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侠侣恩仇记一之65  

2015-10-14 09:49:4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5

鲁达没有再同张文一道,他有他的事,分开了。吴常找到了新的伙伴,也与张文李武分开。驴子慢,杨五娘的马当然跑得快,再也追不上了。李武知道张文有意让杨五娘先进城去,乐得慢一点。到了红日西垂时,他们才到城边。还好,城门还没关,张文李武就进了城。这时出城的多。因王府正办丧事,所以街上也少有兵丁,进城也没人盘查。可张文李武也有点莫名其妙。听说一个死王爷正在寺庙里搁着呢,办丧事没有尸体当然也就没有棺材,或者只能有一具空着的棺材,这丧事怎么办?这个王府里到底有多少个王爷?

张文听到这个消息,就想,难道这王府里还有人想出了从棺材里爬出去的计策?是什么人想这么做?也许真的王爷还在府中,这儿死一个那儿又死一个,其实都只是乱人耳目的。

岂止是张文李武想不明白,吕安也想不明白,他正在打听消息,这棺材里放着的是木雕的王爷还是一个真实的王爷。现在王府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已经出去了一个王爷,吕安看见这个王爷带着千把个兵丁出城去了。这是活着的王爷。出去了一个活王爷,却还在为一个死王爷办丧事,裴吉也不知该如何对吕安发指示,更不可开棺验尸。真真假假的事,交织在一起,就使得这件事扑朔迷离。

更让吕安奇怪的是那个杜威的老婆本已逃了出去,却还要入府,说生死都要同丈夫在一起。这里面有不有阴谋?吕安只能坐以观变。

李武原来以为进城会有很大的麻烦,没想到非常顺利。看着身材高大的李武,也没人联想到昨天的事。因为李武的装束也不同了,一身白衣,普通百姓模样。对身穿白衣的人,人们是不太注意的。再兼李武牵着驴子,驴子上载着几个布袋,也显不出他的高大来。斜斜的阳光照在街巷上,有的店子开始关铺门。张文扮作商人模样,立即打听着旅店,他们没去找武元春指定的旅店,而是另找一家。吴常同他们两个分手了,只不过他说他也会赶到城里来的。他没钱买驴子,只能想其他办法。也许是搭乘驴车吧。张李二人很快就在南大街王府对面找到了一家旅店。这家店子正愁着没几个客人呢。昨天城里闹得那么凶,整个晚上也不得安宁,听说一个王爷带着千人大队出了城,现在王府里又正在办着丧事,让人们对这王府里的事也失去了兴趣。店主愁的当然也就只有他自己的事了。乡下今天进城的也就不多,这正好帮了张文李武一个大忙。把行李安顿好了,就到楼下来坐着。李武就像个伙计,低垂着头,佝偻着背,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那柄剑早已捆在行李中,更没人怀疑他是什么可怕的人物。

厨房里正办着饭,主人也就陪着客人说些闲话。店主人消息灵通也就靠同客人闲聊,这才可以在不同的客人之间进行新闻交换。张文便问:“这对面的房屋气派大得很,是个大财主吧。”店主说:“你不知道,那就是宛王的府邸呀。我还以为你们也是去王府谋事的呢。”张文奇怪地问:“怎么不把王府起到那乡下去,偏偏要挤到这城里来?这南阳的乡下也安全得很,何必进城与民争地,没眼光。”店主说:“城里花花绿绿,乡里哪有这么热闹。城里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这南阳城,九州十道,比得上南阳城的都市也不多呀。恐怕除了长安洛阳,就算南阳城了。”张文笑着说:“就这么横直几条大街,其他的都是小巷子,哪比得上洛阳。长安城多大呀,周围百把里,二十个南阳城放进去也没了。你南阳也想称大,笑话了。”店主嘿嘿地笑着,也不争辩。那些个大地方他也没去过,到底有多大,他也不知道。派差,他也是出钱让人代去。他有生意可做呀。张文问:“你说常有人要到对门王府去谋事,住你们的店子?”店主说:“到底是。那儿收留了多少人,没个数。总上千吧。”张文笑道:“你怎么知道上千?”店主说:“不说别的,十六个人挑夫队几乎每天都挑各种各样的东西进去,每天进去的蔬菜就有十几担,只要他们自家的人去挑,乡下人想把菜卖到他们那儿去是不收的。这里面每天出的粪便都十几担,人可多呢。”张文吐着舌头说:“那可真的是大场面。你说要怎么样才能进这王府去谋事呢?”店主说:“他有人管这事的,只不过这几天恐怕是没人做这事的了。你听?”

张文听了片刻说:“是呀,对面敲敲打打的,有什么喜庆的事?”店主笑道:“是那个王爷死了。说错了,是崩驾了。六十岁了,也算高寿了。”

“你说府内有千多兵丁,可是现在看那儿人也不太多,都藏在里面?”张文虽说已经听到些新闻,可也装做什么也不知道。

“说实话,你们现在想进去也不可能了。他们恐怕再也不会招兵买马了。不知怎么弄的,昨天晚上,这王府里出来了一个王爷带着那一千兵丁出城去了,还放火烧房呢。”

张文叹息一声说:“还想进那儿去谋事,恐怕不行了。你说昨天晚上出去了一个王爷。可是现在这王府里正在办着丧事,这王府里到底有多少王爷?死了一个,跑了一个,听说庙里还放着一个。老爷多几个行,王爷多了可不行呀。”

店主也笑了。“我们做生意的,管不了这样的事,也不懂这样的事。不过我也想,为他发丧的总该是个真的王爷吧。”

“这倒很有趣。你说这个王爷六十岁了?只不过当王爷的,吃得好玩得好,当然会高寿。当百姓的,有几个能活到六十岁,四十岁就算寿年长了。活到六十,是要好好办一场丧事才行。”

店主却大笑,说:“那里面的人却说是有人害死了王爷呢。真是笑话。”

“怎么会是笑话呢?”

张文对王爷之死确实感兴趣,事实上他也不知真情,他想象王爷可能怎么样,可想象永远只能是想象,决不等于真情实事。而且,他总在想,这恐怕也是空棺吧。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