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侠侣恩仇记一之70  

2015-10-23 10:36:4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上篇可访问新浪,网易网络可能有问题。
 70

杜威大叫要将张文拿下,可刺史裴吉说:“本官有何理由要把他拿下?近日叫张文的不只一个,你说的是哪一个?你眼睛不行了,能看清此人确是试药的张文吗?试药时你在场吗?这么多事情都还不清楚,你却命令本官拿下此人?你奉何人之令?”裴吉一连串的提问,让杜威也穷于应付。

杜威也说不出话来,不过张文却向刺史使眼色,于是刺史说:“你确是张文吗?你说你喝了那药,没事。是吗?”

可吕安站在一旁,却大声说:“此事也极为可疑。张文不是王府中人,怎么会轮到他来试药?这不是极其荒唐的事吗?”他看着张文,示意要张文不予理睬此事。

李武早已走过街来,正在张文身后,看着张文,暗暗拉了他的衣角,也偏过头去看着自己的驴子,可张文只装不知道,说:“小人化装成鲁大进入府内,没到一个时辰,有人大叫八号,我才记起我就是那个八号,立即大声应答,原来是让我喝药。我也不知为的什么,就喝了此药。这药是没事的,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呢。”裴吉马上说:“杜威,你可听着,试尝此药者没事,怎么能说王爷是因药而亡呢?”此言一出,在座的医生无不点头称是。那开处方的医生也趁机大声说:“裴大人,小可的冤屈可以洗刷清白了吧?”那药房的人也向裴吉叩头,口口声声说请大人洗冤。

杜威脑子也灵活,马上就说:“我想,他喝下此药之后立刻把它吐了。”

张文说:“这是你想的,可当时管此事者所见恐非如此吧。如果他看见我把药吐出来了,还敢把药送给王爷去喝,岂非同犯!”

裴吉马上差人进去问话,没多久那没胡子的人就出来了,这内宦看到了张文,还手拿着张文的头左看了再右看,张文心紧,可内宦看得实了,就说:“正是此人。见他过了一些时没事,我才通报王妃,如果此人有点什么变化,我敢通报王妃说此药没事吗?”

裴吉问那开处方的医生:“你曾给王爷把过脉吗?”

医生称是。裴吉再问:“你看出王爷的心脏有什么毛病吗?”

那医生跪下才说:“这可不能随便说。六十以上的人,哪能比得上少年青壮。王爷是迟脉。”

裴吉问何谓迟脉,医生说:“一息不足四至则谓迟脉。经上说: 迟来一息至惟三,阳不胜阴气血寒,但把浮沉分表里,消阴须益火之原。也还有诗说:脉来三至号为迟,小駃于迟作缓持,迟细而难知是涩,浮而迟大以虚推。寸迟必是上焦寒,关主中寒痛不堪,尺是肾虚腰脚重,溲便不禁疝牵丸。简单地说,是脉来迟缓,一息不足四至,且病在寸关。”

另有一个医生说:“迟脉主寒证。这也要看是实寒还是虚寒。因寒凝气滞,气血运行缓慢,因此脉迟而有力,为实寒证,若阳气虚弱,无力推动血液运行,为虚寒证。”

那开处方的医生马上回答:“王爷体虚,小可本想让王爷停药,可王爷说不要多久他就得那个那个,下面的话我就不说了吧。”

裴吉立即差人到里边去问,医生是否劝过王爷停药。没多久那内宦就第三次出来回话:“王妃说了,确有此事。但王爷说此方已服多时,效果尚可,再服几服,必无大碍。”

裴吉说:“杜威,你还想坚持己见吗?”

杜威说:“小人仍旧想不通,此药必然有错,这才致使王爷出事。”话是这么说,可语气却轻了很多。

裴吉说:“你以为王妃会这么想这么说吗?难道你杜威一定要陷王妃于不义吗?”

在座诸人一怔,杜威也马上明白了,再说下去,杜威就把王妃当成谋害亲夫的坏人了。无论是有意还是疏忽,这个过失总是担当不起的。杜威再要坚持下去,会惹得王妃大怒,到时杜威何以自处,他还根本没有想过呢。杜威不免出了一身冷汗。街上的人听到此语,也相互传说,满街都在交头接耳。

可杜威也不甘失败,说:“张文怎么未卜先知,知道王爷必然出事。这张文混进府内,所为何故,望大人查明。”他又提高了声音。

裴吉说:“这张文在此,你已知道。如果张文问心有愧,他敢在此逗留吗?张文,你从实说来,你混入王府所为何事?”

张文说了,而且声音极大,让对面街上旁听的人都能听到:“宛王府内藏有上千的人,十六个挑夫每天向府内运送兵器粮食,每天进府的蔬菜就达十多担,试想,王府内养这么多人,所为何事?王府内要这么多兵器,所为何事?裴大人想必也知一二。朝廷对此能放心吗?这些事杜威应当全都知道。现在反而质问我张文混进府内所为何事,这杜威未免也太大胆了吧。我想裴大人当知此案如何处理,张文不便多言。”对未卜先知一事,张文避而不谈。这是以攻为守之计。

裴吉大声说:“杜威,张文所言属实吗?”

杜威说:“决无此事。”

哪知裴吉说:“杜威,你所提供的药渣,是什么人从何处取得?”

杜威说:“实系我一人搜集。”

“你以为这种没有证人在场而取得的证物可以采信吗?”

杜威说不出话来。裴吉便说:“此物因无其他人为证,不能采信,所以不能作为证据。你招兵买马,私买兵器,私囤钱粮,意在叛逆,图谋不轨,反状已萌,本官也早已查实,并且上报朝廷。你还矢口否认,实属大胆。本官现已判明,王爷驾崩,乃自然死亡,其他的事,等待朝廷下旨。现在由南阳驻军包围王府,不准任何人随意出入,杜威调遣私人军队,追捕平民,目无法纪,蔑视朝廷法度,立即逮捕。退堂!”不容杜威再说什么,衙役们大声吆喝退堂。可张文却也大声叫唤:“大人先不退堂,小人还有话说。”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