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10  

2016-12-16 10:54:0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张文分析说刺史与王爷可能都在张家浜养伤,其他三个听了,也都以为是,这么说来,必须在张家浜找户人家住下,明查暗访,免得惊动太多的人。

船主当然听到这些话,这才知道真的是中央派来的人。大官儿呢。可他也不知是福是祸。可这是扬州呀!扬州人心向李朝的多呀,也不知今日之天下到底是谁家的天下呀。可他也不敢把船停下来。他是百姓,皇帝由谁当不干他事,他要的是太平日子。

张虚笑了,说:“不是冤家不碰头,真个叫冤家路窄,好,碰上了再打一场,一决生死。”

张文说:“拜的是同一个菩萨,这话对。不过烧香碰头的事呀,一万年也不会有的。这道理你明白吗?”

张虚看着李实说:“是,是,菩萨动不了,医生会出门。伤得那么重,还会抬到医生家里去吗?我想错了。再说,他们也想保密。”

李实说:“如果他们打了起来,一定会成为当地第一大新闻,远近听闻,妇孺皆知,我们应当早就听说了。”

李武说:“咸盐不可多吃,闲事最宜少管,现在王爷想吃我们,怕我们吃他,刺史想查访我们,,怕我们揭底。”

张文回过头来,看着船舱中这个庞然大物只是笑,说:“刚才还说他们应当早就走了,这不自打嘴巴?”李武却只笑笑。

张文问船夫:“我们说的,你说有道理吗?”

“我没听,一个字也没听到。”驾船的也算得上是老江湖,再大的官也见过,再大的官也坐过他的船,他知道这种场合应该怎么应对。

“两只耳朵都竖起来了,还说没听。告诉你,敢胡作非为,就要了你的命。”李武在舱里说。可船老大却只是笑笑。真的想打,老爷我跳下水去,把船翻了,看你们这些北方佬能奈我何!

船行三五里,前面来了一船。张文等人特别注意看那船里的人,见一老人,颓然端坐,面容丑陋,虽在暗处,也可见其眼光呆滞。另一人则蒙面睡于被中。张文探身出船问:“你们是到张家浜疗伤的吗?”老人说了什么听不真切,船老大代为回答:“是的呀。只不过现在不好去,几十个兵丁把那儿封住了,我们出来得早点儿,不然也出不来。”说着,这船也就过去了。

那船去了,这船主就心慌,篙也不撑了,说:“客官,你们还是莫去了吧。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那帮人要讲道理,你们这位客官也就不会受伤了。我不走了,船钱也免了,行吗?”说罢,拜了几拜。看那怕惧的样子,张文也就发出慈心,对篷舱内的李武说:“李先生,你的意见呢?”

“上岸,抄北边的路走,不走这条大路。”说着,人也就钻了出来。张文数了十来个钱,船夫千恩万谢,掉转船头,撑了回去。

这儿大约广种油菜,禾插得迟,才到禾稻收割季节,天气晴好,打稻声此起彼伏,拾禾穗豆荚的妇孺络绎田间。时近中午,阳光灼人。

看到一个小小的村庄,他们就停了下来。这时已经红日当空,虽有清风拂面,可也炎热难当。大家都已腹内空虚,口中干渴,想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可听过几处鸡鸣树巅,狗吠门前,遭遇几回白眼,看到几回藏躲,就是问不到有什么店子卖吃食,村庄儿女各当家,门儿是关着的,即使有人也是老人,一问三不知。。这些地方不当大路,因此也就没什么饮食店。那些被他们问过路的,也都怀戒心。不明好歹,不明来历,却在这荒村野外转来转去,所为何事,实属可疑,多问几句,放出狗来,四人只能落荒而逃,好不狠狈,张文带领众人,回到河边,坐下商量,说:“唉,乞丐犹有嗟来之食,我们却成过街老鼠,还调查呢,连吃住也不知何处,自古兵匪相近,把我们当成骚扰地方的兵勇了。买条船吧,自己炊煮,哼个曲儿,睡着觉儿,你愿意还可租个娘儿,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李武听了笑着说:“在南阳你说买驴就买驴,现在又说要买船,也不打听一下船的价钱,真是大少爷不知柴米贵。几吊钱流水般泻,再过三个月,吃都没了,还想弄个娘儿乐儿,呸!”

张文说:“三个月还在这儿转,还有脸皮去见元芳?今生此世只能把头掖到裤裆里了。”

“买不如租。我想还是租吧。”

“嘿嘿,你这小子有时候比我还聪明,这个主意值一吊钱。只不过租也要押金,若是王爷凶狠,我们只得逃命天涯,难道把船折起来背着走?那押金岂不白送人了?”

这南方的河港四通八达,可说家家有船,可是这个时候家无闲人。既无船出卖,也无船可租。走路吧,李武是个包袱,走到哪里人们都知道这个天魔星。这时已是午后,他们没吃一点东西,连水也没喝上一口,生水是喝不得的,怕得病。正坐在树下商量,只听得一声喊,几十人手持镰刀锄头钯头扁担,都围了拢来。

李武看到这些人,动也懒得动,就在树下眯着眼睛看着这几十个人,懒懒地说:“打是打不过我一个人的。有饭就卖点给我们吃,有水也想买几口。你们都有事做,我们有事做不成,正愁着呢。”

他不说则已,一说声音就大。几十个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器械虽仍举在手中,可是看到这个阵势,却也只能远观而不能近狎。。

张文站起来,对众人打躬作揖,陪尽小心,说:“我们也不是坏人,只因这位兄弟受了点儿伤,想到张家浜去找医生看病。可是一大队兵丁围住了那儿,我们也进不去。我们只不过是来扬州谋事,确实不是坏人。再说,我们也不是没点儿本事,你看,那树上有个鸦巢,我一个石子就能把鸦巢打下来。”手一扬,果然。“你说,我们如果想抢,还会如此可怜吗?公平买卖,干不干?”

一个老者,大约五十多岁。看官注意,那时节五十多岁当然算得上是高龄老人了。他走了几步,对张文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不会是蒙面党的人吧?”

张文笑道:“莫提了,这蒙面党正好想同我们作对呢。我也不知你们是心向朝廷的百姓还是扬州王爷的百姓。说实话吧,我们是洛阳朝廷派来的人。你们想反周复唐,那就拼一场,拼个你死我活。如果不想当反叛……”

话还没完,这些人都放下了武器。正好有只船送谷回到田边,就说:“那些兵丁都走了。你们想去张家浜就去吧。这里有水,喝点儿吧。”

形势变化极快,刚才剑拔弩张,转眼和风细雨。于是也就有人卖饭,四人饿急了,狼吞虎咽,众人看得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