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38  

2016-11-02 08:52:0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8

 

张文进来了。他形容疲惫,衣裳破损,可还来不及换衣,甚至他也没有洗澡,可以闻得着那一股汗臭气。这样来见县令,让县令有点难堪,想掩着鼻孔,可这样做却又太不礼貌,他只能忍受。而张文也自知他的气味不好闻,所以站在门边,不敢离县令太近。县令的随从本想放出几句讥讽的话,可主人都没说,他们当然也不好说话。吴常因没有得到指示,不便离开,也站在门边,离张文很近,但他也还没洗澡。本来北方人洗澡的习惯也就差点儿。所以吴常对张文的气味也安之若素,当然也不会如闻兰麝。

袁令看着张文,那种奇怪的感觉当然明显地写在脸上,可是他等着张文先说话。张文却看到这儿灯火辉煌,有点奇怪,好像因他的到来,打断了这儿的笙箫歌舞,很有几分歉意,所以就想说一句原来没有准备好的话,但说出来的却是:“对不起,我不知大人有事,打断了大人的雅兴。”

袁县令说:“你一定有极其重要之事,快点儿禀告上来。那个什么李务已经走了吗?”

可张文却说:“小人不是为此而来,听说城里现在也不太平,有人想侵犯灵净寺。城头上有人向城下的人发话了,此人立即传报给小人,所以小人星火赶来,希望大人派人去保护灵净寺。南阳的青龙寺可为前鉴。”

县令看着吴常,吴常却问张文:“我本想翻墙而入那所寺庙,难道他们已经察觉到我会进去吗?难道他们还没看到我就这么紧张这么害怕吗?难道他们那几十个高手武僧也怕我一个人吗?”吴常直视张文,问得也很尖锐。

可袁令却不这么想,他直起身来,身子稍向前倾,语气严厉地问:“他们向城下的什么人喊话?听到这些话的人是你安插的人?你们这样联络已经多长时间了?他们怎么没向县衙报告这些情况?”看县令脸色,刚才那种怡和愉悦的表情已经一扫而光。气氛也就紧张起来。

张文笑了出来,表情却变得轻松了,沉静地说:“不是这么回事。这个人我也不认识,根本谈不上是我所安插的人。他说,城里的兵丁都去了柳条村,城内空虚,连巡逻的人都害怕,打更的人也想邀几个伴,随着他们一起走。他们知道向县衙救援,是什么用处也没有的。大人你说是吗?如果大人愿意派兵保护那家寺庙,能派出多少兵力?”

袁令也不知是否真的这样,但他也无兵可派。崔伟做事也欠周详,怎么晚上让县城也空虚起来?明天必须向他指出这个问题,可是现在面临着现实的事,必须由他想方解决。他问:“是不是有奸人已经秘密潜入城内,今天晚上准备起事?”

“也许是吧,他们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只能作出这样的猜测。如果有,那么一定潜伏在东市。因为东市与寺庙只有一墙之隔。我已经带来十多个人,可是我也不能再带多了,我的家也得保住。我的邻居们现在也都没休息,都在准备投入战斗。我还有一个人随时在我家与城里之间来回跑动,保持联系。如果县令大人同意,我就把我的人带进来。用以加强对寺庙的防卫。”张文侃侃而谈,每字每句都说得很清晰。

袁县令立即站起身来,说:“换衣!”于是他的随从全都集合。这就让吴常也有点惊奇。这才像个百姓的父母官了。正寻思,县令对吴常说:“好吧,你也走不脱了,我也不会让你走,你就当我的一个随从吧。带上你的家伙,我们就到东市去一趟。所有的旅店都要检查一遍。不过,抓到的那个变戏法的人还没审讯,必须紧紧捆住,严防他逃跑。听到了吗?”

他的一个随从马上去了。

县丞也被叫来了,迅速组织起一支三十人的队伍,有十多个都是全副盔甲,走到街上也挺威武的。

当然,这时街上没有行人。因为没有一所房子的大门是朝着大街的。居民区都是一个一个的小区,叫做坊。整个县城里的十八坊,每坊有三十户左右,这在当时也算得上是一个上县了,所以袁县令也算得上正七品的官员。

这三十多个人全副武装来到东市,人们听说是县令大人亲自率队来到,惊异莫名。那些从农村来到这儿当差的当然不知道这种事,可管事的人却知道这是从所未有的事,立即打开了门,让县令进去,这里面非常开阔,几百家商店有的还开业经营呢,这本是不允许的,于是只听到一连串的关门声。开门时听到的弦管之声却还在继续,那些人正在兴头,根本不知道楼下发生的事。

可陪伴县令的吴常却道声糟了,他马上对县令说:“让我翻墙过去。”于是他也不管县令同意与否,一路飞跑,虽说他身高体大,可身子却那么矫健迅捷,就那么轻飘飘地飞过墙去,张文也持剑跟了过去,于是马上就听到了那边刀兵相接的声音。可这边才去了两个人,其他 的人却没法飞过墙去,只能搭梯子,等梯子找到,人也上了墙,声响全无,再看那底下,什么人也没有了。袁县令大惊失色。这可怎么才好!文人治军,事出非常时拿不出主意,这种事是免不了的。当然,他只能迅速镇静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