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40  

2016-11-04 09:13:4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

 

方丈身材匀称,看得出也是一个孔武有力的人。在灯光中,他那双眼睛也还是炯炯有神。对县太爷的提问,他只是说:“也许都为刘厚德先生而来。可是,刘先生实在不在此处。”

袁令当然不会相信这样的话。远离政治的僧人并不是个个都能说真话的。于是袁令说:“可好事者有言,说他亲眼看到了刘先生进入寺中。既系亲睹,想必亦有几分可信。”

方丈平静地说:“小僧说的是现在。有人看到刘先生进入寺中,可能是真,因为那已经是十多天以前的事,可是刘先生现在应当已在洛京。我想,如果真的如此,刘先生在县学中的职务也将会改变,可能他会去国子监担任职务。”

袁令看着郑丞,意思也很明显,希望由郑丞继续发问。当二把手的当然必须有善于揣摩精于迎合的本事,郑丞也不例外,他看穿了袁令的心思,也就问方丈:“这么说来,说刘先生与那什么古墓疑案有关也都只不过是传闻了。”方丈神态如常,摇头说:“小僧不闻世外之事,不知有何古墓疑案。”真是滴水不漏。

郑丞追问:“既然刘先生与案件无关,那么他那么匆忙来到贵寺,又为何故?”

方丈说:“难道这样的问题也当由小僧回答吗?”真的是波平浪不起,风静枝不摇。

吴常插言:“可否容小人说上一句?”方丈说:“这位英雄不知尊姓大名?”听说叫吴常,方丈也不表示他是否听说过此人,从脸色也看不出他对此到底有何反应,只问:“不知有何发问?”

吴常问:“刘先生的家眷想必仍在寺中。小人想方丈当以实相告。”方丈一时语塞,过了一会儿才回答:“确有妇女儿童在此处,可到底是否刘先生家人,小僧也不能肯定。”

袁令向吴常投过一丝赞许的目光,可是吴常到此时对此种目光不以为荣只以为累。这种官场上的人对他这种小民并不是那么尊重的,以为只要用上了就是看得起,可吴常本是一个不想当鹰犬的人。做鹰也只想做能够自由翱翔的飞鹰,做狗也只想做能自由奔跑的野狗,所以根本就没有理会县令的目光,继续发问:“护送刘先生及其家眷去洛凉的人,想必方丈也看到了,他决不会不让寺中知道。”

方丈并不回答,只是点头。吴常续问:“那护送刘先生去洛京的大汉想必已经回到了寺中,负责保卫刘先生的家小?”

方丈也只默然。张文却已经知道吴常想到了一切,他却不便插言。他知道做这些事只能是李武,不可能是其他的人。要一个人负责保护几个人的,非李武不可,不然就得出动一大帮人。可这个简单的道理袁令却是想不明白的,他仍露疑色,觉得这个吴常其实什么都知道,可是中途提出辞职,明明是有很多说不得也不想说的话。此人不可再用,用必有异心。他也没法让这种失落感表露在脸上。可吴常不用看也知道袁令是会这么想的,说:“袁大人,你以为小人对大人隐瞒了很多的话。其实做我们这种事的,靠的也就是这种本事,我偶尔地听到了一声小孩啼哭。只要听到这声啼哭,许多疑问也就焕然冰释。小可想明公断案时也会如此,只要听到一点小小的疑点,也就想出了许多的问题。原来小可不想把此事继续做下去,是因为这个地方进不来,里面防卫极其森严,我寡不敌众,不想让江湖人笑话。现在本人也不想再干预此事,因刘先生已经不在此处,想完成这一任务,也非袁大人力之所能及。我想明公一想就全部明白。还有必要让小人再说下去吗?”

听到这样的话,袁令固然什么也说不出,就是刚才还在打吴常主意的郑丞也极为失望。他本想,县令不能用此人,那就让此人为己所用。可现在吴常一番话,把这件事说得分明透亮。而且朝廷恐怕早就知道刘先生的事,早就派人来处理此事。既已如此,更有何说。

这些人默默无语地离开了寺庙,袁令也就向吴常说明让他得到自由,并且说明早再来送行。吴常因只有一天工夫,本也不想讨要赏钱,但听到送行的话,知道此时必有所表示,所以也不好拒绝这一光荣。街道上没有灯,几十个人也没打火把,可脚步声也惊动了路边的住户,也有在梦中惊呼的。几所临街房屋也有人起床照明,甚至询问情况。告知捉贼,也就睡下。可县城里捉贼也还是第一次使用这么多人,可见此事也不在其小。明天市井中又会生出很多猜测之类的话来,也只能听之任之了。袁令亲到城门边,让守门人开了城门,放了张文出去。听说张宅无事,袁令也放下了一条心。吴常回到他所住的招待所,当然也得把身上的那股汗臭气味洗上一把,不然不只是自己不舒服。别人闻了也不舒服。可水也不多,城里用的都是井水,半夜弄得轱辘响,会让人骂的,所以他也只能做到这一点。这时就有人送水来。吴常谢过,也只用了一点点。其他的人也就不好意思再送水来。这盛夏天气,好久没下雨了,井水水位也很低,明天早晨得汲水做饭呢。

这时曾经给他难堪的那个小吏来了,一进门就说了十几句道歉的话,腰也弯了十来次,手也动了十来次,吴常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我早忘记了你,你怎么偏要让我记起你?”小吏说:“小可也有眼无珠,得罪了英雄。只不过小可也想,大英雄是不计小人过的。果然如此。小可只想说一声,以后吴先生得到提拔,有了一官半职,就不要记小人的过,有机会也提拔小人一把。”

吴常不想露出笑容来,也不想露出真相来,只是冷冷地说:“我要走了,要回到我的河南去了。这个县也没有我能做的事了。”小吏听了大为失望,也就只能默默地走出门外,他原来准备了一点东西也就提在手中,不想再进来。天常便想逗他玩玩,便说:“有何表示,明天袁大人给我送行的时候你再表示也不迟呀,为何一定要在这晚上,似乎在做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呢?”

这小吏就有点为难了。他给吴常送礼本不想为人所知。可是到明天其他的人都给吴常送行,当然也都会有所表示,偏偏只有他一个无所表示,那就非常尴尬。到那时再有所表示,就得送两份礼,那也很是划不来。这就让他真的不知怎么办了。于是他只能痴痴地站立门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那个样子让吴常看了也很可怜。可吴常只能说:“回去休息吧,夜已深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