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侠侣恩仇记一之33(原)  

2015-08-19 08:51:2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

想不到宛王府还有这么一个魔星。以情报大王自诩的元春也有了几分惭愧,对宛王府的实力调查得这么不彻底,能不让他感到羞愧吗,所以他望着黑暗中这个女人所去的方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对那个翻墙而入的人也一时没有采取对策。可张文却已经慢慢地走到那不速之客的身前,厉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还想干什么?你们同那五娘谈得怎么样?她都没动手,我还敢动手吗?”此人说得倒也非常干脆,看那神态,时刻都想跳到墙外去。可现在他也担心五个对手会同时下手,他迅速地打量着这几个对手,估量自己的处境。等张文快到他身边时,他突然身子往下一蹲,然后一个弹跳,就翻墙而出。那身手果然很是了得。

李武也称赞道:“看来这宛玉王府里人才还是有几个,得小心对付才行。”

“全靠你啦。你打进王府去,杀他个人头满地滚,不就行了吗?”张文不无揶揄。

元春走了进去,可也示意张虚李实两个站在外面警戒。张文李武知道他们应当进去同元春商议,也就跟了进去坐下。那蜡烛光仍在闪烁,已经烧掉了大半截,元春再点上一支蜡烛,房间里也就光亮了几分。

可元春仍不说话,张文便碰了一下李武的手,说:“武兄,事成之后,你也许还想谋个一官半职,那是全靠不住的了。狄公恐怕也不会真的这么为武家卖命。这是武家的人指挥的,你想明白了吗?”

元春仍不说话。张文说:“这样吧。事情我是会去办的。事成之后,我们就会匿迹江湖。只不过武兄现在经济状况不佳,春哥儿先得帮衬帮衬,到时候我们就好逃命。你也可以装模作样地配合南阳太守破案,半年或者一年之后,案子破不了,也就不了了之。”

元春这才说:“一切都瞒不过张英雄。本来说这些也没必要,张英雄足智多谋,元芳这才请张英雄出马。”

李武一肚子的气开始膨胀,再也忍不住了,说:“原来叫我来全属多余。那么明天一早我就回去。”

元春急忙说:“这件事少不了李英雄。办这种事,当然得一明一暗。在明处,人多了不行,不然朝廷调上两万人马,还怕宛王不束手就擒吗。人少了不行,单枪匹马,有谁能敌得了宛王手下那么多江湖豪杰呀。当今天下,力敌万夫者,唯李英雄一个。何况文武双侠,多年来相互配合,无谋不利,无事不成。这出戏中绝对少不了李英雄。李实,拿来。”

站在门口的李实马上进入内室,双手抱着一个很小却很沉重的木箱。打开来,烛光中就可看到内中之物,熠熠发光,黄白交辉。元春说:“够了吗?”

李武也不知说什么才好。张文却什么也不说。他当然也有一份,可是能把这么沉重之物带走吗?不受令人生疑,受之则成累赘。这是原来没有想到的事。可张文马上一想,做这么件事,值得了这么多吗?恐怕实际所得,也非常有限。可张文也不能把这一想法说出来,一则大扫李武兴头,二则元春也会心生疑忌。江湖上人,步步都有艰险,处处都得提防。张文是个有心计的人,当然知道这一点。

可张文突然心头一亮,说:“这是武三思给的?”

元春没说,这只能理解为默认。张文马上就知道了,这次任务完不成,武家的人也就会追他到天涯海角。完成了,也得快逃命,还得早点儿让妻儿老小找到一个安全隐居之地。刚刚火热的心马上就凉了。

在幽暗的灯光中,张文再一次细看元春的脸,回忆元芳的模样,想从元春脸上寻找出元芳的模样来,似乎一点也找不着。这时张文猛醒,说什么元芳呀狄公呀,恐怕都是谎言,这一回可真的是上当了。出此大错,会让江湖上人笑话。可事已至此,成了过河卒子,只有向前,不能后退。于是张文说:“这些事明天再说吧,明天我一个人进城去,摸清虚实再说。”

李武不解其意,说:“还是让我陪着吧,他们人多,万一有什么风险,你一个人恐难脱险。”

张文冷冷地说:“你在城门边接应吧。城里大乱,你就杀进城来,我就可乘乱出城。如果没事,你就独自返回,记住,不得杀伤百姓。”

元春却还有几分担心,说:“进得了王府吗?所有生人都进去不了呀!”

张文说:“他不是正在招兵买马吗?这些人不进去生意谈得成吗?他也还要招纳谋士,这些人难道不是生人吗?他府中如果有人生病,我就不相信他家里就有御医,更不会就在家里开着药店。既如此,那就可以进得去。”

元春无言。

临睡前,张文对元春说:“你打进挑夫队伍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元春知道这是必须告诉张文的,便说:“叫鲁大。你见到他时,可千万不能让他暴露了身份。”

张文却说出一句让元春也胆战心惊的话:“我却担心李将军还没有明白此人的真正身份呀。”

“这是何意?”

“难道他就不可做一个双面间谍吗?”

李武也听到了这句话,心里也是一惊。张文这个家伙心思越来越细了。以后得多听这瘦子的。

夜恢复了宁静,张文迅速地发出了鼾声,李武也睁不开眼睛了。只听到秋虫不知疲倦地唱着它那极其单调的歌儿。可谁也没想到这种宁静是暂时的,一张凶险的大网正向他们撒来。这个秘密的小院再也不秘密,已经成了暗杀追捕的目标,成了阴谋注意的焦点。他们能逃脱这张致命的大网吗?

 

34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