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54  

2016-11-24 09:13:2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4

饭菜比较简单,也许还有菜没下锅呢,可时间不够了。陈都头想走。他当然也没吃饭,天一亮就出了城直奔这儿,迟则生变呀。

张温却很镇定,当然他知道他的事情总会有一天突然结束,最好的宴席也有吃完的时候,最好的戏文也有唱完的时候。本来早就想收手不干,可是他收不了手,无本之利诱惑太大了。本来他想搬迁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去隐姓埋名度过后半生,可是可过惯了惊涛骇浪的生活,再也难以适应平静单调。不花本钱却收利甚丰,这种事弃之不干也太傻了。吃饭时他也笑着说:“本想早收手的,可是这种事有谁想中途收手呀。而且只要一开口,后面就排成长队,谁个不想发财呀。没想到就这么结束了。今天早上起床时也还没想到结局会这么惨淡呢。”说了,他又嘿嘿地笑了几声。

吴常问:“后悔吗?”

可张温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放下了筷子,笑得咳嗽起来。笑过了,说:“其实,除了这一回的事有点小小的不顺,不过也谈不上有什么大不了的麻烦。其他的事,大多浪不起波不惊,就不过在宛王府抢了几个钱,可那是不义之财,谁动手谁得,能加给我一个多大的罪名?其他惹祸犯法的事,有谁见过有我插手的?我有这么傻,会去做那些要命的事吗?打家劫舍,拦路要钱,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儿,有我的份儿吗?三五几个月,事情了结,就可再和各位见面了。当然,那时也会学吴常先生,帮着政府做点儿小事,拿点儿小钱。陈都头,到那时再到你这儿来给你效劳吧。”

说完了,拿起筷子又吃饭。可是这碗饭还没吃完,他就站了起来,说:“老毛病又来了,人一紧张就屎也来尿也来。你们有这样的毛病吗?对不起,我只能去上一回厕所了。你们谁去看着我拉屎?”

这厕所就在后边。当然,中国人的厕所没一个起造在大门前边。进店的驴马也关在这后边。陈都头派了一个人跟着张温去了厕所。厕所外面是围墙,围墙很高,要逃出去也不是片刻时间就能翻越的。陈都头也跑了出去,看那围墙外面的情况,可是他刚闻到那厕所的气味,就听到里面有人大叫:“在那儿呀。”果然他想跑,陈都头也就向树上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他迅速地跑了进来,果然人们都在寻找,张温不见了,刚进厕所,只听到一声响,跟着的人就倒在地上,所幸没有受伤,只是受了较大的惊吓,好像有人拍了他一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追的人赶到,再也找不到张温。可是他的马却在里面,陈都头急忙去寻找他们的马,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误了,马少了一匹。张文看着陈都头哭丧般的脸,也笑了,说:“你怎么也进来了,要守到外面。他应当是在你进来后才出去的。”

陈都头也没好气,恼怒地说:“你看见他了,怎么不给他一颗石子?”

张文却冷冰冰地说:“我已经把人交给你了,说一千一万也没我的事,请你不要再把事情往我身上推。”他再也不看陈都头,就同小店主结算饭钱宿费,店主战战兢兢,只请吴常不要走,说:“那个人还会回来的,他若是回来,我们一家就没命。你走不得呀。”吴常也只能看着陈都头,因为他没有决定权。陈都头说:“都看着我干什么?是谁叫你来的?总不会是我吧。”吴常也就不再做声。他知道没人来叫他回去,他就得留在这儿。这时陈都头也还得叫手下的人分头去追。追得上追不上都得追一阵。

吴常送张文离去。当然是步行相送。走到官路上,张文执着吴常的手说:“我想你……好,我也不说了,免得你也像我一样说一句让你极不高兴的话。”

“说出了口,却还说不再说了。你去吧。我还疑心你呢。你不作声,我当然也不会作声。只不过此人,说明白点,终究是个祸害。张先生,你总有一天会吃亏的。此人留不得。”

“吴兄,你们心知肚明也就行了。我会想法除掉此人的。这一回他还没有对我造成伤害。你是否再也不想那笔财富了?”

吴常板着脸,定定地看着张文,张文却不解其故,忙问:“我没得罪你,你怎么用这审问的目光看着我?”

吴常叹一口气才说:“这话只能对你本人说,那笔财富恐怕就在你家里。你说,我还能到你家中去挖地三尺吗?”

吴常说了,以为张文会非常惊奇,可是张文的反应极为平淡,这让吴常也知道其实张文心思也是极为绵细的。

张文正要上马,却又站住,对吴常笑了一笑才说:“如果你在这儿混不下去了,离开之前,请到小可舍下留宿一晚,好好喝上几杯,说个痛快。”也不等吴常有何表示,就上了马,加上一鞭,迅速离开此地。这时才看到远处灰尘扬起,是追赶张温的人回来了。当然,连个屁味儿也闻不到了。

可陈都头看到吴常,却又勒马而言:“如果上司追究此事,请你也给我说上几句好话。”

吴常却说:“陈大人请放心,根本就不必小可说话,你只要把实情说给令丞尉三个听了,什么事也没有了。还用得着我这个才来不久的外人说话吗?”

陈都头急忙下马,说:“愿闻其详?”

吴常笑了,走到一棵树后,对陈都头轻声说:“你就说此人跑了,此人太狡猾了。朝廷没有下文要县里抓人,要抓的是张文先生呀,张文请县里抓人,以证自家清白,县里没抓到,最多对张先生说一声对不起,难道还会找都头您的麻烦吗?抓到了事情就多了,跑了也就什么事也没有,也许还会说都头善于领会上司意图呢。”

陈都头恍然大悟,说:“以后吴兄有事,兄弟我能帮得上忙的,一定尽力而为。”说吧,领众疾驰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