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43  

2016-11-09 13:44:5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3

 

崔伟的估计是正确的。果然,张温与李务正在这儿等候。见官家的人来了,就一扑而上,当然首先抢的是那两个缚得最紧的人。可这六十个人摆开阵势,都在马上,都手执长矛,张李二人都是短兵器,而且都没骑马,一时近前不得。回去牵马,时间决不容许。即使有了马,可剑比矛短,也无法奈何。

李务对张温说:“你站到后边,让我去挡头阵。”他一声巨吼之后来到这六十来人前面,再大声说:“那个叫崔伟的小子是谁?有胆出来同你爷爷见见面吗?”真是声如洪钟。可这六十个人都是经历过战阵的,倒也没人害怕。

听到这样的腔口,陈蔡二位都头都有点诧异,正是所谓艺高人胆大。饱历江湖的人没失败过的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崔伟拍马向前,走到队伍的前边,大声说:“李务,认实了吗?我已经算定今天是你的死期,难道你还一点感觉也没有?难道你就没点儿心惊肉跳,也没一点儿魂飞魄散的感觉吗?”其声音也如雷震响,一个文人,想不到也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来。

“哈哈,我李务纵横江湖十多年,只看见别人死在我的脚下,看见了我,跪倒告饶还来不及,竟然有这样的傻小子敢说这样的大话,真的见事太少,念你年轻,饶你一命,你就把张磊和李十一两个交出来吧。”

崔伟却说:“真的叫二位伤心,我刚才抓了两个,可是他们都不承认叫这个名字。若是他们敢承认是张磊和李十一,我早就把他们放了,让他们自首,就可以宽大呀。可惜迟了,他们说不是。现在说是,我也没法相信。怎么早不这么说呢。没这两个人,二位还是回去吧。”

张温也忍不住了,大声说:“你这小子,给你面子也不要,还这么嘴强,真的是死期到了。等会儿只要李务一个人就会割下六十来个人头来,快点儿把两个人交出来。”

“好不容易才抓住,还不知他是谁呢,凭什么我要把他们交给你?做人应该都做规矩人,这两个却不规矩,我能说他们是你的人吗?”崔伟说得却有点像江湖上的人了。

张温对李务说:“动手吧,跟这帮人是没道理可讲的。”于是李务就向这支骑兵队冲来。

没想到,官兵先把那两个活人粽子,抛之在地,能走的十多个俘虏,他们居然也不管不顾,任其自然,就列成阵势,五骑一组,轮番向张李二人冲去。蔡都头率三十骑冲向张温,张温无马,对这三十一骑马,对这三十一支长矛,一个步兵对骑兵,一柄剑同长矛相斗,一个只穿着布衣的面对着穿着铁甲的,哪谈得上进攻,只能不断地后退,很快就被官兵逼到离李务半里路之外的地方了。

而陈都头却是五骑一组,冲向李务。这李务也真是一条好汉,用力格开这五支长矛,第二组五骑马与五个铁甲战士也就从李务左边冲了过去,李务也就只能靠着山准备下一轮冲击。又是五支长矛一齐逼近了他,他又用力格开,这五骑马五个人就从他右边冲了过去,李务也就只能躲向河边,免得被马踏着。他也想用剑刺伤一匹马,可是后面又来了五骑马,五支长矛紧紧地逼近他的咽喉,他童尽全力格开这五支长矛,可是就在他使尽力气对付这五支长矛时,第六支长矛却乘虚而入,刺向他的脸膛!他想腾出手来对付这支长矛,可那五支长矛却又立刻逼近他的咽喉。他奋力一挥,这五支长矛都飞开了,可是那第六支长矛却已刺了进去。这第六支长矛是崔伟的!那五个人也没想到崔伟会后马向前,趁着李务对付那五支长矛时刺向了李务的弱点。

李务奋力反击,虽说长矛已经刺到了他,可他还是把手中的剑投向崔伟,崔伟身子一侧一矮,可还是挨了此剑,肩胛被刺,鲜血迸流,人也倒在马下,可李务也木柴般倒地,而且崔伟的马也在李务身上踏了一脚。

陈都头急忙代行指挥之职,叫众人抬起崔伟,又把那两个活人粽子也抬到了马上,仍旧五人一队向前进,那张温却只能躲在山崖下看着,不敢动弹,他还不知道李务怎么样了,只知李务应该已经打输了。那十多个被捆而能行走的俘虏也从张温身边走过,没一个停留片刻向他这个不久之前国王般的首领致意。

张温此时也知道他大势已去,虽说看到了那个穿绿袍的已经奄奄一息,李务是尽了力的,可李务怎么没上来?他心惊胆战小心翼翼地走回来,看到了星光之下,李务躺在地上,胸膛上撕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人,似乎还没落气,但已经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张六儿这时出现了,他把马牵来了。张温只能奋力把李务拖上马,双脚用力一夹,载着李务疾驰。张六儿也紧紧跟上。可那李务伤重,早已昏迷,能不能保住性命,已是天之安排,非人力之所能为。

崔伟醒了过来,可伤得也不轻。崔伟却说:“把敌人杀退了吗?”听说敌人已经逃跑,颓然倒下,于是在民居中找到东西做了一副临时担架,把他放了上去,那些俘虏,竟然一个也不敢跑,都还在。那两个人粽子,仍旧放在马上。这两个虽说还是活的,可是捆得这么紧,连说话的气势也没了。看到这一景象,其他被俘者也都寒心,如经霜之蝉,如惊弓之鸟。想不到一个文弱书生竟然做事这么决断勇猛,每句话里都带着杀气,还听说李务已经被这文弱书生刺得个对穿对过,命在旦夕,无不害怕。

好在离城不远了,才半个时辰,也就到了城门边。恰好袁令送张文出城,看到崔伟等回来了,急忙放他们进城。可是马上看到了担架上睡着的是崔伟,大惊,略微问了几句,对崔伟不知说什么为好。张文说他也不想回家去了,他精通跌打损伤,乃是祖传,也自告奋勇,为之救治。听到放走张温的原因,张文也就流下泪来。带回这么多俘虏,连牢房也挤得满满的,让管监牢的也忙得不可开交。郑丞刚才回到他那住所,听到街上一片吵闹之声,也起来了,看到这个场景,对崔伟也只能另眼相看了。听说放走张温的原因,郑丞更加佩服崔伟见事明晰,处事有方,更是敬佩。

可崔伟出血多了些,一直没醒过来,张文看了,却说全然无碍,这才让县令放下心来。这崔伟年轻的妻子早已赶来,看到崔传伤势,却只有细心照料,竟然没有当众流泪。袁令也想连夜起草奏本,他也想让京城里的要人们都忙于把此人拉为部下。做相人之伯乐,也得看准了人。此时不做,再无机会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