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侠侣恩仇记一之30(原)  

2015-08-14 10:50:1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

张文继续分析当时他们所处的形势,说:“不要这么奇怪地看着我。我们来的路上,第一个对我们射箭的,开头我以为是那八骑中的一个,没想到是一个女人,而且她本来同这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她不明大局,偏偏也卷了进来。。我还以为我一个石子打中了她呢。可是我去察看时,却什么也没发现。她那一声惊叫,分明是装出来的。她当然知道我会打石子,早就躲了。这个女人一直跟着我,可我没有发现。我的听力很好,也没听到有任何动静,可见她的本事也非同一般。可后来出现的那个吴常,却知道那个女人就在我们的身边,这个吴常恐怕也非一般之辈。”

张文侃侃而谈,元春听得莫名其妙,李武只能把当时情景再说一遍。元春就问:“张虚,你们真的到那大路边去探听过消息吗?”张虚冷静地说:“我哪能说假话。不过我想,他看到我们是从里面出去的,所以不作提防。”

张文说:“现在我们就再来说,这些兵丁,为什么可能不是宛王的人,却是八骑买来的人。春哥儿,你想出了其中的道理了吗?”

张文毫不客气,竟然出了这么一个题目来考他的主子,这让元春也有点出乎意外。但张文是他要导演的这出戏的主角,对这个一号演员一点马虎也来不得,所以他也毕恭毕敬地回答这道题。“这就要问张虚了。他到大路边去探访你们的消息,却无人阻拦,这就有两种可能。”可他怕说错了,还在思考。

张虚马上说:“刚才我说,他们看到我们是里面出去的,所以不提防,这只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些人早就知道张爷是什么模样。对,一定他们在摩云岭上看到过张爷,所以只防张爷,不会防我们。”

元春夸奖道:“你这小子,果然是张爷教导出来的,心思灵活。你把我想的全都说出来了。”

可张文说:“我出的题还没完呢。刚才在门外窃听的这个,我们说可能是早就在这儿的宛王的兵丁。怎么我会这么说呢?”

元春耍滑。“张虚,还是由你说吧。”

张虚说:“原来是考我。我不该说了一句西施脸儿水牛腰,张爷就再也不放过我。以后我再也不给女人打分了。行吗?”

元春说:“你想不出道理来了,那么我就提示你两句。一,如果是那帮骗子雇来的人……张虚,还是由你说下去。”

李实却不甘寂寞,来了一个抢答:“刚才张爷说了,那帮挡路的,没一个有点真本事,宛王府的人本事肯定要高些。”

李武听了,捋着胡子微笑。自己的人没有出洋相,当然给主子挣了脸。可李武也想出了一道题:“张虚,你说,刚才窃听的那个敢一个人来这儿,这告诉了我们什么?”

仍是李实抢答:“他背后人多么。如果出事,墙外就会进来一大批,就会有一场恶斗。”

元春说:“这么说来,这些兵丁来得比我们早,可这么多人到了这儿,我们却不知晓。张兄,真是惭愧,你还夸我情报准确呢。其实我对身边发生的事一点也不知情。”

李武也说:“他们本来想不惊动任何人,所以行动非常秘密。没想到我们两个来了,他们坐不住了,就想探清我们的虚实了,就想做一点什么事儿了。”

张文说:“现在不说这事,我们只说,这宛王的人怎么会想到这里,也许是今天昨天才到这儿来的,也许他们是这儿的常客。可来的是他本人还是他的子侄?此其一。其二,他们住在什么地方?”

元春摇头说:“这寺中广有房屋,我们能找到其住处吗?”

张文却说:“当然能找到。我想这寺院的另一侧也有我们现在住的这么一处房舍。等会儿我就去那儿探听虚实。”。

四人一听,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去那儿探听消息,危险也大。如果宛王真的住在这儿,岂能没有精兵吗。

李武说:“你不是说这儿只有一些酒囊饭桶,说明藏匿这儿的不可能是宛王吗?”

张文说:“这是我原来的想法。让那么几个酒囊饭桶防守,也许只是作个样子,他真正的强兵猛将不会摆在那儿的。兵法说虚者实之,实者虚之,就是这个道理。可现在想法变了,他们不会打草惊蛇的,那帮骗子却想把我偿引入虎口,这一计不可不谓狠毒。”

李武突然说:“恐怕不会是宛王,你想,那个王爷出来,场面有多大,怎么能做到秘密,让人不知不晓呢?”

“你终于想到了这一点,可知我这位兄弟也不傻。”

“你才傻呢。你说,他们是从什么鬼地方来的?”

张虚差点叫出声来,可他才说了一个“那”字,马上把声音压到最低:“有地道!”

门外似乎有点声响,李实开门一看,什么也没发现,又进来了。张虚说:“你以这那个女人还敢来吗?不会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