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51  

2016-11-21 09:13:0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1

 

吴常让张温进来了,可是店主的乡邻却一个个逃走了。店主看着吴常,哭笑不得。吴常说声,煮饭吧,店主才量了一升小米,让张温看了,说够了,这才生火做饭,可是这时候没有鱼肉,只有蔬菜。而且这个季节,瓜儿初上架,苋蕹已消沉,不是菜蔬丰盛时节。这又让吴常问过张温,张温也只能依了。更深夜永,有菜也难去地里寻觅,能让店主变出戏法来吗?这店儿本如遭受冰雹之花,蕊残叶落,店中所存无多,连酒水还要到他人家里去借,这个时候了,哪能再去打门叩户。张温也只能这样了,一天之内;连逢重创,剧变之巨,从所未经,党徒尽失,挚友命丧,仆从叛变,乞食他人,他现在很有些灰心丧气,真正英雄气短,但求一饱,再无他求。

卢宽却在楼上,他要守着那个画师,想从画师那儿多了解些情况。而且画师看到张温也来了,胆儿飞了,魂儿离体,正怕得很呢,顾虑重重,语声微微,有些话也不知该不该说。卢宽为这事而忙,抚慰劝喻,若提其神而壮其胆,当然也没工夫来陪这个张温。张温看着曾经与他共事的吴常,而今主宾易位,顺逆各异,什么话也不好说。现在吴常的命运就与他不同。吴常如日之初出,花之初绽,前程未可限量,而张温却似日薄西山,花萎枝残,戏文再好,也已经唱完,锣残鼓破,弦断琴裂,想重打锣鼓重开张,也没了可能。所以张滥只能默默地坐着,他不想讲话,就如烈日下的离根之草,生气全无。

可吴常却想说话:“你有什么打算?真的想回老家去?可是,你真的心甘吗?”简直是向别人伤口加上几刀,不剜出血来不止。

“没想到这一回输得这么惨,现在也还想不出错在哪里。我一直在想,那个传说绝对不会是一点根据也没有。”张温缓缓而言,目光是散漫的,语气是低沉的。

“你知道天底下有多少个摩云岭?你以为只要那座山叫做摩云岭,那儿只要也有一座古墓,那儿就一定埋着银子?”

张温头也不抬,只看着地面,闷闷不乐地说:“你说,那里面的死人是怎么回事?那几句话你可能没听说过,那二十个字是:青郎实有意,查女岂无心,莫怀塊室内,戌正听鸣琴。难道只是传递一个情报?一定是有宝藏。一定有。可是,绝对不是墓内。我让那些人挖了好几天,什么也没挖出来。墓里再也没宝了,千多年了,能盗的东西早都盗完了。可这宝藏在何处?是何宝藏?”他反复地念着,眼睛是那么黯然无光,神情之沮丧可说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对此吴常不想加以评论。他对此已经没有了热情。他多少能弄几个钱回去。在青龙寺后他已经弄了那么多,他已经是一个小小的富翁,这一回也没有亏本。为人要知足。他已经知足了。所以在灯下,吴常有点儿志得意满,挺胸直背地坐着,就像庙里的菩萨威严,像猎获丰足归来的猎户;张温却没精打采。腰也直不起来,如经霜之蒿艾,久旱之瓜藤。张温只想着自己的事,吴常却只看着张温。吴常想,张温什么都假,现在这个模样也很难是真心流露。他得多长几个心眼,得多多留神,出了事,他的责任怎么说也甩不掉,他决不能说这是卢宽的主意。

半夜过了,饭菜也熟了,张温第一次这么晚才吃晚饭。店主也极辛苦,明天还得赶个早给店内的这几个客人办早饭。他也担心这一个夜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甚至对自个儿的生命也还有点儿担心。这个吴大人能真的保卫好他的家吗?他只能在佛前再拜几拜。

可没想到又听到马蹄声。店主哭起来了。他大声地叫喊:“天呀,什么祸事又会降临到我家的头上?”他的妻子小孩都被惊醒了,于是传来很多的哭声,隔壁人家也起来了,可是没一个敢起来的,只是在床上大声呼唤:“又出什么事了?”

回答的声音却很温和也很沉静:“县里来的人,找吴巡官的。没事,各位好好的睡。”

听到这个声音,张温一跳而起,吴常连忙退到一边,警惕地看着张温。张温马上坐下,脸也有点儿发白,说:“吴常,你的心好毒,你想用他来害我吗?好像我也没得罪过你呀。”

店主却纳闷,于是他大着胆子去开门。让这个瘟神张温也害怕的人,一定是对他这个小店主有好处的人。

开门一看,店主认得这个人,连忙跪倒在地感谢恩人。此人不是别人,是给这位小店主施过药后来又把他送到一个医生那儿疗治,又在宾馆里休息,药资也是由他出了的,他还不知道恩人的名字呢。

可他说:“请问恩公姓名”,此人回答却说:“小可叫做张文,只不过这个名字被人冒用,现在也弄得声名狼藉,很多人还以我是一个万恶不赦的恶人呢。”

这时张温已经出现在二门口,正向张文问候。张文说:“我连夜赶来,你恐怕也不明白其原因吧。”

“这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一定是小六儿使的鬼,这个小东西,真是靠不住的人,我对他还不好吗,连他也背叛了我。”

“是他背叛了你,还是你怀疑他,让他只能向我求救?”

张温不做声了。只是现出一丝冷笑。这种笑容让小店主胆战心惊,根本就不敢进二门,他只能站在张文身边。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已经五十多岁,真的想抱住张文连呼叔叔救命。

张文见张温不想说,便说:“你也让我变臭了,到处都有人说有个张家庄叫张文的为非作歹,抢人钱财,随意殴打他人,逼着人做那些挖坟盗墓的事儿。你想发财,那是你的事,我家大业大,不会抢你的生意,怎么要让我来背这个污名呢。”

“张文兄,这些就不必讲了吧。我问你,这么夜深了,你还来到这儿,难道还想对我做出一点什么事来吗?”

“没事。现在你身上没几个钱了,我给你送钱来了。”

“废话。我从来没借给你钱,你凭什么要送我钱?分明是骗人的话,你也学会骗人了,这可让我也感到惊奇。”

“小六儿只不过是替你保管这些钱,怕万一出什么事,钱财来不及收拾,你就骂他叛变,他只能逃跑,也许你错怪他了。你和他是近亲,也信不过了,你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找到可以信任的人吗?李务的马我就收下了,我送他棺材道场,作为买马的费用,明天一早就会有人送棺材来,还会请几个和尚来给他念两天经,也不能让他的身子给狼吃了,等会儿我还得去那儿看看,英雄一世,也不能就这么草草了事呀。你现在很为难了,难道不想有个人帮你忙吗?”

任凭张温再无情无义,听到这些话,他的心也只能软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