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58  

2016-11-30 10:03:1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8

卢宽刚离开县衙,就故意放慢脚步。他知道他还不可能马上得到自由。那么大一笔财富,谁个不想,谁人不要。无权无势者滑想得到它,有权有势者当然更想得到它,至少也想分一杯羹。

果然,正当卢宽从容地在街上转悠,就有人来到了他的身边,一看此人,认得这是郑丞派来的。卢宽知道,对付郑丞没有对付县令那么容易。对袁令可以以理晓喻,对郑丞却不能这样,郑丞的点子比袁令多些,岂可等闲视之。

都说郑丞最善于理财,一进其家门,就捍得出豪富与清贫的对比。卢宽虽说也进过几家富豪的家门,却没看到过郑丞竟然把财富的据有表现得如此显著如此张扬。只不过郑丞的富有并不表现在外室,却在内室极尽其致地铺张。卢宽当然知道,把他引入内室,让他看到什么叫做财富,这是什么原因。一则表现了对卢宽的信任,二则也是一团钓饵,让卢宽见财而起意。

主人还没出来,仆人就摆出了各种时鲜水果,本地的固然有,千里以外来的也有。而且这些果子还得快马运送,不然早就变色变质。卢宽心想,这些钱财从何而来?难道郑丞还敢兼职为商吗?可卢宽也想不到,虽说郑丞不可能兼职为商,可是商人们却对他百般奉承,这些果品只能证明官商和谐,在很多事情上官商利益是高度一致的。

听到脚步响,缓慢而沉重,卢宽就站立起来,看到郑丞本人出现在里边的门口,卢宽也就前进一步,表现同他从来未有的恭敬。他对自己的这般举动也觉得好笑了,难道卢宽从此也就成了这样的俗人?可不容他细想,县丞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坐下,二人之间就一张摆满瓜果的矮几。可卢宽却不敢食用,尽管主人一再礼请,卢宽却只剥剥瓜子,不敢尝试水果。有的水果虽说他也不过是头一次看到,可是他也不想尝新。可卢宽也看到,郑丞内心的不快也慢慢地表现到了脸上。可卢宽却也暗笑,何必拿出这么一张脸来,难道这套手段以前把所有来过这儿的全都征服了吗?

郑丞说话了。“听说好多人趋之若鹜的那什么宝藏的去向已经查明?”

卢宽虽已坐下,但闻言马上欠身而言:“确已查明。”

郑丞立刻面露出欣喜之色。他设想了卢宽可以说出的几种答案,却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于是立即说:“辛苦了,满饮一杯!”

卢宽也就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这姿态是一点谦让也没有,居然有点儿自表其功。可是他却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郑丞,等待郑丞再次发出指示。郑丞见卢宽不语,便说:“此宝藏在何处?”

卢宽再次欠身,恭谨地说:“查明的是并无此宝。”

郑丞身子向后一靠,那种失望与欣喜一样来得极快。可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么一个答案,一时没有作声,过了片刻才说:“是有人已经捷足先登?”

“大人,容小人直说了吧。埋宝之事,已经七十余年,从那件事发生以后至现在已经是三代人。即使是自家祖上的事情,到孙儿一辈也说不清了。知自家有财,到底这财富从何而来,即使祖父说的是实话,可后人相信吗?旁人相信吗?何况这个传说中的财富,有无之间也没句话可以让人信服。据小人查明,当年进入古墓等待另一个人的是张文的祖先。而张文祖先中下落不明的只有其叔祖一人。他叔祖之后人到现在也不知其信息。也许是其先祖后人得知祖上藏有一笔财富,早就取为己有,而且逃往他乡。七十年了,再也没有了这支人的消息,也许这支人早已改名换姓,且其后代也不知其原来姓氏。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事,别人说这说那,他们会相信吗?现在我们对外只能说此事已经查明,答案也只有一句:所谓宝藏,纯属子虚乌有。如果大人能想出一句更好的话,或者大人能查明张文叔祖后人下落,那又当别论。不过小人想,即使查明,所藏的钱恐怕早已超过那笔财富,这会不会是得不偿失呢?”

卢宽长篇大论,可他也看着郑丞,却只看到郑丞平和地微笑。卢宽也有点儿不摸底了,难道郑丞心中有数,早已知道那笔传说的财宝真的存在并且确知其处吗?

“卢先生说完了吗?”

卢宽立即欠身,恭敬地回答:“想说的能说的都说完了?”

“你想独吞?”

四个字说出来虽说声音不高,语气也很平和,可卢宽听来却如晴天霹雳,会这么说呢?设想过一千种对答,也没想到该如何回答这样的一句话。袁令披着一件孔孟的外衣,郑丞却这么赤裸裸地表现自己的贪欲,是否有点过分?士人而有商人的贪婪,卢宽真有点忍耐不住了。

卢宽恼怒了。他说:“大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在下解说一千句,分辨一万句,都无法自白。大人说其有,其他的人也会跟着说其有,不只是陷小人于不义之地,甚至还会因此遭缧绁之灾。小人读史,史上此种事多矣,大人难道也想制造一个新的冤案出来吗?”

郑丞听了,却不动声色,只是熟视卢宽,看卢宽的变化。可看到卢宽只有气愤而无畏惧,这才说:“难道就没人这么说你吗?你人还未回,县城之内早就有多人这么说,卢宽此去,必然查明,可是他人也想染指,全属梦想。其实本官也想,这种事岂容他人插足其间呢。本官此次请你,并无他意,只是劝你不要太贪,而且即使真正能得到此项财富,也决不可让第二个人知道。让其他人知道了,就会有杀身之祸。为一不实之宝藏尚且有那么多人平白无故地送掉性命,为实在之宝藏而争杀,那更是极平常之事。你可小心呀。”

郑丞再敬一杯,就大声说“送客!”

卢宽起立,从容整衣,说:“大人请自重。此宝在张文家内,现在是否还在,只有他本人知道,难道大人还可编织罪名将张文置之以法,满门抄斩吗?如果这么做了,大人将自己置身何地?”也不管郑丞还有什么想法,卢宽就大步向外走去。这种小人,他再也不想理会。他也知道,此公官儿是当不长久的,必有自毁之日。

郑丞听了卢宽之言,竟然也一身发抖。卢宽说得太重了。可他说的却是实话!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