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37  

2016-11-01 09:54:0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7

 

夜色苍茫,吴常很快就隐入黑暗中。可他也只能藏在一株树后不敢动作。他先细心聆听动静。没听到脚步声。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市场里的箫管之声似乎也听不到了。大约那些人也没有心思继续欣赏音乐。吴常置身明处,正欲行动。可他马上就听到了整齐的脚步声。那是巡逻兵。因为崔伟带走了几十个人,所以这时巡逻兵也不多了,他们甚至也还胆小,看到吴常突然从暗处出来,有一个竟然吓得惊叫一声,吴常走到他们面前,几个人都非常紧张,幸而为首的认识吴常,才用颤抖的声音问:“你你你……”可他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吴常笑道:“吓得这个样子,真的打起来怎么得了?”

这个兵头说:“我们靠的是人多,人少了先就害怕,听说来了李务,连张文也打了两个时辰才打退了他。”说话时神情也还紧张。

一听说李务,吴常就问:“听谁说的?”当然,吴常自己也听卢宽说了,可是他一直还有点儿将信将疑,不知李务到底来了没有。想出城到张文家去问个实在,可城门这时候已经关了,出城极为困难,再进城可说绝无可能。

可兵头责任在身,只能带着人继续巡逻,他没法回答吴常的问题,觉得也没必要回答此类问题。吴常看到这个情形,再也不便在这街上溜达,只能回到县衙。他知道他再也不能答应袁令要他做的事了。什么狗屁工钱恐怕也只是一句空话,兑不了现的。可是人家礼请,自己不辞而别,也会引人怀疑,于是向守门人提出要求,说希望还能见到县令一面。

通报之后,说可以,甚至还说了一句欢迎。可进得里面,听见里面有笙管之声,吴常这才知道当官有当官的好处,他活了半世也还没有这么过一天,音乐世界离他相当遥远,想与箫管结缘,真的要发个大财才行。可能有人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笙管之声停止了,昊常就进去。与外面的昏暗相比,里面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灯烛辉煌,满屋锦绣。只有县令穿着便服,神色怡和,坐在中间,两边几个从人担任警卫,刀不离手,几双警惕的目光盯着吴常,很有几分森严,让吴常很有几分不自在。这一回吴常马上拜倒在地,这就让袁县令非常惊奇,吴常怎么变了一个人。吴常直起身来,县令就指了一下,吴常看那地方,并无坐榻,也就到那儿站着,便说:“禀大人,这件事小可原来以为是易事,刚才试了一回,这才知此事的艰难,小的没有办法做成此事,只能告辞还乡,从此到乡下当个好庄农,守着儿女好好的过日子。明天一早就要回乡去了。特意恳请大人准许。”

县令说:“你先把事情经过说上一遍。怎么这么快就萌生退意呢?”

吴常把事情说了一个大概,县令冷冷地说:“好吧,这也只能怪我看错了人。我也没想到你仪表堂堂,状貌如此威武,还以为一定志气坚毅,是一条百折不回的好汉呢。你明天一早就可出城,以后好好做个乡农。起来。”

吴常叩了个头,就起身向外走。县令的奚落他只能忍受。没想到才走一步,县令就大声说:“你说的里面戒备森严,是真的吗?是否你已经有所发现,打算个人单干了?如果是这样,本县一经发现,就会派人把你抓住法办。”

吴常直直地站立,看着县令,神情之间,一时羞辱气愤冤屈怨尤,什么都流露了出来,真是百感交集。二十年来,一直是个自由人,挺直着腰杆走来走去,事情办得好,得个赏钱,办不好,拍拍屁股走人。现在居然听到了这么的一句话,劳累半天也没见一个工钱在,一事无成,也不好讨个赏钱,只能自认倒霉,可还要受这样的话,一时神情极为尴尬。那张脸儿当然极是难看,乌云与闪电交织在一起。

袁令当然也看到了这种神情,知道他所说的话已经严重地伤害了这位好汉的自尊心,便作出一种和解的姿态,说:“我话也说重了点儿,不过人在江湖,各种不如意之事也是时常有的,你也就不要计较了吧。”、

吴常说:“大人,我出世以来,还是头一回这么拜了又拜。我在河北时也曾同一个县令打过交道,可那里我是昂然而来扬长而去,这一回出于对袁大人的尊重,才头一回下拜,没想到受到的是这么几句话,等到我百岁去见阎王时,想起平生最后悔的事,我想这是第一回。太伤我的心了。我这个人,从来做事要做到底,做不到的事就坚决不做。可是这一回的事,左想右想,实在有几分难处。我想大人一定也曾想到过。”他站着,看着那闪动的烛光,心里却在想,在乡下,即使一个有钱的地主,也只不过点一根蜡烛,可这儿一点就七八根,一个晚上要多少本钱呀。原来自己所说的要钱,只不过是小玩意儿,真正有钱的人却是做官的。可做官的人是读了书的人,自己没什么书底子,也就不能同这类人比,只能回家想其他的办法,也发个正正当当的财,乌鸦做巢也就不羡慕蜗牛有屋了。

正想着心思,县令却说话了:“你刚才述说到你想翻墙而入,说明你擅长飞檐走壁之事。本官一直以为飞檐走壁之人必是身材细小者,你身材这么高大,却也能飞檐走壁,真令人难以置信。”吴常也冷冷地说:“就算小人说了一句谎话吧。只不过小人也懂得知难而退的道理。这碗饭小人就不吃了吧。再说,恐怕还有很多草葬英雄都会在这事情上碰头,青龙寺那么多的头颅满地滚,小人现在想起来还后怕呢。那一回我幸亏早就离开了,不然还不知今天在不在世呢。”

县官尚未表态,没想到外面有人通报:“张文在城外要求进城,望大人照准。”

这么夜深了,张文还想进城,一定有极其重要的事,这是什么事?不仅吴常吃惊,连县令也吃惊不小,忙说快快让他进来。可这是什么事情呢?袁县令的几个随从也都紧张起来。县令也下令,叫那些歌舞的女子全都回去歇息。这个晚上的享乐也再也无法进行。吴常站着,县令竟然也没让他离开,他自己也不想就此离开,他也想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此时县衙里就如分巢之蜂,大厅里回响着杂沓的脚步声与忧烦焦燥的议论声,烛光中身影来来去去,摇晃窜动,乱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