游戏人间。可武后用人不问出身,由草根一夕而登高位者有之,只得认了。

“那两个骑士身穿号衣,逢人必究,要查洛阳来人,防人刺杀王爷。难道你毫不知情?”

“人微言轻,欲治不能。”

“这就证明了那王爷还在。”

 “何以见得?”

 “死人还怕刺杀?掩人耳目而已,朝廷也以为王爷没死,不然派我们来此何干?”张文又蹲着。

“这可难办。挖墓查棺,按律当斩。请问老爷有何妙计?”

“嘿嘿,问错了,小子。无所知则无所可为,有所可为则不必过问。赶紧查明军马所属。人要治罪,马可归还。”

“且慢,还有详情禀报。”县尉正色而言。

察其脸色,张文方知此人胸中亦有丘壑

县尉站着说:“这位王爷是个二字王,叫高邮王。既然是个二字王,封地不多,日用维艰。虽有侍卫,兼作仆役,且也不过二人。可大人说此二骑也身着制服。难道是国公府的人。可疑。”

“你疑心是英国公王府的人?有可疑就得查。这事拜托你了。改日我再来问你查办结果。”

“这位王爷养不起这多人,其背后是否英国公,卑职不敢乱猜。扬州城中有人招兵买马,招降纳叛,图谋不轨,意在反周复唐。我想,大人可得防着呢。”

张文一惊,说::“长官识见不凡,异日必得大用。本人在此谢过了。”这个小小的公安局长见事透彻,可到底从武从李,也难断知。

二张才行半里,又闻角声,这才知上了当。看见有拦截者,再也不多说,挥手一扬,角石并裂,再无角声传讯,再也无人拦截。

张文张虚向扬州方向急驰,到红日落水,百鸟归巢时,正欲找家旅店住下,明日进城。此时城门应已关闭。可饭才吃到一半,就有人前来盘查,真的蚊子也要问个姓名。张文张虚急忙吃完饭,上马就跑。众人来追,张文却带着张虚往北而去。张虚大叫:“主人,这是往北!”

“没错。李武必有危险,跟上!”

可才行半里,真的看到了一个大汉,横刀立马,盔甲鲜明,骑马立在堤上,看到张文,不问情由,就挥舞着大刀,寒光闪烁,冷气逼人,迳直劈来。张文来不及摸出石子,只能拨转马头,立刻向后跑。张虚当然也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可持刀人紧追不舍,这就给了张文机会,他已经摸出了石子。石子打不规则运动中物体是很难命中目标的,可也只能用这个,别无他法。这是暗器,虽说武林中对使用暗器的人总有几分看不起,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打赢了就是大哥。张文一个石子打去,本想打中眼睛,对方一身铁甲,眼睛以外的地方打中了也没用呀,没想到这大刀徐方真也名不虚传,一刀挡开了石子,笑道:“只会使用暗器,小人行径。有本事就斗一场,不要用这下三滥的手段。”

张文也笑道:“哈哈,说话也不讲脸面,我赤手空拳,你长刀骏马,我不用石子打还能作什么?假若两个人都下马,都赤手空拳斗一场,我输了也甘心。”

那徐方果真下马,让他的从人牵马拿刀,卸下盔甲,果然也赤手空拳,大叫“来来来”。他不知张文拳法甚是精通,当然无所畏惧,可张文也没想到徐方拳术也很高明,出手其疾如风,其势如雷,张文知道不可硬拼,只能施展自己的躲闪功夫,让对方始终打不着他,而他跳得远,让对方不断转身,体力消耗也就大了。张虚也只看着,并不动手。

看看天将黑,张文知道再不拿出厉害来,就会误他的事情,猛然一跳就到了徐方身后,突发一拳,正中背上中心处,这个地方是心脏部位,打不得的,一掌下去,徐方竟然支撑不住,颓然倒下。张虚也就驱马力驰,从徐方从人身边通过,张文立即跟上。二人疾驰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