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龙杠记41将军归来  

2016-02-15 09:02:1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1

 

对胡焕泉为什么要回家,在惊心渡根本就没有怀疑。衣锦还乡,理属当然。

胡焕泉果然回来了。

下了一场小雪,真的像岁尾的样子。寒风呼啸,没哪一户开着门。河中的波浪起伏,河水拍打着河岸,发出阵阵响声,就像有人拍打着地面。焕泉的儿子松筠正好也在拍打着猪栏地面的三砂,这声音别人家也就听不到了。即使停下来,也不会让人感到惊奇。因为河岸边那响声仍然在继续。

当惊心渡口听到马蹄声时,煌泉也没注意。这时他的猪栏建造好了,他正在自己结栏,正月间就要捉一对小猪崽喂着。等大哥回来后,就要商量分家的事。侄子二十多了,马上就要给他收媳妇。所以猪栏也砌了六间,以后恐怕还会再起再分。

炳泉帮着和石灰,听到马蹄声在自家门前停了下来,这才出来看看,一见就立即高叫大哥!煌泉也就丢下结三砂的工具,焕泉的儿子松筠也从后边飞跑而来,他太想看到从未见过的父亲了。他一点印象也没有,还以为煌泉就是他的爸爸。

只两骑马,另一个人应当就是胡焕泉的马弁。总以为会穿着军装,却只穿着便衣,看不出是个军人,倒像个生意人。都以为一定回来一大帮人,没想到这么简单。可这么简单,就让炳泉放心。这件事以不张扬为上,太张扬了,心怀嫉妒的人就多了,造烂的人也就多了。现在看到的是只有一个随从,同施工的老王太相像了,炳泉马上就把马弁拉到一边问:“没在县里逗留吧?”

这马弁也轻声说:“我姓王,就叫我小王吧,长官说不进街,就直接回到家中,不要让街上的人知道了。你们这儿的话可真难懂。”

所以胡焕泉进了屋,两骑马也马上拉到后边的两间已经收拾好的空地上。这是有围栏的地方,老王准备得很好,马可吃到还很新鲜的草,也不怕它们乱跑,更不怕它们跑出去。晚上再关进马厩。只不过老王现在已经不在这儿。

胡焕泉进屋后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去拜见母亲。母亲六十多岁了,可身体仍然硬朗,看到儿子,当然高兴,可神情之间却也还是很镇定,没有那止不住的笑,也没有激动的眼泪。二十年了,她没有为儿子哭泣过,现在见到了二十年没见到的儿子,也还是平常。就好像昨天也见到过儿子似的。

请安之后,简单说了自己的事,母亲却说:“万事小心,有事不要连累弟弟们。”

这句极冷的话,让极热烈的场面进入冰期。一时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小孩子们都呆呆地看着奶奶,看着那严肃的脸,平时不苟言笑的脸,这时更显得严肃。都看得出,那双眼睛在大儿子的脸上搜索,搜索一切她认为可疑的神色。

“娘,我也不能不去。我没有这么多的自由。我上头还有很多人管着呢。我们的队伍是革命的队伍,我不能当革命的逃兵。”

“我知道。我还记得,你出去的时候,从来就没人得罪过你。是吗?”

这句话仍旧同冰霜一般冷冽。三个儿子都呆呆地看着母亲。这个母亲是很有心计的,她能看到很多男子汉也看不到的事。这几句话,把她内心的忧虑全都表达了出来。胡焕泉只能喃喃地说:“是,没人得罪过我。得罪过我的人,天会惩罚他的,如果老天爷也不追究,那一定是我的错。”

“办饭吧。”老太太向两个儿媳妇发布命令。“出去吧,看看你的房子。虽说小了些,可是地基只有这么大,挤一点也好,免得别人看了都眼红。”

因为是大哥的本钱,所以松筠一家住了楼上的几间,楼下则是煌泉炳泉两家分住,每户都是一明一暗四间屋。后边的杂屋,是一条弄子,两边是猪栏,牛栏,上面是谷仓,草楼,前后之间是一块小坪隔离。这布局是很合理的。这完全是个农家样子,不像地主人家。焕泉看了倒也中意。

刘绣花并没有出来,她已经不再是胡焕泉的妻子了,她没有必要去见别人的丈夫,她知道这么多年了,胡焕泉一定已经有了一房妻室。她很怀疑这个为前夫做事的老王同她的前夫有什么关连,只不过她没有说出来,她也不想试探。果然,胡焕泉看到煌泉的几个小孩,也就知道了这个家庭的结构是一个什么样子。

只有照泉熹泉兄弟两个,感觉到隔壁事情有点与往常不一样,过来看看,看到弟弟的脸色,也就没有大叫大嚷,只是问在外面好不好,在家能住多久。听说过了初五就要离家,不胜惋惜。可是他们两个也知道在外边吃粮的人有人管着,是不能一切都由自己的。

煌泉问:“昨天晚上睡在街上还是乡里?”

“五里牌。”回答很干脆。“办饭吧。我也不想去拜客,到正月再见客人吧。”

“可有个客,大哥今天晚上恐怕去见一见好。刘先生。他对我家有恩。”炳泉说。

三户人家,虽说从街上请来的厨师已经回家去了,可是十多个人,内外两桌,焕泉进入内室,对刘绣花深深作了一个揖,说:“真的对你不起。这些年难为你了。我来世再感激你。”说着,竟然也流下泪来,刘绣花也流下了泪。可是胡焕泉突然站起身来,抹掉眼泪,就走开了。如果当年没有妻子的支持,他是出去不了的。这大恩大德他永远也不能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