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41  

2016-11-07 09:20:0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1

 

这个晚上崔伟一直在柳条村。这个村落并不大,不过百十来人。虽然地当大道,挨着一座古墓,似乎这个村子也就有了几分鬼气。这家小店,经常招待的也就是拜鬼的。来古墓祭扫的没有。听说古墓里藏有财宝,前来探宝的却前仆后继,大有人在。看到这些人的眼神,店中的人也就知道了这些人到这儿想干的是什么,也就为这些人的命运担忧。

崔伟再次来到这店中,还有半里多路,就叫人作出包围态势。两位都头,各领一队,一支从北合围,一支从南合围。崔伟却穿着便衣,只带了两个人,轻脚轻步地向这家小店靠拢。他们到达时,太阳还刚刚挨山,鸦鸣雀噪,青翠的柳条在晚风中轻轻晃动,景色倒是很迷人的。

可店中阒无一人。叫了几声,无人答应。崔伟有点失望,本想抓个正着,没想到徒劳此行,兴师动众,什么事也没有做,只能换来一场笑话。于是他就走到隔壁,一户人家正在吃晚饭,看到来了一个生人,警惕地站立起来,小孩们就往屋后躲。那种惊恐之状,并不是第一次惊吓就形成的。崔伟站在门外,轻声问道:“请问,这店中的人哪儿去了?”

可这主人却惊异地回答说不知道,甚至还说根本就不知道隔壁有家小店,也说不认识这户人家。崔伟再问:“你说的是不认识以往住在这儿的人家还是不认识现在盘踞在这里的人家?”

主人不知该如何回答了。这个人对这儿的情况是熟悉的,扯谎明显地行不通,可是他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只是装哑巴,不断地摇头。崔伟还想问,此人也急了,说,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官家来了人我也只能这么说。我们是老实庄户人家,各人种着自家的地,哪有兴趣去管其他人家的事。崔伟这时才知道什么叫嘴笨,他自己就是一个嘴笨的典型,根本就不知如何打开这把沉默的锁。

于是崔伟叫手下两个人把准备好的封条一一贴上,浆糊是事先就准备好了的。明知这个东西是很容易撕开的,可是他也得这么做,这么做了,撕开封条的人也就有了罪过。反正是吃过了饭才来这儿的,也知道真的来到这儿打上一仗,还准备好了足够用的绳索,可这些恐怕都用不上了。他只能向下一个目标出发。那个目标就是那废弃了的王府。这也是一个闹鬼的地方。也许现在正藏着奸人。所以仍旧是兵分两路,悄悄靠拢。

看到这所闹鬼的府邸了,崔伟下令,谨防埋伏,待一会儿再走。然后一支队伍不动,他亲率一支队伍快速跑向那府邸。两个都头,一个姓陈,一个姓蔡,都觉得崔伟调度有方,也就很听指挥。蔡都头兵留原地,陈都头跟着崔伟就往府里面冲。果然,遇到了敌人。才打了几个回合,崔伟就知道这一仗可能会打得很硬,就领着队伍缓缓向大门外撤退。一出门就跑。里面的人当然也追。可是刚追了几十步,陈都头的人就冲了出来,崔伟领着的人也就向后转,六十来个人,前后合围,而对方才二十个人左右,三个打一个,这场战斗不打赢也不可能了。

号称诡计多端的张温的人难道真的这么不经打吗?把这些俘虏捆紧捆实了,蔡都头也提出了疑问。崔伟说:“我想这些人也还算不上是张温的人,因为这些人来到这儿还没多久。张温的人也都是临时组合的,根本就没经过训练,只不过是些无业游民,想到江湖上跑一跑,捞点儿钱。我们也不要把张温的力量估计过高了。”

蔡都头问:“大人怎么断定这儿有人?”

“张文不是说他在这儿遭到了伏击吗?我们闻风而来时,发现这儿满地都是落叶,结果只不过发现了几只狐狸,还记得这回事吗?”当然记得。“那一回你们注意到地上的落叶了吗?”当然注意到了。“那些落叶是地上到处都是,还是被风吹到这台阶底下?”

一连三问,到第三个问题,他手下的人这才明白了。如果是自然的落叶,这些落叶必须被风吹到台阶底下,不会到处都有。既然到处都是落叶,均匀分布,这些落叶当然就是由人撒布的。

“那一回我们人少了,也没有足够的准备,所以我也没敢搜查,怕中埋伏呀,今天我信果然碰见他们埋伏的人了,幸亏我们早有准备,才没上当。可这些人怎么办 ?全都杀掉?恐怕也不妥当。”

这些人听说可能全都杀掉,一个个都跪了下来,纷纷说,他们只不过是附近村民,是被那个叫张文的骗来的。

“张文?这个张文是什么地方的人?”

这些人争着说:“听说就在县城北门外的张家庄。是个豪族,蛮有本事的。”

“他说话的口音如何?是当地口音吗?”

都沉默,过了一会儿才有人说:“好像是外地人的口音。”

崔伟笑了,说:“应该是张温,是个河南人,不是山东人。你们上当了。我来的时候,张文还正和张温打得厉害呢,幸运的是,张文打赢了,不然我也来不了这么早。现在要把你们带到县城里去,你们谁是为头的?”

马上就有一个指出另一个人,说这就是为头的,其他的人也都默认,可是并不做声。崔伟就下令,:“把这个指认他人的家伙捆紧些,手反到后边去。双脚也要捆得更紧,也不怕死了血。捆他一个死也不怕,有我在。”于是捆得这个家伙哇哇地叫,可是到此时,他再也没有其他办法。看来此人也还算不上是个真正为头的人。真正为头的一定也在其他的人中间,可是崔伟现在还无法确定。这时天也黑了,点起了火把,就打算押着这些人返回县城了。

可路上有惊险吗?崔伟也无法预计。只不过凭着直觉,他也知道巨大的危险就在前面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