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56  

2016-11-28 10:24:0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6

 

卢宽与画师刚进城,就有人向袁令报告。画师提心吊胆地走近家门,家里的人就出来了,妻子的眼泪如瀑。画师问:“这些日子你们不怕吗?”画师的儿子才十多岁,却大胆地说:“大人,那些天是刺史大人把我们送进了灵净寺,安全,这两天回来了,有县太爷派来的人保护呢。那些人不敢来呀。还听说那帮人都被抓住了呢。”画师回头看着卢宽,卢宽说:“我没说,因没亲见。现在可放心了吧。”

可画师知道,刺史所为是刘先生的建议,日后再感谢也不为迟,可县太爷派人保护,这个事情会让他极其为难。袁令做的事是要收回成本的,有付出就必有收入。可画师现在能拿出什么给县令呢?他只能让县令失望呀。

妻子看到丈夫脸色有变,也紧张了,顾不得让丈夫进屋坐下,就说:“怎么?担心什么?”

卢宽也就告辞,他们夫妻之间有话要说,而且卢宽此行责任已尽,他私务极寡,公务却不知为何,只不过他相信在这个陌生的县城里多了一个朋友。于是卢宽回到自己的住处。当然,首先要去见崔伟,这个县尉过去是同学,可现在却成了顶头上司。而且卢宽年长,崔伟还小那么好几岁。可是人家有才,自己也只能甘居其下。所以卢宽也就表现得比较恭谨。

崔伟在坐榻上半躺着,看到卢宽就想直起身子来,可卢宽马上说:“养伤要紧。我只能简单地说一句,我做的事已经了结。以后还有什么事做,就请吩咐。”

卢宽坐下,崔伟才问:“事已做好?可是县令想要你做的是什么,卢兄应当心中有数。”

“方便说吗?”卢宽看着左右。于是左右知趣地退下。

卢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才说:“这事情已经七十多年了,在那些日子里,兵慌马乱,各人自顾不暇,张文一家,也四散奔逃。留在他们家中看守祖业的也就那么几个老妪。那个时候,其园林荒败,房屋破损,自有的家产也被抢被偷,产业之不保,还能谈得上保住那传说中的什么宝藏吗。而且我们可以设想,当时在那古墓中,就有人想刺探其秘密,以致张氏先人为此殒命。我想,那时候争宝探宝者必然也络绎不绝,张家受过多少惊扰,恐怕也没人能流传下来。家业之不保,遑论其他。”

崔伟默默地听着,等卢宽说得口渴,才叫人送酒来,从人退下之后 ,崔伟才说:“我意这事只能不了了之。已经有那么多人为此殒命,我们还能够别起风波,又生出许多纠纷来吗。可是这又如何向上司说明呢?”

卢宽却笑而不言。崔伟不解其故,便问。卢宽却站起来,向崔伟略施一礼,这才重新坐下说:“说句不恰当的话吧,我卢宽斗胆祝贺崔兄受伤。”

崔伟正想大笑,可又马上手按伤处,卢宽自知失言,只能起身,但崔伟说:“不要紧的。我明白卢兄的意思了。这么说来,如果县令有请,就只能由卢兄一力应对。可这么做了,祸福同在,小弟真是抱愧。”

正说着呢,果然县令已经派人来了。卢宽急忙整理衣冠,来到县衙,直入后堂,拜见县令。那礼数当然毫无欠缺,让袁令即使对卢宽原来有一百个不满意也会消除一尽。

果然,就问这批财宝的下落是否已经查明。卢宽却先拜了两拜才站着说:“大人想听直言还是想听谀言?”

袁令坐直了身子,严肃地说:“这不是公堂,说话可以随便一些。”

“是以上下之礼说,还是以宾主之礼说?”

“请坐请坐。来人,怎么还没设坐榻,快!”

坐下,上酒,出点心,袁令这才摒退众人,身子略微向前倾,问:“想来已经查明其下落。”

卢宽却发笑,说:“既然是宾主,我就是袁大人的客人,这样说起话来我也多了一分自由。不过我也想请袁大人想明白一件事,那古墓里发生的事,已经七十余年了。三代人的事呀。在前五十年间,张氏先人之男性都流落江湖,不敢回家,看守家业的只不过几个老妪。”

县令插言:“对不起,打断你的话了,怎么说起张家的事?你所说的是否即是张文家?”

“大人明断。崔县尉曾说在那古墓所见的魂灵,简单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张文,这不就说明那魂灵是张文的先人。所以这宝藏的事,必与张家有关。可那几十年,张家自身不保,即使有笔财富,他们还能保得住吗?如果他们据有此财,几十年间,流落江湖,那点儿钱也早就用完了。如果真有财宝,也会因张氏先人相继殒落,其下落早已失传。他们自个儿尚且不知不晓,我们局外之人,除了捕风捉影之外,还能说些什么?难道县令可以派人到张家去掘地三尺,好像他们犯了弥天大罪,要抄家没产吗?此非仁人君子之所欲为也。”

袁令等卢宽说完,这才从容而言:“可能卢先生也有些误会。本县只不过是想查明此事底细,并非贪图什么宝藏,万勿误会。”说罢大笑。卢宽也笑。

卢宽也说:“那么就出一告示,说明此事已经查明,就说古墓孤魂,事涉仇杀,非关宝藏,相传所谓画轴暗语,仅为相约此日决斗。如此这般,如何?”

袁令却笑了,说:“卢兄,这么做不得呀,那不再生事端吗?就让街头巷尾去说这些话,故事任凭各人编造,编得越离奇越好。还有人想重蹈覆辙,也有吴常在彼处抵挡,一年之后,此事也就平息了。哈哈!”

“高明高明。”卢宽连声称赞,也就起身告辞,他也知道还会有人等着他。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