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9  

2016-12-15 09:46:4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

杨五娘本想到那药店看看。就在隔壁,太近了。可是她出来这么久了,她担心就在这个时候,那傻里傻气的杜威会做出不当为亦不可为之事来,比方说话特别的大声,引起了他人的注意。比方说埋怨地方太窄小,让主人听了也厌烦。现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外来人,租下这么多房子,当然都只能住得很挤,能租到两间就是极了不起的事。有空房出租的都已经出租了,可那傻杜威却还不知足,成天说些只有读书多了极为迂腐的人才说出的话。孔圣人被困陈蔡,也只能忍受,可杜威不能。她必须回去看看了。

虽说已经蒙面,可是她也还是极为谨慎,生怕有人发现了她。她仍旧绕了一个很大的弯子,先向北走去,到了田野中再往南走,然后折返进村。这么一来,本来几分钟就可走完的路给她这么一走就是半个钟头的事。她回到家里已经饭香菜熟,日已当顶。

她担心的事果真发生了,她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有人来到了他的家里。虽说这个声音很可怜,说话也不敢大声,但那是一个男声,虽说声音尖锐些,可绝对是个男声。虽说声音中显出的是羸弱是胆怯,可是这么一个男人闯进她的家中意味着什么,她是非常明白的。但她也没直接进屋,她得摸清情况之后才再进去。她就站在屋子的侧角上,里面出来的人是躲不过她的视线的。

可这个声音还在里面,也许是杨二嫂把这个人缠住了,好像这个男人是在求饶。终于听到一句大声的话了:“你怎么大白天也敢进屋来偷东西?你说?”

原来只不过是一个小偷。她对着田野笑了。田野中都是做工的人,这是秋收时节,豆禾都到了收割时。农人们都到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可这个偷东西的却不到田间去劳动,偏要到别人家中去偷东西,可见这只不过是一个专业的小偷,可是这个小偷做事也太不专业,选择这中午时间潜入别人家中行偷窃之事,真乃奇哉怪也。可杨五娘也非同小可,她马上明白了一个问题,这个人不是来偷东西的,是来探虚实的。这个人只不过是想弄清楚这一户新来的人是一户什么样的人家。现在来到这莽荒旷野的村落中来的,极有可能都同那刺史与王爷的生死谜案有关。以前到这儿租房子住的只不过是跌打损伤的人。可她和杜威都没去过那老医生家。这当然是极让人怀疑的事。可她负有特殊任务,只能这样。

她提着那包荷叶,慢慢地走进了这窄小的家,真的看到了捆着的一个人。这个人个子不高,身形瘦小,穿的衣服却显得太大,好像这衣服也是偷来的。那双老鼠般的眼睛灵活地转动着,轮流地看着杨二嫂与五娘。好像他要弄清楚谁是主谁是仆。现在杨五娘得也像仆妇一样。可是她走路的姿态,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主人。这个小偷马上对着才进来的女人弓身弯腰,这也表示了这个小偷其实也并不傻,对人情世故他一清二楚,就如了解自己的手掌,也算得上是见过世面的。

“是谁派你来的?”五娘厉声问道。

可这小偷的答复让五娘也为之不解。“应当是你的同伙。”小偷这么说,说得非常肯定。

“我的同伙?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同伙?这儿的人非亲非故,难道还会冒出一个故旧来?”五娘的话中也情不自禁地绽露出一种惊讶。

“难道你们这些蒙面人不是一伙的吗?难道我们这个小小的村子里会出现两个蒙面党吗?”这个小偷说得很为肯定,好像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

“那么你就说,叫你来的那个蒙面党是一个什么样子?多高,肥胖还是消瘦?什么地方的口音?他叫你做些什么事情?”

“你说得这么多,我记不起来,你一回问一句吧,我会回答你的。我也知道我不说实话也就没了命,你们这些蒙面党都是这样的。我知道你们是敢杀人的。”

“怪了,你说起话来就像流水滔滔,却说记不清我提出的问题。好吧,你先回答,这个人是什么口音?”

“我不知道,我是本地人,我从来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我只知道那个蒙面党说的话同你的话有点相近,决不是我们这个地方的口音。他一定是个外乡人。”

“高矮肥瘦?”

“不高,恐怕比你这位娘子差不多高。也不胖,一看就是个男的,不像你这位娘子老远看了就是女的,屁股大大的,奶子高高的。”

“你这该死的家伙,临死还不改你这痞气。你说,他要你做些什么事情?”

“什么也不做,也不偷东西,只叫我来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这窄小的屋子里摆放着一些什么。就这些。”

“难道你就不怕我杀掉你吗?”

“今天好几次都有人说要杀掉我了。可是他们没这么做,你更不会这么做。除非你想马上离开这里。可是已经有人注意你了,你也很难走脱。要杀掉我,那么你也会没命的。”

“不杀你,也有个条件。你说呢?”

小偷笑了,说:“刚才你要我说的我不都说了吗?你还要什么条件?你还想知道些什么?只不过我现在看到的我也都会说给那边的人,不然他们也说要杀掉我。想不到我这条小命今天就这么贵重了。”

“你听说有个王爷在这儿疗伤吗?这些人住在什么地方?”

小偷又笑了,说:“你要我回答这样的问题。我做不到。我只能告诉你,这些疗伤的人,有的住在这儿,可也有些住在附近的村子里。你看,你住得这么挤,这儿还有什么好房子给外地人来住?如果你想要我去探听,那些疗伤的人都住在什么地方,这件事我可以做,只不过我没田地,靠这个无本生意养活全家我一张嘴。你也得意思意思呀。”

“你不怕我杀掉你,却还想从我这儿弄到钱,你心也太大了。”

“可是,除了我还有第二个人能做这样的事吗?愿意就开个价。不愿意就放我走吧。我可以对那边的人说几句假话,说我看到的男主人是三只眼睛的,胡说一通。也就搪塞过了。”

“凭你这一句话,我就想杀掉你。你以为你老娘没做过这杀人的买卖吗?你以为你老娘千里迢迢来到这儿是让你们这儿的人欺负哄骗的吗?”杨五娘生气了。

杨二嫂却说:“主人吃亏了,这种流氓你也想收他做儿子吗?割掉他一只耳朵让他走吧。”

这小偷马上跪倒在地,这会儿真的怕起来了。五娘说:“那可不好做,他那边的人可真的会来了。如果那边的人真的来到我这儿,再寻到这个家伙割下他的头来,看他还敢不敢对那边的人说实话。去吧。”五娘踢了一脚,放这个小偷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