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侠侣恩仇记一之48  

2015-09-15 09:53:2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8

 

二人出得城外,那芦席店中已经阒无一人,后面倒还有个包袱,张文也不性急,随身包袱里那身浅蓝绸缎衣服还在,拿出换了,外面是杜威穿过的官服,丢了,倒是杨五娘的衣裳,想丢却舍不得,就留着。里面却是窄衣短袖,竟是杜威挑夫的服装。

可刚想动身,突然又有兵丁急马来到,看到张文李武二人,顿露喜色,翻身下马,说:“刺史有请,奉朝廷急令,有要事相商。”

这时张虚李实和元春都已来到店前,听到此言,元春就说:“恐是诡计,去不得!”

可这送信人哪会放他们走。顿时倒地就拜,说:“确是刺史有令,上命不可违,大人原谅小人吧,让两位长官去吧。”

而这时司马吕安也来了,却非常客气,说确有朝廷旨意,万请二位去州衙商量。至于商量什么事,司马官也不知道。这就更加可疑了。

张文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道理来。难道朝廷知道有个真假张文李武?似乎也不可能。那八个人过去从未听说过,完全可说是新冒出来的。朝廷诸官,也没向他透露过此事。

可这时上百兵丁到了城门口,把门堵住了,一看到李武这个最明显的标志,立即像猎人看到老虎一般,严阵以待。司马官看着,也认不得任何一个,这么说来,这是王府的兵。王府的兵竟然出府来,大约真的要叛变了。司马官也就有了几分紧张。

张文问:“那就不进去了吧,也许没有什么大事,如果要汇报的话,我们马上赶回洛阳去,那样更直接更详尽,也许只是太守想多知道一点,可是我们所作的事怎么能对太守说呢?”他说的太守当然就是刺史。

司马官却神情严肃,说:“是朝廷旨意,虽说不是圣旨,却是相公那儿来的。”

是狄相来了指示?如果狄相说不杀,可是事情已经做出来了,张文出了一身冷汗。

到了城门边,司马官大声说:“守卫州城,是官家的事,你们却调动兵马,阻挡城门,你们意在何为?”

杜威走出队伍来,对司马说:“没有他事,朝廷要对宛王采取什么措施,一直没有明文。可张文却说要刺杀,又说宛王今天晚上就有可能那个那个,此人意在何为,我想官府应当知道,立即抓住此人,严加审问,毒刑拷打,查出一个水落石出来。”

司马忙问:“王爷现在怎么样了?”

杜威支吾其词,说:“现在,这个嘛,还不能说,反正有点是那么……”

“胡说八道。让开,朝廷有旨意要向张君宣达,你敢违抗朝廷命令吗?”

这时十字街头又来了一支队伍,司马官看到了,把手一招,这支队伍就加快了行进速度,杜威回头一看,知道斗是斗不得的,此时大事未举,先就把底牌露了出来,李宝臣也不会支持他这么做,他只能把队伍让开些儿。只要张文李武出来,就奋力追捕。

元春和张虚李实就留在城外,准备接应。那些惊慌的商人市民农夫,既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怕得很,一个个躲在屋檐下,等待着巨变的发生。李武则剑不离手。一不如意,只好再闯江湖,不是朝廷命官,就有这点自由。

一直到进入府衙,见到了刺史,张文李武这才放下一条心。刺史和蔼可亲,说朝廷有了旨意,要把假的张文李武除掉。

张文大笑,说:“你说我们是真的还是假的?”

裴吉从容说道:“当然是真的。那八个人身上有一股钱臭气,那种排场,很有几分做作,本人昨天上午发了急报去洛阳,可就有了回音,我想朝廷应当还没接到我的报告,而是另外有人向朝廷汇报了此事。”

“请问大人因何产生怀疑?”

刺史淡淡一笑说:“他们住进了王府,那当然是有了协议,一旦举事成功,则许他们高官厚禄,可那假张文何等聪明,马上就发现了这个王爷是不可能成功的,那还不如得点儿实利。这才抢劫钱库,远走高飞。”

张文又笑,说:“这可真的偷鸡不成蚀了把米,反而丢了一百多贯钱。可是,朝廷要我们做些什么呢?”

裴吉拿出公文,让张文李武看了说:“想让二位把这八个人捉拿归案。”

李武不说什么,什么话都让张文说,可是听到这儿,也皱起了眉头。刺史问李武:“李公意若如何?”

“好不省事。我们没有足够的盘缠,也没有一份正式的文件,走到哪儿都不能有官家的配合。难办呀。”

张文则说:“他们个个都有好马,我这八百文的驴子跑得过他们吗?嘿嘿,这叫捉风,谁个捉得住!哈哈!”

可这刺史却也厉害,他只说:“朝廷的旨意已经向二位解说清楚了,至于此事如何办理,文中未作说明,本人只能将此情形上报,不敢代作主张。”说完,就作出了送客的姿态,他站了起来,张李二人自然只能走出去。

张文在大街上狠狠地说:“这个老滑头,一句话把所有的事全都撇清了。他放走了王府劫钱的贼,却轻松得屁事也没有,可惜我们没有上本的资格,不然把这事闹到狄相那儿去。”

李武却说:“没志气,开口就是狄相,他不是你爷,他交我们办的事,能办就办,实在办不了就像那假李武一样到江湖上去。”

到了城门边,杜威却还在那儿等着他们。张文看见了哈哈大笑说:“巴不得你们阻拦,也罢,我们两个就坐下了,喂,牛老哥,到店里租两个坐垫来行吗?要不就只能坐到地上了。”

“很多时候你才是牛,就是一头犟牛,转去,坐到州衙门口,日后狄仁杰问起来,就说王府故意送钱给那八个恶贼,阻止我们办理此案。不就行了吗。”

听说要张文李武去捉拿假的张文李武,杜威冷冷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京城里来了文,要我们两个去抓住那八个骗子。”

“还能抓到吗?莫做梦了。我们只要我这条命,王爷出了事,就剖开你的胸膛,剜出你的肝肺,到灵前去祭奠一番,以消此恨。”

张文说:“好没道理。王爷现在还好好的,只不过我看他服用了傻瓜医生的虎狼之药,其寿不永,他的生死只能责怪医生,与我无关。”

“你声言要杀王爷,现在王爷病危……”

此言一出,街上的人士兵商人小贩过客都为之震动,纷纷拉长了耳朵听着,杜威也就不好再往下说。

李武对张文这么啰嗦很不满意,拔出剑来,对杜威说道:“对不起,你先问问我这把剑,看它同意不同意。”那张脸可真的难看,眼睛睁得圆圆的,听热闹的人全都逃走了。王府的兵丁也就迅速集结,摆成阵势,城门外的元春张虚李实等三个,想进却进不来。

李武会不会动杀心?杜威没有把握。

可李武已经运气,向城门洞走去,杜威下令,兵士们立即拦住,没想到李武真的动手了,从容一剑,一兵士的头盔就被李武挑开,大叫一声:“再不让开就割断你的脖子!”

杜威大叫:“都围了上去,不能放走!”

张文也动手了,一个石子打中杜威的嘴,顿时鲜血直流。想再发出指令完全没了可能。

长官不发令,士兵当然也没法行动,杜威还能说得出话吗?

二人从容地走了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