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47  

2016-11-15 09:47:5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7

 

卢宽此行的任务,动员柳条村的人去县城看审案是次要的,查找一个人才是主要的。他居然想找到一个画师。

在客房坐定,卢宽小声地说:“你说崔伟他们那一天在那古墓看到的那个鬼魂是真的还是假的?”

吴常看着这个态度似乎很认真的卢宽,也很觉奇怪,怎么问出这么不着边际的问题。他说:“我怎么知道?我没在呀、”

“崔伟他们是什么时候到的这儿,你知道了吗?你听说了吗?”

“啊?对呀,那叶还刚好太阳山。对,鬼魂的出现要在戌正,可那时恐怕还是酉戌之交吧。对,张温这个人最会造假,可是他拿什么造假?画像?”吴常若有所悟。

卢宽看着吴常,露出一点赞赏的神色,说:“你很聪明。崔伟这个人也很不错,他总觉得那个鬼魂太实在,看得太分明,这就让他生疑。所以他一直对这些看见鬼魂的人是一分相信九分疑。后来才想到时间上有问题,这才想到让我去查访一个画师。我这些天在县城里东查西访,,赔尽小心,也磨破了嘴巴皮,才知道确实有一个祖传画师,可是,失踪了。”

“查到了这个人,对破案有什么帮助?”

“现在当然谁也不知道,也许这个人对我们来说一点也没用,也许此人身上隐藏着极其重大的秘密。不管怎么样,一个管治安的人,县城里有人失踪了,你说可以不闻不问吗?”

吴常当然知道这一点。可他不想多说话,这不是他的事。他只是一个乡下人,为利而行,见利则止,无利则飏。现在他想的是干掉张温,因张温这个人可能对他构成生命威胁,他有了一个职务,也不过是想保住羊圈里的羊不让狼拖走了,凭空冒出一个画师来,扰乱他的计划,打破他的安宁,所以他不愿对此发表任何意见。

可卢宽说:“我很想得到你的帮助。张温要除,也许我能帮你。打,你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更不行。可是比智谋,现在也很难说谁高谁低。可是今天我们所该做的却还不是制服张温,而是寻找这个画师。”他的话像一条河,可流动的都是温热的语言之水。

吴常也还是笑。你想做的就说成是最重要的,你以为我才三岁?

“还没想明白?我查得明白,这个画师被张温藏在那博山侯的鬼宅里。把这个人弄出来,我们就能知道很多张温的事,也就能制定一个较为详细的计划。你想凭着你的本事去冒险,我无法反对,却很为你担心。这种没有成功把握的事,我是不会这么做的,这是我与你的最大不同。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要先有一个计划才去做我想做的事,没想好的事我是不会动手的。”

“好,听明白了。你的意思,现在不是我帮你去做事,却是我给自己做事。谢谢你。这件事当然只能步行去,驴马只能放在这儿。这儿的人应当是很可靠的。如果他不能保住我们,他们也就会遭殃。好吧,你有苏秦张仪之才,把我说动了,去吧”吴常一跃而起。

二人扎束停当,走出前厅,还有七八个人在那儿,有的只不过是邻居,都想,今天晚上可能会出事,也到这儿来帮忙。帮了忙也能壮胆。看到卢吴二人那套夜行装束,都有点吃惊,那脸色的变化也都很明显的。一阵晚风袭来,让他们都生出一点不祥的预感,这两个人今晚还能回来吗?吴常看着他们说:“我们半辈子都是这样的过的。世上有的人看到危险就躲,我们这种人看到危险就上。放心,在我们回来之前不要睡着了。我相信你们,我们的驴马衣物也都在这儿,还要托你们照管呢。”这些人将信将疑,可都很紧张。

风很凉,天很黑。可是他们正好也需要这样的天。虽说两个人都没穿多的衣服。衣服穿多了,对他们的行动只能造成不便。可晚风中,只穿那么一点衣服终究还是有点儿冷。两个人都做了些运动,便身上发出热来。都穿着软缎鞋,发不出什么声音来。脚步只能极微极轻,踩上了落叶也会让人知晓他们的到来。可离店才半里路,他们就发现前边有人正向他们这儿走来。两个人也就立刻隐入暗处,可是那前边的人却也停了下来,不再前进。看那神神秘秘的样子,两个人的想法当然都是一样,这决非好人。他们两个是有为而去,而那个人却一定是有为而来。

双方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卢宽终于说:“前面是什么人?”

“我是小六儿呀。我来寻你们了。”

吴常担心卢宽武艺不行,,他先出去,可是卢宽也还是紧随其后,有两个人总比只一个人要安全些。

小六儿已经站到路当中。他高举着手,表示他并无敌意,可是张温手下的人哪一个没学会使诈呀,小六儿这一回玩的是什么鬼呀?也许刚一靠近,他那手中的暗镖就发射出来,极有可能是张温让他来的,而且张温极有可能也就埋伏在不远处等着卢吴二人的出现。所以二人也只能停步不前。小六儿也知道要让人相信他是极不容易的,也就只能继续站着。做他这种人本是极难极难,不会有人相信的。在污泥中打滚的人能够保持清白吗?惯骗的徒弟能是诚实的吗?他背对着卢吴二人,其用意当然很明显。

可谁也没想到小六儿突然扭转身来一路狂奔,从卢吴二人藏身之处飞跑而过。与此同时,他们也听到了来自那一头的急骤脚步声。有人正在追击小六儿,两个人都紧张起来。狂飙突起,异事突发,事情完全出于他们的想象,谁在追击小六儿?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