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龙杠记28  

2016-01-14 09:24:4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8

外面的人在谈论,里面的客当然也在谈论。他们讨论的事更让胡茂林惊讶。胡家兄弟也没让胡茂林回避,完全把茂林当成了自家人。老王甚至让胡茂林也坐到一边,随时以备咨询。通过介绍,胡茂林知道了来的两个人,一个是定胜镇的商会会长,姓曾,还有一个就来头更大了,他说他是县里的秘书长,是代表县长来的。他反复解释,县长这几天公务忙碌,抽不出时间来,只能让他代劳。正要开始讨论,煌泉来了,说,还是先吃过饭再议事。这个煌泉也变了,虽说从来没有经过世面,可胡家天生的是这么个种,居然应对自如。于是开饭,胡茂林侧席作陪,炳泉上菜,几个女着当然回避。可县里来的那个陆秘书长却说先要拜见太夫人,于是三个来客都起身去见太夫人,胡茂林则只能等候在那个临时搭起来的帐篷中。他总是想,这几个要人要议的事是什么呢?胡焕泉到底当上了什么,可以叫动这么大的官呢?他想问炳泉,可是转念一想,反正迟早会知道的,何必多此一举呢。于是也就放下了这个念头。这时三个贵客回来了,互相谦让,终于排定了座位,胡茂林当然坐在下席作陪。就他们三个和老王再加胡茂林五个人一席,三个贵客各据一方。家里其他的人则另开两席,家人一席,大大细细,十来个人;两个厨师和六个轿夫一席,就在厅中。一下子二十多个人,便这个家前所未有地热闹起来,看得外边的人也忘记了自家还没吃早饭呢,原定要做田土工夫也还没做呢。这时挑脚的也转来,船马上就要开了,他们都正要寻找一家熟识的饮食店准备吃饭,平时他们也光顾这一家,可这一家却变了,变得让他们无法想象,看到这么多人,围在一起,也很惊奇,于是就有人说,这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将来会有更大的出息。这儿能出这么大的人物,大家也都有面子。有人就说,看地的说了,这个地方要出大人物。有的说,一定是他家的祖坟选中了一个好地方,真的想到他们家的祖坟上去看看,可知情者马上说,根本就没个地仙,穷人家能请得起地仙吗,就向人讨个地方埋了,于是议论的就更多了,地仙都是骗人的,反倒是碰上了好坟山才真正会发人。

可没一个说盛极必衰这样的话。

吃过了饭,胡茂林才知道讨论的就是起造新房的事。秘书长负责协调地方的关系,曾会长负责材料物资的供应。他们是来作出决定的。

曾会长说,所要的青砖已经定好。

胡茂林脸红了,怎么就想到肖家那几个泥巴坨呢。大户人家的房子难道也像小百姓一样就用几个土砖砌上来吗。

曾会长详细地介绍了,大工都请好了,小工则当由本地自己解决,于是把目光投向胡茂林,胡茂林忙站起来,说,这件事他包下来了。曾会长再说,基脚石接到信就起运,就在对河,很方便,也找到了一个撑船的高手,运输。石灰则就近解决,因为惊心渡历来出口石灰,这事也只能由茂林先生负责。胡茂林一惊,竟然有人叫他先生了,他又脸红了。站在一旁的炳泉看到胡茂林几次脸红,也有点好笑。当然他也不敢笑。他还得负责茶水的供应。

议了半个时辰,忽然门外又来了一个人,这是煌泉出去迎接的,老王也不知是什么人,原来是煌泉请来的地仙,他在决定正厅的方向,这是极重要的事。百多年后的社会主义时代公家起屋也还请这种人做这种事呢。

哪知这个地仙见了这个场面,只坐下喝酒,因为他已经吃过饭,本来是请他来吃早饭的,可他哪想到会有人请他到别人家吃早餐呀。他也感到惋惜,鼻子耸动着,似乎还想分享一点香味。胡茂林也有点好笑,暗暗地对他说:“从容点,熬到这儿吃过中饭再走。”于是他也就拿模拿样,做出一种姿态来。可是胡茂林又向他介绍,这位是本乡的乡长。地仙一惊,立刻直立行了一个大鞠躬礼。再介绍说,这是定胜镇的商会会长,地仙急忙再次直立,动作太快,把衣服也挂破了一点小缝。再介绍说这是县长的代表,是县里的秘书长,地仙忙不迭地站起来,这一回已经拿到手中的水烟筒也掉到了地上。炳泉急忙为他捡起。

陆秘书长说,大师,你看这房子原来的山向如何?

地仙知道,没有他表演的机会了,脸色也顿时苍白。他知道,他该说的是什么了。他只能说:“对,原来这房子的山向是极好的,坐北向南,左临大河,右临大山,得山河之势,财如大河,源源不断,禄如大山,万世不竭。好地好地。”

陆秘书长连声赞叹,高见高见。曾会长也连连点头。只有刘乡长却说:“话不要说得过了。不过,选在原址吧,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炳泉对这句话却不惊奇。地仙以为这个小子没有听懂此意,其实炳泉的母亲已经说了,煌泉呀,不要请地仙。我们只要求自己能安稳十年就了不起了。凡事为可太张扬呀。

告别时,陆秘书长问刘乡长,所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先生说:“胡师长原来的妻子是我侄女。我也极关心他家的事呀。唉,盛极必衰,如能收敛些,那就好多了。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们就各尽其职,能做到哪一步就做到哪一步吧。”

一闻此言,陆秘书长就明白了乡间有高人。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