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侠侣恩仇记一之57  

2015-09-30 10:19:3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7

先把张文他们与那几个的事放到一边,我们先说武元春。他连夜进城,听说是武元春,那城门要打开也就容易。都知道此人来历非比一般,哪有不开之理。虽说时已半夜,可元春是太守的贵客,也没人不敢通报。

灯烛之下,裴太守睡眼惺忪,可他听说是武元春来见,哪敢怠慢。这就同武三思要见他一样,他也不敢怠慢。元春没等多久,他就看到了衣冠整齐的太守出来了。对此元春也颇为满意。看到元春脸上的笑容,太守也就放下了一条心。

元春提出要派人捉拿张文。裴太守脸色顿变。朝廷已经发文要张文去捉拿假的张文李武,怎么元春突然提出要捉拿真的张文李武。可太守也是一个老滑头,故作不懂,问:“武将军的意思是要本官去捉拿那假张文还是那真张文?而且,到底谁是真张文,谁是假张文?卑职还不甚明白。”

元春放下脸来,说:“到此时,还分不清张文的真假,也太无能了吧。”

可裴太守比武元春智商恐怕还略高一筹,也是不那么容易对付的,他马上叫人把那假张文李武的公文拿了出来,给元春看了,这才说:“这官印卑职也无法辨别真假。反复校对,只能承认这是真印。卑职只能向武将军请教,这是不是朝廷所发公文?”

元春看了,把灯光放到公文边再次看了,也只能断定这是真印。他也知道武家子弟大都糊涂,而这张温的骗术真可说得上是第一流的,可能真的把几个办事的人骗了。可现在能说谁真谁假吗?有文件的是假的,能这么说吗?没有文件的是真的,也不能这么说呀。他只能说:“不管谁真谁假,反正现在查明,受到您接见的张文有暗杀王爷的嫌疑。在明公治下,一个藩王突然暴亡,这件事总不能怪罪到朝廷吧,如不捉拿,明公恐难塞责。”

裴刺史听了这句话,也就明白了所谓捉拿也不过是要塞责。能不能抓到那是另一回事。于是他也就说:“好吧,我们马上派人去查明那个张文踪迹,再行定决。只不过那抛尸荒郊的藩王是真是假,我们目前也还无法断定,其次,武将军的审问记录可否传观借阅?”

元春只能说这个刺史真的是个老官僚,其圆滑的程度可说无以复加。他只能说:“大人错了,人未抓到,怎么就说有了审讯记录呢。”

“不过我们派出的人汇报说,这个张文今天下午,说得更详细些,是在傍晚时候,与武将军见了面,既然有了证据,怎么那时武将军不捉拿他们归案,却要本州去捉拿呢?如果说张文逃跑,这与本官恐怕也没有多大干系。本官只能尽力而为,至于这件事能不能做到,那就只能碰运气了。”

武元春也只能说:“我也尽力了,已经把这件事告知裴太守了,如果朝廷问起这事,我也只能这么回复。”

裴太守也板着脸说:“真的要向朝廷汇报吗?我想,其一,那个王爷是否真的死了,那个死者是否是真的王爷,我们现在也还不清楚。其二,这个所谓的王爷死的地点也很奇怪,居然是在荒郊野外,堂堂一个王爷跑到那荒郊野外去干什么,此事也得查明。其三,张文见到的只不过是一具死尸,即使此人已死,也与张文无关了。我听到吕安说,那时武将军也在那儿。那时武将军没说张文作案,到现在却说张文作案,本官对此情一点也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去捉拿张文呢?我所能做的事就是把王府包围起来,不让可能的证人跑掉。做这些事必须按程序来办,我想武将军是知道的。如果我们不按程序办,就凭着某人的一句话,马上抓人,朝廷知道了,岂不怪罪于我?吕司马,在吗?”

吕安马上从厅下来到。他刚从床上起来,睡意犹在。裴太守说:“这是武将军,他说那个张文可能暗杀了王爷,要我们去把那张文捉拿归案。我想,你马上起草一份公文,连夜送到东都去,禀明此事,再行定决,在朝廷公文下来之前,我们先做好两件事。一是包围王府,不让可能的证人跑掉,二是派人去查明张文现在的踪迹,如能向他问明实情,那就更好,只有证据确切无误的情况下,我们才可逮捕此人。明白了吗?”

当着武元春说了这些事,武元春什么也不必再说。至于张文能不能抓到,那不干他事,事实上他也不必抓到此人。如果真的抓到此人,那恐怕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也就说:“望太守尽可能做些事,如果万一抓不到,那就算了吧。”

“吕司马听着,万一抓不到也就算了吧。”

元春只能一笑置之,碰上了裴太守这种会做官的,他什么办法也没有,也就只能告别,先去找家旅店住下再说。也许他的下人们早就把这事办好了吧。

不过他刚走到旅店,从州衙门里出来的官兵们已经开始包围王府了。可他也没想到,那是一场战斗,而且很激烈。可他对此也只能不管不问。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