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龙杠记22  

2016-01-04 09:20:2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

一年过去了,胡焕泉没有回,也没有信。

他的两个弟弟似乎一天就长大了,渡船的公田他们是没种了,可是胡焕泉可说是深谋远虑,早就租种了刘家的田,买了牛,结好了晒谷坪。这个刘老爷对他家很好,一直让他家种着他家的田。而且刘老爷也常派人到他家来问有什么困难。好像他们本是亲戚似的。这让胡家很为不解,但胡焕泉的母亲很懂事,叫两个儿子逢年过节都到刘家去一趟,送点儿菜蔬什么的。新瓜出世,当然首先就送刘老爷家。还有一回刘老爷竟然亲自接见了胡焕泉的大弟弟煌泉,让煌泉也有点受宠若惊。

煌泉迅速成长了,同焕泉一样高大,可是说什么他也不上船。他说他从没上过船,他不敢冒这个风险。所以惊心渡仍旧没个驾船人。再过两年,炳泉也长大了,这个家也搞得豪豪兴兴。只是苦了大嫂,带着两个孩子,却再嫁给了煌泉,也没人说这场婚姻有任何毛病。

刘绣花再嫁是在民国。皇帝没了,守寡的事当然也没了。何况农家对守寡这事从来就不当事,更何况焕泉早就说过了这句话。

袁世凯想做皇帝没做成。以为这一年焕泉会回来,可是没有。

二十年过去了,胡焕泉也没有回。二十年了,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当年发生的事,却只是问:为什么在这儿不设一个渡?

这时候才有人回忆起说,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有过一条渡船。后来这个驾船的人走了,一去就没回来,再也没有人敢开这渡船。

难道这个渡口就这么难渡吗?摆古的人说起了肖家彪翻船的事,说得吓人得很,一次就四条人命。听了的人不信也得信。再也没有青年敢于去作这一尝试。

二十年过去了,燕子飞来又飞去,杨柳绿了又黄了,河水涨了又落了,一切都没有变化。族长依然是族长,只不过已经做过了六十大寿的酒。肖家的人依然像过去那么威风,可称得上地方一霸,没人敢去撩拨。那肖家彪也一样没有消息。胡煌泉胡炳泉仍旧种着刘家的田,那位刘绍祖也仍旧当着先生。可外界的消息也不断地传来,广东的国民政府要准备北伐了。也有人说胡焕泉当上了什么,可是从胡家传来的消息却什么也没有。再问消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却说是从报纸上看到的。于是人们笑了,胡焕泉能上报吗?

胡焕泉的母亲从来没为她儿子的出走哭过,好像她从来没有这个儿子似的。她没有倚着门前的树凝望远方等待儿子突然归来,她也没有在一年终了的时候突然掩面而泣怀念多年不见的儿子。可胡家太穷了,没人有兴趣去研究这是什么原因。胡茂林是最关心胡焕泉一家的,可他每次问起胡焕泉的下落,煌泉和炳泉两个都只说不知道有人没有人。他们自家尚且不关心胡焕泉的生死,其他的人那就更加不关心了。

然而胡茂林坚决相信,胡焕泉还在。而且一直在和他家里通信。虽然从来没有邮差来过胡焕泉的家,可是胡茂林总觉得胡家是知道焕泉的下落的。

二十年过去了。人们已经淡忘了胡焕泉其人,能记得起这个名字的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人。连肖家虎肖家豹也忘记了胡焕泉这个人的存在。这二十年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谁也想不到皇帝突然间就没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就让人迅速传播,这个名字叫孙中山。再就是袁世凯做皇帝的事,可只说没多久这个皇帝就说不当了。一连串的新名字震耳欲聋,可有些名字没多久就消失了。还有一个什么姓冯的总统,人们也不知道是革命的还是不革命的,湖南上头头姓谭,吴佩孕来不了,孙中山也来不了。可人们谋生之不暇,哪还有闲功夫记得起几十年没有音信生死不明的一个人。

可胡焕泉走也突然,回也突然。这年秋天,关于胡焕泉的消息就像一个炸雷,让惊心渡口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这一次惊人的震动。

那一天胡茂林从街上回来。快过中秋了,要在街上打货。日子过得很艰难,民国,民生最苦,国也不像国。不说别的,这个国归谁领导,大家也都不知道。定胜镇上的生意人,只知道生意更难做了。惊心渡的种田人,只知道捐税更重了。这些什么捐什么税作什么用,却从来没人敢过问,当然也从来没人知道。

胡茂林开了一家小小的南食杂货店,到县城里也就进点儿南货。他们一行五六个人,人不算少,可担子却个个很轻,可这是再也不能少的南货,什么桂圆之类的货,只有南方才有。再就是山折之类,本地虽有,可产量不多,也得从县城里进货。他们不能过渡,只能绕道十多里路走一条桥上过。这样就多要走十多里路。在桥上休息的时候,也谈起惊心渡有渡船多好,这就让胡茂林想起了胡焕泉。正在这个时候,胡茂林看到了一个说外地口音的人正在向人问路,问的正是他们的惊心渡。胡茂林就说,跟我走吧。这个人自称姓王,三十左右年纪。胡茂林现在当上了一个保长。这个保长是跑差的事,权力没有,要做的事却很多。没人愿意当这个差,可是上司指定了就不得不当。因为至少有了一点官气,所以他就听得懂外地人说的话。他觉得这个人有点广东口音。他便想起了胡焕泉。他总觉得胡焕泉是去了广东。几十年过去了,记得起胡焕泉的可以说只有他自家之外的三两个人了。胡茂林是记得的。他问这位老王要去谁家。

老王的答复使胡茂林又惊又喜。惊的是胡焕泉这个人还在,喜的是老王正好要到胡焕泉家里去。问他到胡焕泉家里去干什么,老王却含笑不言了,只含糊地说了一句,我会在他家住一些日子,到那时你就会知道我会在那儿做什么了。胡茂林又问老王是个什么人,同胡焕泉一家是什么样的关系,老王也不说。胡茂林不好继续发问,于是他主动地向老王介绍胡焕泉的往事。老王很有兴趣地听着,哪怕是一些很小很小的事,老王也很感兴趣。胡茂林就知道了老王同胡焕泉的关系不比一般。一路上胡茂林对老王很是殷勤,老王却总是不冷不热。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