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45  

2016-11-11 09:40:3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5

 

吴常有点奇怪,怎么这一天没见那个卢宽。他到崔伟那儿去请示,或者说是拜会临时的上司。无他,想借此机会与崔伟交好,也许今后还会从这个后生小子这儿得到好处的。吴常想卢宽一定在这儿,可是也没看到。崔伟用卢宽一定有其目的,可是把卢宽调到什么远山远地去了?吴常本想打听一下,但是也不好说出口来。那远山远地一定是盗贼横行之处,那可是一块难啃硬骨头。

崔伟却还没醒过来,吴常才走开,张文却来了,看到吴常,也很奇怪,问:“你来慰问?”吴常说:“我还没这么灵性。他是天上人,我是地上人,巴结不上呀。”话里有几分酸味。

“你说我在这儿是巴结?”

“也可以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

“吴先生说话也学那些读书人了。我就不会说这种扎不稳裤头的话。墙上一株草,风吹两边倒。”

“我也听人说了,这崔大人放走张温,是因杀了此人,就会有人怀疑是杀人灭口,张文的嫌疑也就没法洗刷了。为了感激他,你就自告奋勇,当他的医生。一来是知音,二来是仗义。所以这也算不上是巴结。如果不知道这个故事,说一千句巴结我也不会说人家放屁。”

他们在外面说着,声音也不大。这是一个小院,住着三四户人家。崔伟占了五间,同他住的是他的一个亲随与两个打水买菜洗衣扫地的仆妇,却不见他的夫人。有的人还以为崔伟尚未婚娶呢。其实这位少年进士的夫人已经怀孕,也不想多多露面,她也不想雇用众多丫环,家中的厨事都是由她亲自操办,忙得很。崔伟正想再雇用一个仆妇为其分劳,可是还没请就。这样这个家庭也就有有点异样。官宦人家,三妻四妾像样,一夫一妻制却不像样,没有仆妇的人家更不像样。爱收受他人礼品像样,廉洁自律的却不像样。崔伟可算得上是一个不同流俗的人了。

可崔伟醒了,让亲随叫张、吴二人进去。听说要吴常去当柳条村的巡司,或者说是去那儿当个派出所长,很是高兴,说:“你把卢宽替回来,让他马上赶到洛京去,把那件事弄明白。”

张文看着吴常,吴常正好也把视线投向张文,可是他们也不好询问那件事是什么事。官家的事很是问不得的,他们也只能带着疑问离开。吃过饭,吴常就带着他那简单的行李去柳条村。只不过几吊钱让他多了些负担。本想换成银子,可到乡下银子不那么好用,只能采用两可之计,部分铜钱换了银子,必要时进城来兑换铜钱。铜钱太多了不好带,万一有事,仓促应变,腾跃躲闪之际,旋转击刺之时,腰间沉重绝对是个负担。

带着银子和铜钱,就骑马出城了。他也不雇仆人,虽说可以雇一个人给他当听差,可是他还不想拉这个官架子。才二十里路,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到哪儿办公呢?他决定还是到那家乡村小店去。此时店里现在还没开门,只有见诸伟粘贴上的封条。吴常当然有资格撕它,也不得不撕它。正想动手,就来了几个人,看着这条大汉,也不知此人所为何事,可是当吴常举起手来想做他的这第一件事时,就有个人叫起来了:“这是官家封的呢。”

吴常回过头来,说:“你怎么不说是官家的人在这儿撕?”

“你就成官家的人了?我还看见你在这店中吃饭,那个时候也想到那古墓里去发个大财。摇身一变就成官家人了?”他说着,作出随时逃跑的架势。

“唉,人要寻个出身其实也很容易,我也没想到摇身一变就成了官家人了。我要在这里设个巡司。你们这儿现在成了匪帮的天下了,官家不来弹压不行了,所以官家就想起了我,让我变成官家人了。你有一身本事吗?也想上官家人吗?”

另外一个警惕地说:“你不会是那张文的人吧。他们也这么说,昨天晚上才抓了一二十个去,现在还没放回来呢。”

“他们敢回吗?张温,不是张文,你们听错了,张温手下的那些人都放回老家去了,张温回来了吗?我还正想抓他呢。”

就听到一个声音说:“吴常,你想抓我?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真会投机取巧,卖友求荣。想当官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刚才还说话的那两个人马上飞也似的跑了。张温也从那头走了过来。他已经休养半天,现在神定气闲,正想重振家业呢。听说昨天晚上抓走的人全都放回老家了,他对这个知县真还很有几分气恼。现在张温的这张脸也就很不好看,眉毛紧锁着,脸色发青,腰间的剑柄就握在手中。吴常一见就有几分气恼,说:“想拼?我却不想。只不过上头有令,对张温此人,只要活的不要死的。要个死的,我也能做到,要个活的,崔县尉六十个人也没做到,我一个人更做不到。”他也剑在手中,做出了迎战的准备。

张温说:“要一个死的吴常,有我张温一个够了,要吴常再同我一起干,这可做不到了。想什么时候打?”

“还是不打好呀。你有李务这个帮手,我可没个帮手,说明白,只能个打个,不能两个人一起上。”吴常把马缰拿在手中,做出开溜的准备。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江湖上的人都是这样。

“其实不打也行。你做你的官家人,那是明里,暗里,你就给我张温帮忙,也不要你跟着我当差,只要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行了你向上司报告,总说太平无事,鸡犬不惊,。我总有好处给你。”

“张温呀,现在你的日子也难过,钱没弄到手,那古墓里什么也没有,你连回家的盘缠也没有了。你从乡人那儿抢不到多少钱,找不到帮手,拉不到党徒,被崔伟剪断了羽翼,可以说已经折骨断筋,连吃饭都找不到地方。现在恐怕就只剩下你和李务两个了。当然不好过,李务一个顶得二十个,只不过同六十个骑兵相斗还不行。人家一身甲胄,手执长矛,步兵哪是敌手,是吗?”

“你话里有话。你想再叫六十个人来?”

“如果我打你不过,当然只能叫六十个人来。至于只对付你张温一个,我想我的本事应当差不多。在青龙寺那儿 没看到你的真本事,实在觉得遗憾。今天有了机会,就使出来吧。”

张温不说话,可那双警惕的眼睛总是看着吴常,吴常是个机灵人,马上就猜得出张温到这儿的缘故了,就说:“你想到这儿来招募几个收埋李务的人?没救活他?”

“哼,也没什么,一命换一命吧。”

吴常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他冷冷地说:“你比张文差一大戴。张文能救人一命,恐怕真有点起死回生的本事。你却没这个本事。不过我也很惋惜,一世英雄,毁在一介书生手中,说出去,叫人不知是流泪还是嘲笑。”

张温听明白了,牙齿咬得格格地响。那双眼睛里简直冒出火来。久闻张文是个伤科专家,没想到是这么回事。他把那个姓崔的救活了。可是吴常说的是真话吗?自己骗人多了,对别人说的真话也不那么相信了。

吴常却说:“现在你一个人,太孤单了,还是去陪着小六儿。只不过小六儿也是靠不住的,有利他会同你粘得紧紧的,无利则高飏,难道你还没有看出这个人吗?在青龙寺小六儿做了些什么?你以为他同张虚是一样的人?”

正说中张温的心病,张温也就马上走了。他也知道真的打起来,他也很难稳操胜算。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