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48  

2016-11-16 08:58:4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8

 

尽管小六儿不像是演戏,可当那个追击者

从吴常与卢宽身旁跑过时,吴常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声:“老伙计,演的什么戏?”

张温受惊,马上停住脚步,做出了准备战斗的姿态。可吴常却说:“正想去拜望你呢,没想到你却在这儿。你是想去我那儿做客吗?”

“你是去吊丧还是去哭灵?在这样的时候,我会接受你这么一个客人吗?你们的人也太残酷了,怎么无缘无故就杀害李务这么一个善良的人?他做错了什么事?他杀过人吗?你们就这么不给他一个罪名,就杀掉了他。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你同李务也算得上是朋友,可是你不顾朋友之情,也帮着朋友的敌人做事。你也可说是一个无耻之徒。我会做你的客人吗?”张温激昂慷慨地说着,真是气势盛而声音响。

吴常说:“我今天才知道你其实极善于言辞,简直可以到国子监去教书了。可这个县里才去了一个刘厚德先生,没你的位置了。”

张温仍旧举着他的剑,可是也没敢逼近吴常,他觉得吴常不会只是一个人,应当还有一个帮手躲在什么地方。但听到关于刘厚德的消息,也就问:“你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

“有点失望?是李武接走的。比你早走一步。听你的口气,似乎非常感到遗憾,是吗?”语气之间不无几分揶揄。

“我真想不到你怎么同败类走到了一起。你跟着我干,难道还会亏待你吗?”

吴常大笑,笑得张温也有点心上心下,等笑完了,吴常才说:“我在青龙寺那儿弄到了一大笔钱,只过平民百姓的生活,这辈子够了。你在那儿捞了?只不过我在家里闷着不好玩,这才来这里,算是旅游吧。大丈夫也当历名山大川。当然,顺带做点儿小生意也未尝不可。我比你强多了,现在也充着民气,还可雇用几个跟班,日子过得舒适潇洒,你呢?跟着你能得到些什么?你在青龙寺回家后给了小六儿一些什么?”

“我正想问你,你给了小六儿一些什么?”

“你骗人,怎么这一回说出真话来了?原来你只有在心平气和时才给别人一些谎言,在气急败坏时就会说出真心话。江湖全额,待友之道第一是诚,你的诚实也太差了一点儿。”

“你还有一个帮手吗?你找到帮手了?是你拉走了小六儿?”说得很快。

“你今天怎么这么语无伦次,上一句说这,下一句说那,全然不是过去的你。这可不好呀,等到你管制不了自己的时候,你的末日恐怕也就到了。想保住自己的命,就要记住:沉静,沉静,再沉静!”说得很从容。

“你的帮手是谁?为什么总是躲在暗处不敢出来?”仍旧是炒爆豆般急促。

吴常看了一眼,卢宽不见了。这个人呀,在最危险的时候,竟然逃跑了,真是一个胆小鬼。同这种人打交道,真会让人笑话。他正想叫一声,可是吴常马上明白了,张温出来了,他住的那个侯府这时肯定什么人也没有,卢宽一定抓住这个机会到那儿去了。吴常马上就说:“他在听着我们闲磕呢。你一身臭汗收了吧,穿着湿衣,风一吹,也有点儿冷呀。如果觉得身上冷了,到我那儿去,我带了几身换洗衣服,可能给你一身。有这个胆量吗?只不过我的衣全是白衣。”

可张温马上跑了回去。吴常也明白张温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他那儿空虚,他必须赶回去。吴常也知道卢宽极有可能不是张温对手,也急急地追上去。

张温虽然听到后面脚步声也很急,可是他现在没时间顾上吴常,他真的气急败坏了,他只能想自己的事了。他快步如飞,就如插翅之豹,回到了那所久未住人的闹鬼的废弃侯府。而且他也顾不上保密,直奔后面,后边有一个崔伟没有发现的地下室,那些王侯们总考虑到有那么一天,要有一个逃命的地方,至于那一回他是否逃出了几个后人,人们也不知道,反正是有这么一个地方吧。张温知道,也就找到了这个处所。

吴常也跟到了这儿,可是通向地下室的门大打开,当然也不必再进去,里面什么人也没有了。吴常也急忙退了出来,他不想与张温交战,个打个,他也没有把握战胜张温。他看过几回,张温的剑法应该是第一流的。

可张温跑得也很快,竟然在大门外就追上了吴常。吴常只能与之交战了。生死在此一搏。他唯一的指望就是找个地方好逃。这儿多年没住人,树木都长高了,这对吴常是极有利的。在林木茂密处,张温的本事再高也施展不开。可张温的力气与速度在这个晚上发挥到了极致,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力气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跑得这么快。虽然他听得到衣服被撕破的声音,可是他什么也不想,他现在处于狂怒状态,挺剑狂劈吴常。可吴常也操练过剑法,虽说在江湖上名声不那么高,可是他也经历过几回风险,说到临危不惧,这四个字的评语恐怕也还是够得上的。

吴常逐渐将打斗场所转移到较平坦的地方。他尽量运足力量才出手。他的反应速度应该说还是很快的。他不进攻。张温先跑得那么急,后来又往回跑,尽管他有体力,可打拼一整天,还没吃晚饭,吴常知道自己的优势和对方的劣势,就慢慢地磨,让张温的体力大大地消耗。所以吴常一招一式,沉着应对。这张温使出几个招式,都不得手,却也头脑清醒了,突然跳到一边,说:“我们原来是朋友,怎么今天走到了这个地步,你回去吧,我们约个日子再来比试吧。”惯骗们说话的筇点明诚恳的。

吴常当然也不敢大意。张温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呢。吴常跑了几步就突然转身站了一个桩式,准备再战。可张温插剑于鞘,说,“你去吧。我还有事呢。”

吴常也一路飞奔,他想找到卢宽。这时候他担心张温突然对卢宽下手,卢宽若是被害,他吴常能说没有责任吗?

才一里路,一路狂奔,耳边风声急,眼前树儿跑,没多久就回到了小店,天呀,没见卢宽回来。吴常只能再去寻找张温,又是一路飞奔。他的心跳得飞快,有一种自己也说不清的恐惧紧紧地网住了他。只能拖住张温,不能让张温去找卢宽了。张温没追上来,一定是去对付卢宽了。人世间有时几十年如一日,可也有时一日如同几十年。今天的事真多!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