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19  

2016-11-17 09:09:5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9

 

吴常还没进大门,就看到了里面有点儿灯光,也听到了有人大声吆喝:“赶快住手,你不能这么做!”

这是卢宽的声音呀。他竟然有胆量对付张温?他只一个人呀,幸而回到早,不然卢宽就很危险了。于是吴常快步走去。可是他听到打斗声,他也很好奇了,也就在那房间外面站着,不想惊动里面的人,他想看看卢宽到底想做些什么,里面的张温也正在做些什么。

门是打开的,卢宽当然不会把门关上,也许他看到吴常。但吴常还不想就进去。可是看时,却吃了一惊,里面竟然还有另外一个人,那脸色极其惨白,那神情极其惊惶,身子当然正在发抖,可他是站着的,并没有被捆绑,他紧紧地靠着墙,可是这墙也坚实,他没法隐进这墙壁里去。吴常也看到了张温放下了他的手,手中还握着那柄剑。张温也怔怔地看着卢宽,虽说吴常没看到张温的眼神,但可以想得到,此时的张温眼睛里射出来的只有怒火。

卢宽却很从容镇定,这种镇定犹如万丈深潭,奶测深浅。当然,剑是握在手中的,万一张温动手,他得有个应对,决不能束手就擒。但却却嘴角含着微笑,开始说话了。“张温,你想过吗?崔伟杀掉了比你力气大的李务,却放过了你,对你可说秋毫无犯,这是什么原因?难道崔伟会敬仰你江湖上的威名吗?难道你对这个崔伟胥过恩惠吗?”

“他敢杀我吗?”

“哈哈。他敢杀李务,怎么就不敢杀你?”

“姓卢的,你也爱管闲事。你完全可以好好地到你的南阳当一个乡绅,偏要闯到这青州来与我作对。你真的是想找死。你想,我在刑部也有朋友,我和朝廷中的好些人有交情,崔伟胆子再大,也不敢动我一根毫毛呀。他可以杀掉李务,李务虽说也姓李,可他同这李氏王朝什么牵连也没有,只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再杀几十个这样的人,朝廷也不会追究他。你明白这个道理吗?”

“这么说来,崔伟不敢杀你,正同你不敢杀我一样,是吗?”卢宽轻松自如地说出了这样的一句。

张温也笑了,而且笑出声来,他说:“本来我也这么想,这个卢宽到底有点儿什么呀,他怎么做事这么大胆呀,可是我也不知道你同朝廷里的人有什么关系。现在既然你提到了这一点,也就说说,让我对你多生出一分畏忌来。”

卢宽也笑得格格地响,说:“虽说我读书不行,考进士落第了,可是你也要想,那些考中了进士的人,都是我的相识,翰林院里也有我的朋友呀,那都是皇上身边的人呀,他们知道我遇难了,难道就不会奏明皇上,为我复仇吗。只不过我还没这么想,我只是想,凭着我的智谋,还没人能够伤害我。”

张温笑得更响,说:“比方说,我现在把你杀了,你有什么对抗之法?”

“咳,你的智慧也太少了些,我敢进来,当然是有十足的把握。如果你想动手,难道就不想,在你举起手来时,别人早在你身后刺上一剑吗?”

张温急忙转过头来看,吴常急忙躲避,可是没想到卢宽突然发力,一剑已经逼近张温咽喉,可是卢宽也没有更进一步,张温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他脸色也变了,声音中也就有了几分恐惧感,说:“对,你很聪明。可惜只不过也会骗人而已,如果同我合作,足可以骗倒天下人。”

吴常也笑出声来。可吴常在外面一笑,张温吃惊之巨,恐怖之盛,脸色之白,神情之异,让吴常看了也更好笑。这时吴常当然只能进门来,把剑比着张温,从容地说:“唉,在南阳时,同你干了十来天,一直没看到过你这么一个样子。现在这个样子呀,像丧家之犬,遇虎之羊,谈不上有一点江湖英雄气象。一个跑江湖的,即使看到泰山倒在你的身边,即使突然发现一只猛虎扑到了你的面前,也不该惊慌到这个程度呀。想做草葬英雄,从来不必把生死放在心上,想到的是只有行动只有成功。你这个生相,叫人觉得可怜可悲。没用的东西!”

吴常说了这么多,张温也听了这么久,他也知道吴常现在还不想动手,可也算遇变不惊,面色如常,末了,张温放下手中的剑,静静地说:“你们现在想怎么样?”

卢宽说:“困兽犹斗,你一贯骗人,我们能说我怎么样。也许你突然间跳起来,给他人一击,然后呵呵大笑,说,看,这就是张温!在你放下武器之前,我们能对你说让你怎么样吗?现在你完全有主动权呀。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对,我从来就没想过投降的事儿。让我像韩信一样爬到别人胯下受辱,我做不到,那是只有韩信才能做到的事。我知道,你们想要我迅速离这儿,从此不要再到这儿来。可是,你们也要代我想想,我来时怎么对家人说的?我是来发财的。我是来寻找宝藏的,我怎么能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理想,我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屈服于外人外力?”

“那么,你可以自由,只不过这个画师我必须带走,我受崔伟的委托,要保证他治下百姓的安全。我不能让他成为你的奴隶。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就在想到现在你是三比一,你有实力同三个人作对吗?”

“好吧,你带走他吧,现在我没人服侍了,他还留在这儿也会饿死。我到什么地方去弄吃的,我也不知道了。我也必须寻找一个新的隐身之处了。”

卢宽就来着那个仍在发抖的画师从张温身边走过,而吴常的剑则警惕地横在张温咽喉边,直到画师离开。于是卢宽在前,吴常在后,画工昊中,向客店走来。

张温送到大门口,他仗剑而立。大声对空而言:“天呀,难道你不可怜我这个苦命人吗?你为什么要把希望和成功只交给那些可恶的人?你为什么只能让我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向挫折?”

可他听到的只有墙壁的回声。同时,他也听到山林中有狼的哀嚎。唉,可怜的人与可怜的狼,谁更可悲?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