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55  

2016-11-25 11:08:2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5

因为已经接到了张文支付的给李务的安葬费,而且和尚们也都已经坐着马车到来,所以吴常也就忙着这件事,第一次体验当公务员的滋味,这就要请当地的人帮忙。见是吴常出面,也就有人来。终究这个人才来几天,当地的人对此人也还很难说就有极大的恶感,对其客死异乡,也都怀着几分伤感。生前百恶都已经成为过去,死后仅一善也受人怀念。所以吴常也没有遭逢大的难处就把这些事办好了。这时候卢宽来帮忙了,他当然只能是提供些建议,作了些安排。诸事已了,吴常才注意到小六儿的存在。那么刚才小六儿到哪儿去了?吴常免不了就问。

可小六儿回答的第一句话让吴常也为之心惊。“温六爷还会转来吗?”

吴常开始还没去想这句话,只当小六儿只不过是知道了张温已经不在这儿,可是才走了几步就想,小六儿的话还有几层意思,于是回头看着小六儿问:“难道你知道他到哪儿去了?”

小六儿却也很奇怪,反问:“难道你不知他到哪儿去了?”目光中充满疑惑。

“你看到他了?”

“是呀。他可算遇险不惊,骑着的是一骑军马,样子也很从容。不过我低着头,没让他看到我。本来马车上有那么多人,他想一眼就看出我来也不可能。”

难道张温是向县城方向去的?这个家伙,真的是绝顶聪明。向县城方向逃,恐怕就没人想到,陈都头是向西追的,想来张温一定是想逃出此地,却没想到向东追往县城方向。难怪追不到。小六儿看到吴常爆发出一种笑容,就有了几分惊奇,问:“怎么好笑?”

吴常只能把张文说过的话再说一遍。这时和尚们的丧事音乐震天般响,锣急鼓骤,喇叭声响入云天,他也只能离那佛堂远一点。反正小六儿已经没事了,他的任务就不过是安排和尚们的事儿,离吃中饭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小六儿自然成了一个盐浸透的闲人。

听说要抓张温,小六儿脸色也变。张温做过的事,小六儿也参与过好几件,抓起来他也逃不脱。吴常当然知道小六儿的心思,说:“以后你就去远山远地去过日子吧,在那儿讨一房妻室,生他一堆儿子女儿,当一个老实的农民,了此一生,再也不去江湖上混了。我也会这么做的,混迹江湖危险太大了。把脑袋掖在裤带上的事儿做不长呀。”

后来的事情这儿先说说。把李务葬好了,小六儿也就回到了故乡,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他乡异地,然后在那儿安了家。张温回到家乡时,他家的人也不知去向,都到远处避难去了,从此张温也只能另立家庭。他也居然逃脱追捕,生儿育女。可十年以后,他仍旧没胡逃脱,那张悬在他头顶的网终于掉落下来,那个名捕李元芳还是没能放过他,可此时他已年过不惑,自知天年将近,看到朝廷的人来了,一刀自刎,了此一生。此是后话。

把丧事安排好了,吴常也就知道当官的滋味了,什么事也不再想,什么事也不必做,就背着手慢慢地走回客店,炎夏将终,秋风未起,太阳儿虽说还有几分热度,吴常却似乎不知不晓。店主对他是毕恭毕敬,与多天以前初来当旅客时所受到的对待当然完全是两回事。如果此生此世都能这样,也好,只不过自己的性儿也得改改。他慢悠悠地回到自己的那个房间,抹着额上的汗珠,刚进门卢宽就来了,进门就说:“清闲呀。这么久才回,看了山景?”

吴常却不回答,也问:“画师呢?”

“在那儿,下午就同他一起回城。他也很想家了。他还不知他的家人如何呢。不过我想是没事的,因为没听到人说城里出了什么事。”

“这么说来你找我只是想闲聊几句?”

“吴先生,到这官场世界,要学会猜人心思。这点儿本事学不到,这官儿也就当不下。我就是因为不喜欢去窥测他人心思,不喜欢揣摩他人意图,本非当官的料子,当官的味道我吃下去也同喝一杯白开水差不多。我看你的本事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

吴常直起身子,对卢宽略微施礼,再说:“也许我们都在这个地方做不了多久。性子不同。不过我想,你现在一直在查的事就是那笔财富埋在何处。我想,恐怕就在张文先生家。他守着一笔大财还不自知呢。我已经跟他说了,我也不对这件事感兴趣了。你说呢?”

卢宽微笑着听着,听完了就击掌而言:“对极了。我也这么想,只不过他们也不会把自己的房子挖个底朝天吧。”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至于具体在何处,那不是我的事,我们都管不着。我想你也不必再过问此事。张温早就知道,所以才围攻张文的家,想打进去,就为寻到那宝藏所在之地。县太爷想分一杯羹也就由他们自己去查访。你只当作无法知晓,我想当官的人也就得学会装聋作哑。”卢宽再次击掌而笑,说:“看来你也会成为一个当官的料子,能做到装聋作哑,就有了第一步,只不过别人问起来了,你总不能说你对此事一无所知吧。”

吴常也笑了,说:“这个时候我们就得学张温了,会骗人也是一项真本事。只不过张温骗人钱财,我们只可让人相信我们已经把这种事情处理得很好很周到。一要装聋作哑,那么二就要学会文过饰非。你说呢。”

“这么说来,我们两个在编写一部书,这部书就叫官经,嘿,没当过官的人却在这儿编写官经,也太好笑了。这些话就不说了,你看看这张草图。看了你也许明白了一些事情。”

这才说到了正事。这是极简略的几笔,可是看得出,画上的中心位置是一个八角亭子,几个人正在亭中饮酒。背景是一处园林。左上角有一行字,写的也就是“清明逸乐图”五字。

“这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好像画了还不久?就是这位画师给你画的?”吴常无法不问。

“其实你都知道了,我也不想再说了。我只是想问,如果你看到了这么一个地方,以后有人把这样的画给你,你还想不想要?”

“你到过这样的一个地方?”

卢宽不说,过了一会儿才说:“后天你能不能同我一起到张文先生家里去作客?也不必带礼物,就把这幅草图献给他作礼物。”

吴常当然同意。也许,故事就会因此事而告终结。死了那么多人,流了那么多血,多少人魂不能归故乡,多少人还在儒门翘首而望亲人归来,经历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事儿,度过了那么些提心吊胆的日子,却只有这么一个轻飘飘的结尾,想来也有点好笑。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