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53  

2016-11-23 09:31:3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3

昊常现在知道他要做的是什么了。张文极不沉稳,并没有说他要做什么,可吴常早就看出来张文此行是有任务的。他是个半官方的人物,没有官衔,不拿官俸,可是给官府做点儿零星的活。或者说是一个经常受政府雇用的业余侦探。现在吴常不也成了这类人中的一个了吗。所以他还想做这种能得利益却绝对安全的事情,就必须表现积极,有突出贡献则更好。于是他就准备在必要时跳到楼下去作好捉拿张温的准备。张温也正看着此时还在楼上的吴常,生怕吴常当上了张文的帮手,他知道今日之吴常已非昨日之吴常,肯定会当张文的帮手。吴常很难说是他的朋友,在南阳城里,吴常就与他分道扬镳了。在青龙寺那儿,吴常就同张温一点联系也没有,自行其是,见面没一句问候,得利更不会与之分成。

店主正在指挥众人办饭菜,当然看不到这一切,他本来也没用心思听上边的人说些什么,有时听到一两个字眼,也不明其意。可是这时他瞟了一眼外面,看到张温满脸情色异常,就知道会出事。这张温也许正在准备害一个人。害谁?害了店主,他的饭也吃不成。想再一次霸占这家店子?他手下的人都散了,没有必要再占用这个地方了。不过以防万一 ,他把一把菜刀拿到了手中,必要时用来作防身的工具。可他的这一举动马上就传染病般影响了其他的人。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件器械放到了身边,眼睛也不时地瞟着外面。

张温久历江湖,当然发现情势对他极为不利。他只能作孤注一掷的选择了。他要趁着张文疏忽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离这家店子,骑上马去,似闪电似飙风,从此他隐身江湖,再也不出面,在一个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继续他的余生。心里是这样的想,脸上努力控制着不要露出任何神色来。他偶尔走动半步,也不过是想活动活动双脚,免得突然运动时不灵活。但任何人都看得出这儿双方之间那剑拔弩张之势,龙争虎斗之形。

张文看着张温,知道自己完全处于优势,所以很从容地说:“张温先生,你要动就快一点儿,也许现在也迟了,你刚出门外,马上就会有人拦住你。一张天罗地网已经悬挂在你的头上,很快就要落下来,将你紧紧地网住。”

张温没等张文把话说完,马上就向大门跳去,可与此同时,张文的一个石子砰的一声打在张温的后脑上,顿时鲜血迸流。可张温也顾不了痛,拔步就向门外逃。但是,他迟了半步,门外已经有了人,他犹豫片刻,想从后门向外 逃去,可刚从楼上跳下来的吴常已经挡住张温的去路。偏偏张温这时还没来得及拔出剑来,想作人生第一次杀人的行动也没了可能。这时张温也就看到还在楼上的张文,手中的石子随时可以打出来。张文说:“本想打瞎你的双眼,可是你后半世怎么办?我也不能这么做得太绝,如果我想做得绝,早在青龙寺把你抓了。束手就擒吧。”

这时候人们才注意到马蹄声。而且这杂沓的马蹄声,让人们兴奋,但也不无恐惧。谁的?难道是张温一伙的?

陈都头出现在大门边,看着吴常一手抓住了张温,也看到张温面露微笑,对陈都头说:“没什么事,我们开了个玩笑。请问都头此来有何贵干?”

听到这样平静的声音,没一个不奇怪,甚至没一个不敬服。在人生这样的生死关头,张温能这样地控制自己的情绪,非常人之所能为。可见这张温也难说只是一个常人。

陈都头看着张文,张文点点头,陈都头也就把一副木枷送到了张温面前,还满脸歉意地说:“真的委屈了你。”

张温却说:“哈哈,真的有这样的必要吗?我这个人做了的事从来不会后悔,既然我决定向政府屈服,难道还有必要用这种破玩意儿吗?再说,我把话讲在前头,这种东西对我来说也没用处,多使点力气,它也就破了。即使你用绳索捆了,也不见得就有太大的作用。想让我表演一番?”

陈都头说:“唉,真的有点对不起你了。还记得前天晚上吗?如果李务表现得好些,不再那么狂妄,也许他的下场好些,不会死得那么惨。城里来的和尚还在路上呢。昨天晚上没发现他的尸首被狼吃掉吗?”

张温心寒,难道自己也会落得个李务一样的下场吗?寡不敌众,现在轮到他几乎没有说话的余地。他半世英雄到现在也只能画上一个句号了。

张文这时正向楼下走来,听到此言,高声回答说:“唉,说来可怜,几只大胆的老鼠竟然不知那是大英雄李务的身子,也想咬啮,可是我们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张先生,你是亲眼看到的。我真的不希望你也走到那一步。”

张温说:“死也要死得体面些。这么窝囊,大失体面。你们是打算用车还是用马?总不会让我步行到洛阳去吧。”

陈都头说:“先到县城休息几天,也许是一个月,这一个月绝对不会亏待你,住在宾馆,只不过朝夕有人作伴,唯一的缺点是没个歌舞的女子来陪,我们花不起这大的本钱。吃的嘛,比柳店主的菜恐怕要好一丝丝儿。张温先生,只能这样了。走吧。马车已经到了,你就上车吧。放下车帘,外面什么人也不知道里面的是什么人。”

张温说:“吃过饭再走吧。这顿饭不能浪费了,再说,做小本生意的人,不能亏损这么大。柳店主,你说是吗?只不过这个地方的巡司昨天才设立,今天就极有可能撤了。”他看着吴常冷笑。

吴常长叹道:“我这官儿呀,真是一夜之梦。连经费也还没开始用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