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侠侣恩仇记一之28  

2015-08-11 07:54:1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8

看着那女人一个鹞子翻身过了墙,这几个男人才开始说话。张虎李实当然不敢先说话,先说的也不会是李元春。李元春现在眉头紧锁,像有无穷忧虑在心头。所以先说话的是李武,他说:“想不到宛王府还大有人在。”

张文应声而说:“让你也夸上一句人才,那么真的是人才了。你说她强在何处?”

李武正色道:“你还不自知,你的性命就差那么一点儿。她那一猛劈,差点儿砍掉了你的手,不知怎么的也让你给化解了。侥幸,全是侥幸。你还有一条命,靠的是运气不是本事!”

“那你怎么不帮个忙儿?难道就让我死?也只有你才做得出来,束手旁观。”

“生什么气呀,有了一条命也就行了,那时候我出手相救也来不及了呀。谁也没想到她有这么一手。哎,她所说的那个师傅在江湖上从来没听说过。元春哥,你听说过吗?”

李元春这时才说话。“我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门派。这个门派是很秘密的,收的大约也都是女弟子。男人们怎么能知道。”

李武叹息道::“他那男人杜威,也算不上是个人物,想不到他这么有福分,娶到这么一房娇妻。也不知这个杜威强在哪儿。”

李元春笑了。“原来天下男人心都是一样的。如果是李大侠迎战,恐怕也下不了杀手。”

张文正色而言:“不要这么说,是杀她不下。不过我想,也还是有可能致她于死地的,你们看到了她那个翻墙的动作了吗?”

这一说大家也就奇了,都没注意,只知她就像一只燕子,轻飘飘的就翻了过去,可这墙高呀。于是在暮色中,都看着张文,想听张文作出解释。张文见四个人都看着他,也就只能说了。“她应该在空中翻一个筋斗,扭过头来,看看后面的动静,如有危险,马上躲避。她就那么翻过墙去,背着身子落地,这太危险了,这是她功夫中的缺陷,如果同她再战,凭着这一招,我就可以致她于死地。”

都不做声。可是张虚却笑了一声。张文马上问:“你这个东西,快讲,是不是疑心那是使诈?”

张虚说:“老爷说的是。我看那女人诡计多端,她哪一句话是真的?她那些本事难道真的也是师传的吗?恐怕是她自己苦练而成的也不一定。真有这个门派,人们对这些事难道一点也不知道吗?再说,这女人西施面配水牛腰,丑得人死,老爷们也看上她了?”

李武却说:“同她开个玩笑,谁个真想她了?你说她没个门派,这话也莫说死了。也许有吧,说话总要留三分余地,免得让别人踩着尾巴走不脱。终南山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虚子,你说我又是哪个门派的?”

张虚哪里还敢说。于是大家就进屋去,再也不管那西施面儿水牛腰。

到了院落深处,竟然还有两间小房,这是李武从来不知其处的地方。

在这小园中,张文对李武小声地说:“僧人们不会管我们的事。这些人本不会介入尘俗事务,不理睬我们这两个为朝廷所用的人,也不足为怪。在武家天下与李家天下之间,僧人们是不会选边站的。”李武也轻声说:“僧人们应当站在武后这边。天后是崇佛抑道的呀。”可张文只是摇头。

可李元春在带着二人进入住房之后所说的话,让张文李武都为之一惊。元春说:“不要让僧人们知道了。主持不想在你们失败之后受到牵连。”

李武正想提出抗议,张文按住了李武的肩膀,抢先说:“先不说成与不成的事。你先说说宛王府的情况。能进得去吗?”

这间房子的窗帘是竹制的,放了下来,天色本已暗淡,放下帘子,室内更加没了多少光亮。李武正想把帘子拉上,张文伸出手来拦住李武,李武也就知道了,谨防刺客!那取人头的话,才不久的那几支箭,几次阻拦,还有那女人的突然出现,可说是一路杀过来的,这些险情,仍旧让李武心惊肉跳。

听到张文的提问,元春说:“难呀。”李实端了一杯冷茶给元春,元春执茶在手。选择着字句。饮茶还是一种时新风尚,李武看着还不知是什么呢,听说是茶,也很想饮上一杯,可是不好开口。可李实已经给每个人都端上一杯茶。那苦涩的味道,李武还真的不习惯呢。

“我进城看过,那宛王府警卫森严,墙也加高了,每天送货进去的挑夫都要严格检查,说得粗鲁些,连裤裆里都要查看。你们两个人进得了吗?陌生人靠近王府就有人盘查,想在那儿多待一会儿也不行。我打听到了,那王爷住在一间密室里,除了他夫人可以进去,其他的人一概不能进去。厚厚的帘子,里面白天也得点上油灯。所有饮食,都要让人尝过,那老家伙腿痛,所吃的药也是由其王妃亲自熬出来,还要让人先尝一口才给王爷吃。防范的严密,可说是滴水不漏,说一只蚊子也飞不进去,决非夸张。真可说是无隙可乘,无懈可击。我想,二位可能有高见。吃过了晚饭我们再细谈。”

元春出去了,李武拍拍胸,说:“有我在,打进去,不就行了吗!谁敢拦阻,我一掌就让他牙齿飞上天去。”

张文呵呵地笑着说:“是呀,一定会打得人头满地滚。只不过我想,宛王府里也会有高手。如果有那么十来个莫里沙那样的高手一齐对付你前后夹攻,恐怕……”张文不往下说。李武马上问:“恐怕什么?”张文说:“这也要问吗,恐怕你那吃饭的家伙就没了呀。”

“你说的什么糊涂话,莫里沙,什么意思?”

张文就把路遇莫里沙的情况说了一遍。

“真没本事,竟然还受子伤,若是我在,早把他打得人仰马翻。”

“够了,刚才来的路上你那么紧张,看到莫里沙早尿湿裤子了”。。

“刚才我们不也看到了他们的本事如何了吗。这么一些酒囊饭桶,能挡得住我李武吗?”

“他广招天下人马,难道都是这么一些只能吃饭的家伙吗?一个莫里沙对付你,一个女人对付我,我们就进不去了,还能做其他的事吗?”

李武生气了,说:“你说我们就回去?”

“不要这么高声。这间房虽说僻静,可是我们也不明虚实,也许隔墙有耳。小声。也许那个女人又来了。”

李武小声地说:“你想打退堂鼓了?”

“不明虚实,也还没到说退出或者进入这类话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