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侠侣恩仇记一之24  

2015-08-04 19:48:4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

卢宽回到家中,与家人相会,妻子看到卢宽,这才放心,可反复地看,看得卢宽心疑:“你看什么呀?”妻子笑而不言。女儿说,看你身上少了点儿什么没有。才七岁的儿子也走了过来,拉着父亲的手,用力拽了几下,大声说:“没事,爸爸没叫痛。”

卢宽就更加疑惑了,问:“有人造谣?说了些什么?”儿子说:“说有人追着你打,说你的帮手杀人不少。说你也满身是血。”

这让卢宽更加不解,一定是那个杜威造谣。可他造这一类的谣言于己于人有何好处?杜威的目的是什么?还把此事弄到官府去,看到自己出来了,杜威那脸上的表情,可说是怨恨交织。可自己过去也只不过是看见过杜威此人,从来没有打过交道。现在杜威一出手就来此毒招,这个人心里可真够狠毒。该采取何种对策?置之不理还是适度回击?在没有得到的材料之前,还不可匆促作出结论。这些事情能和女人商量吗?不行。能同朋友商量吗?这些年少在家乡,与往日朋友也疏远了,再说,这种事与他人商量明显地是会出问题的,还是藏在心里为好。

不过他还是要到朋友家里去。刚才都忘记了,他从洛阳回来,就为人带来了几封家书,差点儿忘了此事。于是他也就把这些家书一一送去。第一户,送到了就走,主人看着卢宽,想说一句什么却什么也不敢说。卢宽做了几个动作,表示自己身体很好,没受到过什么伤害。然后看着主人疑惑的表情,笑着走出他家。

进第二家时,主人也许对街上的谣言一无所知,或者根本就相信,看到卢宽就问他的儿子好吗,读书有上进吗,卢先生怎么要回来,还会去考吗?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口气问了二几个,卢宽也笑了,说,我哪有时间回答你的问题呀。你就不让我说了?

主人也笑了,其实我问的你可以不作回答,你人在这里就是一个回答。我倒是想问问,朝廷对宛王会采取什么措施,这南阳城会动刀兵吗?

卢宽也笑了,说这才是要问的事。不会打的,你看,那宛王有能力打得过官兵吗?你以为天后就这么没有能干,会让这宛王得逞吗?

听说朝廷派来的人同你一路?

卢宽笑了,到底还是听说了,可见这个主人很谨慎,对那些谣言就不那么相信,当然也许这些谣言有十个版本,各人所听说的版本各有不同。他就说了张文的事,也说到了前阻后追,格斗厮杀。卢宽虽说做文章的本事不强,他不拉长说理,可也擅长描写叙述,把那几次争斗说得栩栩如生,把那莫里沙同张文的打斗说得连女眷都出来听了。卢宽还特别提到那个李武,一定是莫里沙的对手。

这位主人竟然忘记了如何陪客,这才记起,还没请客人喝酒呢。可卢宽却说,还有几封信呢,都得一一送到。

从第二家出来,却看到两个妇女骑着马儿向北街走去。卢宽并不认识这是杜威的女人,可猜这人是从宛王府出来的。悬弓带剑的女子,除了这宛王府其他地方还会有吗?于是不免多看了一眼。这女人却也大方,吩咐后面的那个停步,勒住马,对卢宽说:“你就是卢先生?”这就让卢宽更为惊奇了,他猜不到这是一个什么女性。

“用不着猜我是谁家的人,我只要说上三句话你就知道,何劳我来告诉你。我问你,你同那两个张文都有交情吗?”

卢宽也笑了,就知道了此人是谁,可是他还难以猜这个女人是到什么地方去。难道真的是想去刺杀张主席?太不可能了,于是卢宽也笑着说:“杀掉张地可不是一般豪杰能做到的事。如果他这么不经打,他的名声也不会远扬河南河北关东关西了。甚至南方都知道有个张文,你难道想去做这么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吗?”

“难道就不能作尝试吗?”莺声燕语,很动听的。

“你以这你是杀贼?你是作帮凶,你在为虎作伥,这种事能尝试吗?世上有些是可以大胆去尝试,有些事永远也不要去作尝试。你只能劝你遇事多想几遍,如果想错了,就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

可这女人只是摇头,马鞭一挥,这马儿就快步向前,出北门去了。卢宽也就继续送信,他知道那种人是劝不回的,他也没有义务劝这种人回头。

可卢宽一席话也不可能不起作用,红日西坠之际,杨氏主仆两个就在去青龙寺分路处的那家店子里坐着。店主看到这个女人的打扮也不知该不该打听,甚至还不敢正视。但他最后还是强忍着,对这种事一点也不过问。

“你这店子的生意好吗?”

“禀夫人,今天生意突然变得不好了,进香的人少了,上午进香的人半道上被人挡回来了。不知是些什么人, 隋末大乱时也没有过这种事。”

杨氏长叹一声说:“不顾民意,其事必败。”

店主马上就明白了这是大有来头的人了,可这是武家的人还是李家的人,他无法弄清楚,只能三缄其口。。

饭罢,出了店门,仆妇问:“回家?”

“你在这儿等着,进去吧,买个铺位吧,免得到了后来睡的地方也没有。我也想去探个究竟,那寺中到底藏着什么人?很神秘的,你说我不想去看吗?如果天亮回不琮,你就回家报个噩耗吧。”她把弓箭交给了仆妇。仆妇自有短刀可以防身。

正在门口的店主听到此言,汽配了一个冷战。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那凝重的神色,让这个生意人望而生畏。

 

25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