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2  

2016-12-06 09:01:0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那边正高谈阔论,说扬州局势如何紧张,张文李武只恨何人走漏消息,极为秘密之事想不到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尽人皆知,可也只能不作声。这艘船的主人听完了,反应就大为不同,那颗心跳到了喉咙边,他打开中舱门叫四个客人过去吃饭。看到李武,船老板目光凝滞了,好一会儿才说:“这位客官不会是那个天魔星吧?”那声音似乎是颤抖的。

李武面对那猜疑的目光,却显得极为沉静,说:“你看我像什么人?贩私盐的?”

船老板神色稍定,看着李武笑,指着窗外说:“看吧,那才是贩私盐的船。他们有自己的船,不搭普通的客。轻舟快艇,篙橹并用,双桨齐划,昼伏夜行,避开商船,不泊市镇,只宿苇荡。现在天已黄昏,他们才启程,这就是贩私盐的船。你们见面不识,哪会是。”

“像朝廷派来的大官儿?”李武接着问。

“嗯,也不像,虽说我见人多,也弄不清各位客官来历。恐怕也是失意之徒,到扬州去求发达吧。吃饭,不说这些。”看到这些客人毫无畏惧之心,船老板似乎完全放下了包袱。

第二天天气好转,阴霾一扫而尽,久违的太阳也露出云端,碧空如洗,柳丛中鸦鸣雀噪,河岸上马急驴缓,张文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说:“睡足了,张果老活三百岁也没这么睡过。要动一动了。”他伸手蹬脚,好像马上就要上岸。

“闹什么?再睡!”好梦未竟,李武不耐烦了。他虽然动如脱兔,可也不动如山。

可那河岸上两骑甲士,形迹可疑。张文从窗缝里看着,轻声说:“唉,蠢货,狗儿学虎,猴子装熊,我快刀不切烂瓜。”

听张文说话,张虚马上背起包袱,可听他说得慢悠悠的,这是慢板,又放下了包袱。

李武不吭声,张文再说时,李武突然闷声闷气地说:“废话,哐当一下不就完了吗?用不着你那几个小石子。小孩子打鸟,不正经。”

正开玩笑,张文像红锅爆豆般快速地说:“莫闹,好像不只一个。这一个溜来溜去搞联络,嘿,还真当成一回事呢。哈,还有点嚼头。张虚,夺匹马来早去早回,好吗?”他两掌相擦,一口气说完那些话,张虚马上背起包袱,钻出船篷,走上甲板,张文一个弹跳,也背上包袱,钻出船篷,也上了甲板。

李实就笑:“又想干老行当了。”张文蹬了一下船板,李实急忙缩颈弓腰,缄口噤舌。李武却说:“半月前弃马登船,到而今又想舍舟登陆,猴性。想抢头功?”他尽兴说着,全不去看船主那恐怖神情。船老板和他的助手正缩成一团呢。

可张文不作声,他正等待机会。突然,一条船过来了,他一跃而上,此船正还摇晃不定,船主正还惊慌不已,张文再一跳也就上了岸,让两条船的船主都张口结舌,惊讶莫名。而张虚也这么一跳,身如飞燕,矫若猿猱,也到了岸上。李武身躯庞大,铁佛浮水,思而不能,只能望岸兴叹。

可张文跳到岸上,并无行动,只在柳阴闲步,悠哉游哉,马到身边,忽大声问:“军爷,此马卖吗?”

甲士勒马看着张文,其貌不扬,瘦削如猴,麻布葛巾,着百姓装,动作敏捷,如乡里小人,面容严肃,似官家人物,腰间甚满,包袱甚沉,似为富商巨贾,言谈笑谑,举止轻佻,似江湖术士,实在看不出此是何人。正在沉思,张文拉着缰绳,说:“想什么,卖个好价钱,你回去向上司就说马被人抢去了。”

甲士大声喝道:“我正执行公务,再要啰嗦,老大鞭子打来,闪开。”

张文示意,张虚便走到了另一骑马旁边,此人正想开口说话,张文一个唿哨,两人一齐动手,拉下甲士,同时一跃上马,夺过缰绳,顺手折根柳条就跑。

一个落马人大呼“抓强盗”,另一个吹响牛角。那恐怖气氛就在岸上水上传播。

张文勒马回来,军士说:“是呀,也知道怕是好事,快下马来!”

张文却说:“傻瓜,不是说好买你的马吗?你一言不发,此即默认。言而无信,这生意不好做。给你一百文,回去告诉上级,说马卖了一百文。一十二十……”豆子般快速说着,却仅丢下十文,“我这钱以一当十,朝廷发的”,马主正欲说话,张文一个铜钱打进他的口中,满口流血,哪里还说得出话。张虚趁此机会,纵马狂奔,张文也急驰而去。

再吹牛角,张文又转来,大声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买卖做成仁义绝,再吹号就收拾你,想死呀!”当的一声,一颗石子,火星四贱,牛角崩裂,他拍马而去。这军士目瞪口呆,另一个就说:“这流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是从那条船跳上来的,快拦住那条船!”于是弓满彀张,高呼:“快划过来,不然一箭毙命。”

这船老板没有办法,也就划向岸边。果真天魔星就在他的船上,没想到朝廷要员就如百姓。难怪这四个几乎从不说笑!李武却也哈哈大笑,站到甲板上。丢马军士见此天神,失言灭智,觳觫而立。李武缓步上岸,大声说:“想干什么?活得不耐烦了?你执行公务,借你马的也为公务。我问你,你为何人执行公务?”

这两个哪敢做声。

李武再进一步,两人也再退一步,李武再大声说:“说!你以为我这把剑吃素?”

一剑挥去,一株小树齐根倒地。

一个说:“听听听说洛洛洛阳来了人,我们奉命查查查探。”

“说,谁的命令?”

“是是是县尉命令。小的说的实实话。”

“这里离你们的县尉还有多远?”

“不不不远了,三十里。你们的船恐怕要在那儿过夜。”

李武说:“好呀。如果我就是洛阳使者,你想做些什么?”

见此庞然大物,当系天魔星无疑,二人哪敢说话。二人相抱,似乎这样力量就会倍增。

“告诉你的长官,洛阳特使到了,敢有违抗者格杀勿论!你们也敢同朝廷对抗,念你们只是听奉上司命令,免你一死。滚回去!”

这声音就如震雷,吓得这两个人缩作一团。李武大步上船,怒吼一声:“开船!”声如巨雷,这船主此时确知这李武是何人,哪敢不听。河中各船也就同此船拉开距离。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