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侠侣恩仇记一之47  

2015-09-14 19:49:1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7

杜威并没有那么傻,真的会引狼入室,把那八个骗子养到王府。那个假王爷也就是李宝臣也没有那么傻,会让这些自称办案的人到他家里来住着,这帮人哪会干正事呀。所以他们是想把这些人聚而歼之。现在城门口大乱,可说到时候了。原来准备的人当开始动作了。流血事件马上就要发生。莫里沙当然也得出手了,连杜威的妻子杨五娘也接到命令,听候调遣。

那八个人当然也不会那么傻。尽管在李武面前算不上什么豪杰,可是对付王府里的这么些人,却还是一个个都算得上是高手。他们想的是金钱,八匹壮马在那儿,总有一个人守在那儿,想走的时候,他们就成了流寇。这是体制外的流窜犯,过惯了漂流的生活,喜欢玩的就是惊险,经常遭遇的是凶险,从来不怕是危险,最爱做的是冒险。在王府里不干出点事儿他们是不会走的。王爷答应给他们钱,他们也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句谎话。可真张文告诉他,王爷的钱并不藏在府中,吴常也说张文说的是真的,看来油水不会很多,他们再不走就危险了,就只不过是帮真张文的忙。张温决定提前行动。

可情况有了变化,假李武的两个下手逃了回来,两个都受了伤,什么时候能够康复也未可知。再加上那个吴常也不知哪儿去了,只剩下五个人,而且还有两个丢了剑,只能抢兵器了。张温决定马上动手。他们冲向钱库。

这是一场恶战。虽说他们只有七个,其中两个可说已经废了,可都说得上是以一当百的好汉,李宝臣只能从那密室里出来,亲自指挥战斗。守库的军士都有盔甲,可是这几个抢劫者剑术甚精,没多久就刺中了五六个军士,李宝臣也几次遇险,只不过他也有极强的功夫,缠着那个假张文拼命厮杀。可钱库还是被打开了,这些人每个抢到了十多贯钱背到肩上就走。多了背不动呀。七个人一齐上马,冲出府门就走。莫里沙挡在门口,可是这几匹骏马对着他冲来,他也只能避让,他本想杀掉一匹马,可沿想到这些马都是饱经沙场的战马,也知道如何避让,让莫里沙也只能让它三分。当然,王府兵丁也就力追。街上马儿疾驰,满街的人都仓皇逃命。这个邓州城里自古以来都没人说过会出现这样的事,刺史闻说,脸都青了。再派兵丁,已只能望风捕影,鞭长莫及。

张文却仍在街上看着等着,他看着七骑远去,知道他们肩上背负着的是钱,但所得都也很有限,也知道他们决不会就此罢休,可是这与他张文再也没有了干系。他似乎已经没事可做,显得极为悠闲。

没多久,杜威也就回到了张文身旁,那那惊惶之色犹自留在脸上。刚才所见的场面确让他胆战心惊,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真王爷也出现了,把李宝臣怒斥一顿,可为时已迟,而且不用李宝臣也很难。当今用人之际,李氏宗室岂能自相残杀。

只杜威一个,没带兵丁,说:“九百贯。”张文说:“这么吝啬,那我还不如去拿那八百贯省事。”杜威说:“其实这九百贯也落空了,刚才就被他们抢走了一百多贯。这钱可来之不易呀。你走吧,王爷说自己的事由他自己来对付。”

张文不置可否,看着店铺里躲藏的人渐渐地走了出来,就说:“陪我走走吧。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杜威砰砰跳动的心还没平静下来,听到张文的话又加重了那紧张的心情,可到了此时,杜威也只能听从张文摆布。走到十字街心,看那北门,李武正雄赳赳地站在城门洞中,那作盾牌用的门板也还在手中。有了这个大汉塞着城门,那城门洞也就显得很小,张文打了一个唿哨,李武剑入鞘,丢了门板,向刺史和司马点了点头,就向十字街心走来。那些兵丁怕他,也只能躲到街边,紧贴着墙儿站着,恨不得变成一张纸儿贴到墙上,屏住气儿,生怕呼吸之声大了些,让这大汉取了性命。刺史说了,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哪个还敢对此人动武。那个被浇了一勺滚汤的人早就送到医师那儿去了,能不能治好,据说医师也没把握,即使治好,也可能从此没了头发,这可叫做髡刑,只比杀头的罪轻一等呀。

裴刺史回到府中,街上万事俱息,人也陆续归来。不一会儿刺史也就派了人敲着锣儿宣布:“天下太平,毋得大惊小怪,各安营生呀!”

可心上心下的杜威却无心安其营生,他正听着张文说:“昨晚落了个白影,正在这个地方,你当然知道,落个白影主死人,落蓝影主灾祸,落红影主火灾。昨晚落的白影,主贵人不利,我看应在宛王身上。刚才我说你们的防备百密一疏,我就看到王爷了,他正在观赏花草呢。可我也看得见那王爷面容暗淡,步履蹒跚,我不杀他,恐怕他也活不过一两三天,也许就在今晚。垂死之人,我不忍杀。炭不多了,却还在扇风助燃,还能燃到几时。他本就不该服那虎狼之药了。如果我说错了,七天之后,王爷还健在,我会向你讨一千贯钱送到我指定的地方去。到那时我会再来的。倘若你反悔,我今天说的也全不作数,你王爷的命也就在这七天之内。听明白了吗?”

杜威脸色大变,根本说不出话来。张文继续说:“俗话说,树倒猢狲散,如果你王爷有不测之事发生,我那一千贯也就落空了。到那时,你也赶快离开这个主子,另奔一条路吧。”

杜威此惊非小,说:“刚才我还听到了真正的王爷说话,声音还很宏亮,精神也很健旺。你的预测,恐怕十有九分不能兑现。”

张文说:“我劝你马上打转,再看看王爷,如果还好,就继续跟着他。不好,马上到青龙寺来找我。”说完拉着李武就走。李武听了张文的,也不明其所以,但也只能跟着张文离去。杜威愕然站立,看着二人离去,想不出要做的事。他对张文的话,将信将疑,决定还是回府看看动静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