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39  

2016-11-03 10:10:2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9

 

这寺庙比县衙面积更大,是城内第一大建筑,不只是房舍众多,规模宏伟,装修精丽,而且在城郊拥有很多田产,哪是出家人,实在也算得上是尘世地主。即使无人施舍,这里的僧人也能过上好生活。而且这儿的和尚多能习武,所以也没人敢在这里面行凶滋事。可谁也没想到现在这儿成了抢劫的对象。这些事本是崔伟管的,现在只能由袁令兼管了,弄得不好,让袁令也为之受累,所以袁令在这种事关一己之时,也只能竭智尽力。他命令所有兵丁进入寺内,努力寻找歹人去向,防止发生凶杀情节。他自己也爬过墙去。可侧耳细听,却又听不到打斗声响,这是何故?如果有打斗声响,谁也不怕,只要向那有声处打去就行,此时命之存殁,决定于自己的本事高低,谁奋勇则天眷顾,谁倦怠则阎王爱。可是偏偏什么声响也听不到,也许张文吴常都已遭杀戮,歹人们正好埋伏近旁,稍有疏忽就命丧黄泉。众人东张西望,不敢随意行走。刀在手中,却不知该杀向何方,那本来细微的恐怖也就慢慢地长大膨胀。

袁令看着郑丞,郑丞看着袁令。这是袁令拿定主意的时候,袁令知道此刻他挑着重担,责无旁贷,一瞬间主意已定,咬咬牙,让手下的人随他行动。他拜会过方丈,也就带着众人向那个方向慢慢走去。还算好,并没有埋伏着什么人突然地出现在他们的身边。于是他们也就向大殿进发。可走在最后的却叫嚷起来,袁令回头看时,后边已经开始厮杀。果然是有埋伏。但袁令头脑也还算得上清醒,他马上想,如果对方人数多,那么就会在他们犹豫不决时跳出来消灭他们这些人,等他们过去了这才出来,一定是对方人数少,可是却想拖住这几十个人。于是下令:且战且行,不要恋战。这个决定博得了郑丞的称赞,他也主动留到后面,在几个得力武士掩护下,慢慢向正殿走去。那几个人果然只是尾随,不敢靠得太近。到了正殿,袁令又叫人站定,不再前进。他发现情况还是不对。这寺庙中的僧人,可说个个习武,人人使枪,如果偷袭者人数太少,只能是自取灭亡,可是这些歹徒不怕和尚的高强本事,敢于偷袭。其次,此时进攻方与防守方,都寂无声息,这寺庙僧人多,双方人数加起来更不少,怎么会这么寂无声息呢?这些人到哪儿去了呢?难道已经打出了大门,正在街道上混战?如果发生纵火烧屋情事,当县令的责任也就大了。想到这里,袁令心中也战栗起来。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带兵比治民更难。曹操是个文人,怎么也会带兵呢?现在是生死关头,还是出人头地的机会?也算他临危不惧,就在这些人都看着他的时候,他把他手下两个队长叫到身边,耳语一番,二人各带一队离去,只留下五六个人保护着县令县丞。郑丞此时也有几分胆战心惊,可看到袁令这么笃定,也只能强压心头的烦乱,把那把他可说从来没使用过的刀握在手中,警惕地看着可能出现敌人的方向。而尾随他们的三个人,看到这边八个,却还这么镇定,却也不知这边的人用了什么计策,竟然不敢近前。袁令把郑丞叫到身边,也小声地说:“后面盯着我们的那几个,看来很有几分胆怯,这些人来这儿的目的是贪财,这种人贪生怕死,只要我们不动声色,他们是不会近前的。即使近前,我们以八敌三,料想也尽可抵挡一阵。如果他们真有几分本事,早就下手了。”郑丞听了,也翘起大拇指,眼睛瞟着那三个尾随者,露出一点蔑视的微笑出来,屠夫的微笑,老虎的宽容,随其后者是什么,实难猜测,这一招竟然有效,那三个也就离得更远一些。这六个真正的兵士也就多了几分自信,但也不敢轻敌,因为这几个都是真正打过仗的,并非从乡下来到城里轮番值勤的。

听到一声唿哨,袁令就下令向那声音传来方向前进。这一声唿哨,就像列队已定的战士听到了鼓声,忽然间,好几个地方都出现了叫喊的声音。躲藏在一间房子里的十多个人冲了出来,让袁令的人一时不知该怎么做,袁令也只能喝声“不要乱动了,看准了再打!”没想到张文吴常也躲藏在殿柱后面,对着这十多个人就杀。而袁令的派出去的二十多人正找不到对象,街上什么动静也没有,正回到大门口,听到这边刀兵相接的声音,马上回转身来,就像老鹰叼鸡,饿虎扑羊,一个个奋勇向前。这时冲出来的埋伏者和袁令带来的人都明白了,这声唿哨本是那帮匪徒约定的暗号,没想到这一误会让他们恰好遭逢两军相接的局面。这帮匪徒人数本也不太多,才十七八个,袁令却三十多个,以二敌一,当然处于上风。厮杀片刻,这帮匪徒马上就采取他们的第二方案,向大殿外面退出去。。

袁令下令不要追赶,只派了十多个人尾随而去,但也以自保为上,先保存实力再说。于是袁令就向张文吴常询问,到底这里面情况如何。

吴常说:“现在我也糊涂了,他们来做什么,我不知晓。我们来做什么,想必他们也不太明白。有一点我想他们是明白的,崔县尉带走了六十个精兵,那才是真正能打仗的人,这么说来城里空虚。他们想想乘虚而入。”吴常还没说完,张文就说:“崔县尉中了计,他们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决想到一个只读过经书的文人匆忙拉起了一支队伍,他们怎么想也想不到这是袁大人的队伍。就这么回事。”可袁县令却说:“崔县尉也没有中计。,他带去的也并非全是精兵,只有一半是的。他是想乘着那帮匪徒兵力分散,没有防备,抓住几个。我们现在都只不过是侥幸。现在我们想首先要做的是查明寺中的人到哪儿去了。百余僧人怎么就这么没有声息?他们到底蒇身何处?”

忽听得佛像后面有一个声音:“藏身此处。因不知虚实,所以也不敢妄动,小僧拜见县令。”说话的正是本寺方丈。

这些人都哈哈大笑。可笑罢,方丈却说:“那十多个人怎么这么不堪一击?这些人听说擅长骗术,恐怕他们还有更大的动作,我们不可轻敌,还得作些准备才行呀。”

可袁县令知道这一点,现在他最关心的却不是如何作应战准备,却是另一个问题:匪徒们对这寺庙极感兴趣,难道真的是为财吗?任何寺庙内都不会有太多的财产,这帮人感兴趣的一定是钱财以外的事物。

可袁令也想不出寺中更有何物让歹徒如此冒险。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