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16  

2016-12-26 09:12:1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

李友回到家中,坐着发呆,那郁郁不乐的样子早被丫环发现,报告给了王妃。当然现在再也不是王妃,而且丫环们也不叫她王妃,只称老夫人了。老夫人把儿子叫了进去,看着李友这神思恍惚的样子,就问:“什么事情扰乱了你的宁静?”

“娘,那张文你听说过吗?”李友小声地说着。

老夫人听到这个名字,也似乎听到了一件令她极度担忧的事,神色也大变,问:“你看到了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老夫人也露出恐怖神色,说:“他是为你而来吗?”

“儿不知道,也没法知道。”他把事情说了一遍,这一说就说到天将黑了。

老夫人长叹一声才说:“儿呀,你也不要再想做那什么复仇的事了。一则你没有这个本事,二则你没有这个必要。你想想,我们避难此间,无有田地,带来的这点银子很快就会用完。一家七口,就凭着这点儿银钱,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如果你讨不上妻室,如果你置不上产业,如果我们不能致力桑麻,从事耕耘,往后日子怎么过,你也得想一想。你上不能策名于当朝,下不能躬耕于陇亩,无衣食之源,有断炊之忧,却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复仇之事。这个字眼是你所能说的吗?”说罢,颓然靠着墙,丫环急忙扶起她。

李友跪下对着母亲拜了两拜才站起来说:“儿并非不想置产立业,可是这个地方也不那么稳定,而且扬州方面,最后恐怕还有大动作,如果他们能成事,我们置产又有何谓?如果他们的事儿失败了,我们也还得奔逃他乡,在这儿置产也是空费精力。蜘蛛结网为鸟儿所破,燕子结巢为漏雨所淋,这种空费力气之事,我看还是不做为好。若是李敬业不能成事,我们也只能逃向更远的南方,在那天之涯地之角再图生存。娘呀,现在儿还不想做前途未卜之事呀。现在唯一能想之事,就是这个张文此来想做何事?此人不除,我们也无宁日。”

老夫人说:“你不要去撩拨他。我相信他不会加害于你的。此人不是坏人,其心是善良的,其行事是仗义的。你千万不可背着我去做那种没有把握之事。切记切记。”

他们所租的其实只有四间屋,三个下人睡一间,两个丫环睡一间,老夫人睡一间,李公子睡一间。而炊之事,也就在李友所睡的这一间里。虽说这间屋较宽大,可是烟薰火燎,被帐尽乌,三个下人多次提出让他们睡到这儿,可是李友总不同意。直个下人也就不再提此事。他们知道,主子睡在这儿,就把他们三个和那两个丫环隔离开了。如果再提此事,会让主人怀疑的。至于李友会不会趁着与丫环们只隔着一道帷幕,做出些苟且之事来,三个人都相信绝无可能。在这个李友持身甚正,他当然不想让丫环们生出孩子来。生活是这样的不稳定,还能做出那种事来吗。在此非常时节,都只能清心寡欲,都做着大圣人,是来不得半点马虎的。

可李友闻着那饭菜香味,也满腹心思。母亲说了,上不能策名当朝,下不能躲耕陇亩,不能置产立业,不能传宗接代,这是最大的不孝。可是处于多事之秋,他还能做些什么呢?想起父亲之死,母亲对张文一字不提,是何原因?他多次听说他们母子能走出来,是张文有意放他们走的。那一天晚上如果张文痛下杀手,他们是走不出青龙寺的。难道母亲与张文此人有私情?若有私情,是母亲背叛了父亲,也是不可饶恕的。可母亲与张文应当是素不相识的呀?他们怎么会相识?此生此世,即使不能杀张文,也得拷问张文,让他说出实情来。可是要怎么才能捉拿此人?得想出个办法来才行。

可这时他听到门外那三个下人在议论:“好多天没吃到一回肉了,日子过得就像当上了和尚。主人的银子也不多了,我们在这里,恐怕只能成为他们的累赘。如何是好?”这似乎是徐江三的声音。可想再听下去,那声音却小了,他们是有意不想让主子听到。这帮家伙恐怕已经起了异心。会不会卖主求荣?韩信若不是他的下人卖主求荣,会遭到灭九族的下场吗?想到这里,李友心亦为之寒,脉亦为之停,现在他的日子确实非常难熬,他必须作出男子汉大丈夫才能作出的决断才行了。也许只有那个从来不说一句话就像一个哑巴的李小五是唯一可靠的人了。必须跟李小五心腹相待,此人可留,就只留下李小五一个人。

可是母亲历来不相信李小五,几次提出要把李小五赶走。这又是什么原因?

没点蜡烛,就在室外吃饭,分作男席女席,饭菜当然也是极为简陋。李友也很惭愧,又想起了躬耕陇亩的这句话,也许他只能改变生活方式了。可是他从来没有经管过农业之事,即使能雇佣几个能为之勤耕力织之人,他又能到什么地方置产立业呢?

他已经没有了马匹,如为人所用,也只能由他人提供马匹,这让他的自尊心大受损伤。现在他的第一个想法是要到扬州城里与李敬业进行一次谈判,他想这将是最后一次,谈得拢就留在那儿,生死与共,谈不拢也就远走高飞,到更僻远的地方去,干脆把姓也改了,再也不回北方,再也不做荒唐的李家人,再也不做皇家人。做皇家人风险太大,遭遇也太可悲可哀。可母亲同意这么做吗?

丫环收拾了碗筷,他站在风中,仰天长啸,这一声长啸让房子的主人也为之心惊,这个租房人是不是疯了?

马上就引来了客人。而且不止一个。一个是常客,是那个自称王爷所派来的人。这个二字王现在似乎受着他人的控制,算不了一个王,只不过是他的傀儡。李友虽然给他做事,可是从心眼里他是瞧不起这个人的。也许他的幕后指使者就是李敬业吧。为什么李敬业想做什么不直接与他李友联系呢?他真的想到扬州城里去与之摊牌了。

还有一个客人让他震惊,自己已经不再想去找她,可她却主动找上门来了。

可也不能不见。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