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侠侣恩仇记第一部6  

2015-07-03 09:18:4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唇枪舌战

两个张文在一起说话了。还算好,现在他们也只不过在进行唇枪舌战,可自古以来,打嘴巴子仗也是一种本事。古时候的苏秦张仪那么有名,不也就在于会打嘴巴子仗吗。那十多二十个乡农,本来家中有事,现在也不去做了,都聚在一起看这个与他们全无关系的热闹。

绿袍张文说:“那你说我们要去哪儿?我只能说,你要么打道回府,要么就跟着我做个仆人。我有公文证实我是张文,你说你也叫张文,却无有官家文书作为证明。我问你,你为什么想假冒张文?须知人世之中,当骗子是没有出路的。”

白衣张文说:“哪是假冒,刚才我就说了呀,我生下来,爹娘就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天下同名同姓的多得很,也不能说是假冒呀。”

“那你们想去哪儿?”绿袍张文再问。

“刚才我已经说了,我要去刺杀宛王。”

所有听到的人又是大惊。连这绿袍张文也是一惊,说:“放肆。朝廷只是来调查,他如能悔过,则所有的事全不追究。你胆敢这么胡言乱语,让天下百姓误以为朝廷对李氏宗室只有杀戮之策,岂不坏了圣上名声!快滚,本人就是张文,念你无知,自行走开吧。”

白袍却笑着说:“那么宛王府里再见吧。有点本事在那儿使出来。”

绿袍张文却大笑。“我可以从大门进入宛王府,你呢?也许你会点飞檐走壁的小小伎俩,会点儿偷鸡摸狗的卑鄙手段,你是没有脸皮直接同宛王洽谈的。是吗?”

白袍张文说:“也许是吧。你以为你们杀掉了一个无知乡民,只因他冒充李武,你就有了威风?可他杀过人吗?他罪该至死吗?你以为你做出了一件正义的事吗?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知道这句古话吗?”

“你搞刺杀就是对的吗?”绿袍张文竟然义正辞严。

“你去检查一下这位杜先生的挑夫挑的是什么也就也就知道了。”

杜威听了张文此言,整个身子都颤抖了。那十六个挑夫听了也都动了一下,却都只动其身而无动于衷,好像宛王与他们本无关系。

这番话让卢宽也决断不定,不明白到底谁是真的张文李武了。绿袍说话颇有点官气,那白衣张文却只有十二分的乡野俗气;黑衣李武也寡言少语,似乎有几分愚鲁。与这绿袍张文李武相较,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孰真孰假,委实难以分辨。

白衣张文却也无所谓,对黑衣李武说:“假就假吧,反正这名字是父母给的,也不能改。我们做我们当做的事,其他的事不管他。”他们本就吃过酒饭,也就起身,两个人分别骑马骑驴,若无其事地离店。众人以为他们两个会神情沮丧,可这两个人的样子却很潇洒,从脸上是看不出有任何不高兴的表情出来的。

都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有我无他,有他无我,没想到会这么和平分手,都有点出乎意料。白袍张文才走几步,还没上驴,就说:“难道你们就放我们两个走?唉,我还想你们会动手分个高下,却就这么走了,真让我有几分失望。”

绿袍张文说:“看你那弱不禁风的样子,我也不忍下手呀。”

几十个看客都吃惊了。都以为这个瘦子会快快离开此处,以免一场恶战,没想到这个瘦子却还想挑起一场争斗,要么是蠢到了极点,要么就是本事高到了极点。

只听到白袍说:“瘦是瘦,力气却也还有几斤。比方说,马上动手,我来不及拔刀,却可能马上就有了一根木棒。”说着顺手往他身边的树一掌劈去,马上一根大枝应声而断,到了他的手中。他抛给了绿袍张文:“能一掌两断吗?”

那绿袍张文也不甘示弱,一掌劈去,这粗大的树枝也应声而断,成了两截。看见的没一个不说好。连那远处的乡农也有几个向这儿跑来,想近一些看得仔细些。

白袍张文说:“功夫也还不错,这么说来,你我还是不动手为好,斗起来谁也占不了便宜。好吧,我们就各做各的事吧。”头也不回,与那黑衣李武走了。一马一驴,飘然而去。其潇洒犹如飞天之凤,其矫捷犹如逐波之龙。

这绿袍的张文李武看着这两个人离去,却也只是冷笑。他们正在吃饭呢。好像对这种事见得多了,根本就不把这种事放在心上。

杜威正带着他那十来个挑夫出店,卢宽却在后说:“杜先生,请留步。”

刚才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人,杜威也有几分惊讶,看到那一身斯文打扮,当然也很客气。听了卢宽的自我介绍,杜威觉得也挑不出破绽来,就问:“卢先生有何见教?”

“斗胆问仁兄,对这两起张文李武,我们先且不去究其真假,只说我们对他们的评价。”

“当然是你先说了。”

“对,既然是我提出这个问题,当然由我先说这看法。请问仁兄,传说中的张文李武到底是官场中人还是乡野草莽豪杰?”

杜威笑了,说:“仁兄识见不凡,这答案我也就不说了,我只说慧眼识人,非卢君莫属。”

“可是,白衣张文所说的刺杀宛王,到底是他个人的想法还是皇家的主意呢?”

“你知道我是为何人做事吗?”

卢宽一笑,轻轻地说:“哪能看不出来,你是宛王府的人,当然希望朝廷只不过是下来查一查,再纳点儿贿,虚应故事,而且官场的事,真实奉行皇家旨意者鲜有人焉。”

杜威看着他的挑夫渐行渐远,他也牵过马来说:“我们马上说吧。”可卢宽骑的是驴。

这是官道,当然可以二骑并行。这时马车过的也少,所以二人并肩行进,也不会对其他人造成影响。

杜威说:“我当然希望如绿袍张李所说的,多使点铜钱了事。可是,我内心想的却不是这样,我宁可相信白衣张文的话。武后对李氏宗室必定会斩草除根,可宛王威望太高,找不出罪名来杀,即使找得出罪名,也不可公然杀之,白衣张文也许真的负有重要使命呢。”

杜威拍马向前,把卢宽撂在身后。可卢宽却在想,那绿袍张文李武如果进了南阳城,会做出些什么事来呢?想到这里,卢宽决定要追踪此事。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