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谈读书之32:求知与修养  

2015-08-08 15:00:11|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 求知与修养

冯友兰说中国古代的哲学是修养的学问,不是求知的学问。这个说法极对。

希腊哲学我知之甚微,有一点也是从简单的历史教科书中所得到的。年轻时买了几本古希腊著作,后遭事变,那些书也不知下落,以后再也买不到那些书,而且再也没有时间去读,这真是人生憾事。然而知之虽微而感触弥深,乃知希腊的学问确实是求知的,是进取的。如朝日之出,始见其莽莽苍苍,天地只在混沌之中,似乎人可摸着天,既而日出,方知天高地迥,无往而不知其极。而中国古代的学问,进取者固然有之,但以儒学为代表的,却是一种修身养性的学问。读之譬如身处孤室之中,身旁无有他人,视我左右,唯我一人而已;忆我今昨,无有他日,只有今日而已。这种学问不提倡人们去研究自然,去研究社会,却采取一种对激烈问题避而远之的态度。怪力乱神,因何而成,夫子不谈,子不语者乃自然与社会的本原性问题。农业也是一种学问,想研究者就成了小人。然樊迟问稼何以便是小人,夫子不言,凡夫子所言,不容有异议,何矣哉?此乃夫子所言也,夫子言何可质疑乎?反观希腊学问,言之必求其理,步步堆导,几事总求以理服人,不因我是夫子而必须让你接受。故希腊人爱的是真理,而非权威。可中国人动辄引用名人之言,动辄以权威压人。由此可见希腊倡导者为求知求是求真求实,而中国倡导者为以权威而证我,以权威而慑人。所求异趣,其道自然大有不同。

希腊人给予我们者为逻辑学,是一种求知的工具性知识,而儒家给我们者是他们几千年前所作出的结论。希腊人要让你证明现在你之所思是正确的,儒家教给我们是要求我们相信他们几千前所说的永远是正确的。读亚氏政治学与读孔子论语,完全是另外一种境界。亚氏所予人者理,孔氏所予人者为威。孔子说:我是这么说的,小子,可记好了。亚氏告诉我们的是:我是这么说的,你同意吗?以此为源,中西学问也就有了极大的差距。西方学问凡事必求其理必求其真,中国老祖宗告诉我们凡事必求其师必求其源。西方人说:按道理该是这样的。中国人说:老祖宗告诉我们是这样的。于是西方就能出现很多发明,这些发明当然是老祖宗没有想到的。中国人却不敢造出老祖宗没想到过的东西来。圣人没有教导呀,我能违背圣人的教导?

中国人总自吹自擂说有四大发明,其实也就只这四大发明。而且,这四大发明的发明者是什么人?地位最高的是一个蔡伦,也是一个上不了当时社会台面的一个可怜的人。其他的或者不知其人,或者虽然知道也不过是下层劳动者。隋炀帝的观文殿开门关门高度自动化,其机械之精巧叹为观止,可史学家却由此得出结论,隋之速亡亦在此也,把心思用到这儿,焉能不亡国呀。可我们反过来看欧洲,瓦特爱迪生固然可算作下层人物,而牛顿达尔文却是属于中国的士大夫流的上层人物。中国的士大夫是不敢去搞发明创造的。士大夫只能修身养性,怎么能做小人所做的事?而且小人搞这些奇技淫巧,也是不务正业的事。当时是严禁的,张衡有发明,但后继无人?何故?没人提倡。奇技淫巧,圣人所不为也。奇淫二字的立场也极明确了,后世之人岂敢追求技巧而致奇吗!直到晚清也还怕小人们掌握了西方传来的技术呢。如果让小民掌握了这些技术,偷偷地在某个山角落海边上暗暗地办起厂来,也制作这么一些东西,这大清的统治岂不危乎殆哉了吗。

所以我多年来对读孔总提不起兴趣来。中国青年需要的不是孔子,而是一种西方式的思维方式,是一种逻辑思维,中国的学校里可以少讲点政治,可以少讲点猴子变人的道理,可以不讲农民起义如何推动历史的前进,却当知道农民起义如何让社会造成严重的破坏。中国的小学生应该多学的是一种思考问题研究自然与社会的方式。我们应当学马克思主义,可是不是去背诵马克思主义的某些词句某个结论,而是要学会马克思研究问题的方法。得马克思主义的神髓,其神髓为何?当然不是说要发动世界革命。可是多年前我们总想向世界推销中国式的革命,总想打出世界一片红出来。却忘了马克思所说的经济是基础。我们想改变社会只能改变这个社会的基础,如果仅仅致力于搞上层建筑的革命,我想那决不是马克思主义。东欧之变颜色,我想恐怕不是几个东欧领导人物之思变,而是其基础之当变而未变。西欧基础变了,所以他们的工人对什么革命也不再感兴趣。我们有些人却还老是在说其什么主义,可小百姓却不管什么主义,他们只管自个儿生活得如何。我们现在中国所做的,也不能是高唱什么主义,应当是把民生搞上去,为此先得把经济搞上去。这一条抓对了,衣食足而仓廪富,则民皆为尧舜,衣食不足而仓廪空虚,则民皆为盗贼。现在民富而国亦强,还会怕什么颜色革命吗。苏联国强而民贫,其变当不可免,这哪是一二领袖可号召而成之事呀。

要让中国的经济基础变成世界之首,要让中国科技领先于世界,我想孔学读得再多也是空的。贪腐现象之出现决不是领导者没读孔学,也不是读马列起不了作用就必须改读孔学。现在主张废马列读国学者众矣,我想这是读错了一页书。真正能改变中国的,是让中国青年人多学点儿求知的学问,对修养之学,知其要重其行也就够了。修养重的是行,再多学书本知识是无益于修养的。我们只能从自然科学中让青年人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让他们养成求知的习惯与能力。如此足矣,侈谈国学又有何用乎!

多谈点儿希腊不是民族的耻辱。中国自古以来就乐于接收外来思想。几千年前即如此,何以现在以接受外来思想为耻呢。

2015-7-11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