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谈读书34:工具玩具与面具  

2015-08-23 19:25:16|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5 工具、玩具与面具

我们所读的书通常可分为三类,以器物作比方,可分为工具、玩具与面具三类。

如果你是搞工程的,这些工程技术书籍当然都是工具书。如果你是讲马列的,那些枯燥的理论也就成了你的工具书。医书是工具书,法律也是工具书,这些我想都可属不言而喻的道理。

我想没人把金庸的小说当然武学教材,这些书只是看着玩儿的,所以就等同于玩具。看福尔摩斯探案,看基督山伯爵,也都只是看着玩儿的,决不能充当侦探学教材或复仇学教材。这些也只看着玩儿,是消遣类读物,只能充当玩具。那些怡人心志的散文诗歌,也很难说是一种工具,也只能把它们放进玩具里面。这可让诗人们大皱眉头了。可是有几首歌能当作工具使用?能当工具使用的诗歌当然也有,能激动人心,鼓舞斗志,是那些进行曲,可是这些能当工具用的诗歌极少,多数只是玩具。吟风弄月是工具吗?当然不是。满文初创,先译三国水浒,这是当工具书翻译的。可一般人读这些书却只是当玩具读的。消遣呀。一些诗人散文家,总以为他们能起非常大的作用,能改造世界,可也不想想,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一般的诗人小说家散文家那还不都是写玩具书吗,别把自己看高了。

也还有一些书只能是面具。比方说,读孔孟之书,几千年间,恐怕多数时候只是面具。汉宣帝的太子想把儒家的书当工具使用,这位父亲就急了,告诉儿子:儿呀,儒家书只不过是面具呀,你还真的把它当回事吗?只有那些法家的道理才是工具呀。你不要把面具变成工具呀。那些考中了进士的人,有几个真的想把儒家的书当成工具书?有,王莽,可他失败了,失败得很惨。他就不懂得书有的只能作玩具,有的作玩具也不行,只能作面具。面具当然也是玩儿的,可那是一种特殊的玩法。

可也有弄错了的。马列是工具,可是有的读了马列却只当作面具,他分析问题时就忘记了马克思主义,只知道矛盾呀阶级斗争呀,除此之外什么也不知道。文革中很多人就是只把马克思主义当作面具使用,可他以为他是当作工具使用的,于是悲剧出现了。到现在也还有人读了马克思主义也只当面具使用,那几个著名的左派教授都是如此。可他们以为做了很多捍卫马克思主义的事呢,其实别人只认为他们也不过是闹着玩儿的,对振兴马克思主义一无好处。

玩具与玩具也极不相同。琴棋诗画是文人的玩具,何等高雅,可皮夫人角先生也是玩具。这是什么玩具呀,同和琴棋诗画相比吗?富人的玩具与穷人的玩具是不相同的,大人的玩具与小孩的玩具是不相同的,西洋人的玩具与中国人玩具恐怕也并不太一致,读书人的玩具与野蛮人的玩具能说是一样的吗?斧锯凿刨上木匠的工具,可也不过是天启皇帝的玩具。猎枪是猎人的工具,可在某些人手中只不过是一种玩具。想捕黄雀的少年手中的弹弓是玩具,可在浪子燕青手中却是工具。一辆法拉利当然是运输工具,可在令公子手中却也不过是玩具。

你以为你的文艺很高雅,是工具不是玩具。可是你的文艺在你手中是工具,在他人手中却是玩具。真正能把文艺作工具者有几?何况很多人写文艺作品本非出于工具目的,并非想让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去创造价值满足生活的需要。如果你的文艺能给所有人饭吃,那当然是工具,大家都会来玩文艺,可惜,到现在没几个人玩文艺能玩出饭来的,所以你也不必把你的文艺看得那么高贵。你是一个高贵乡侯,看了这篇文章也不必顿足大骂,骂够了文艺也还是玩具。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文艺可以是高雅的正派的,也可以是见不得人的,一种是清新的,沁人心脾的,让人积极向上的,可也还有一些文艺却是卑俗的,低下的,让人腐朽堕落的。也就是说,同为玩具,可玩出的结果是极不相同的。玩琴棋诗画与玩皮夫人角先生当然是极相反的两回事。还有一点也是肯定的。把文艺当作工具者也大有人在,如周氏兄弟,树人把文艺成功地当成了工具,而其弟弟却自始至终只把文艺当成玩具。可后来读这些玩具文章者也多了起来,对工具文章却逐渐地产生微词,以后来的时势贬低工具文章的地位,我想这很难说是公平的。这也是目下文艺玩具化的必然结果。

还须明白,昨日工具化的文艺,时过境迁,硝烟散尽时就成了玩具。本心是作工具,可在他人眼中仅是玩具。功力不够,虽说使尽百般解数,到头来还是没成工具仅成玩具。到而今的互联网时代,文艺能成为工具者盖鲜,没几人以自己的文艺作工具视之。即使旗帜鲜明,语言无有异议,在某些人眼中必为工具,可在大众眼中却仍是玩具。想让文艺跳出玩具化的圈子,难矣哉难矣哉。如果有人夸你的玩具是智能化玩具,那对你就是最大的夸奖了。

可面具也不能不要。你看旧戏中,让小百姓弄明白人的观点立场派别,就看面谱。一看这张脸就知道这是奸臣那是忠臣,省却了很多的麻烦。这面具就像一张说明书,用不着他们用行为来表明他们是什么人。所以我们有时也要会使用面具,让小百姓知道我们的立场。只不过这时要记住,这只不过是面具,并非真的如此。古代大臣被皇帝赐死也还得谢恩,这谢恩也是一张面具,临死时也还要覆盖在脸上呢。面具之为用大矣哉。

把书的用处弄明白了,我们读书也就方便些了。工具书就得读透用熟,是玩具就不可过于当真,是面具就得用在适当的场合,不要到处只用一张面具。人生一世多有几张面具也好。只不过使用面具时不要相互矛盾,让人们弄不清你的真面目,如果这样,那就会适得其反,起不到面具应起的作用了。

2015-8-8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