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侠侣恩仇记第一部之15  

2015-07-20 09:34:4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 力战巨人

张文刚走半里路,后面就追来那个黑大汉。他手执大刀,骑着马,当然不一会儿就赶上了驴。张文回手就是一个石子,哪知这个大汉手中的刀舞得飞快,竟把这颗石子挡住了。这就让张文暗暗称奇,二十年来,还是第一个有人挡回他的石子的。这就必须认真对付了。他这条驴子,骑着走当然可以,耐力也较强,可要它上阵打仗,可说还是头一回,张文也就跳下骗来,只能步战了。那卢宽也就远远地观战,当然也负责看管这匹一时没了主人的驴子。步兵对付骑兵,当然是步兵吃亏,这马儿冲过来,人哪能及时躲开呀。可是,张文马上就跳到了大树背后,这样骑马的就没有了优势。而且张文这一回不打人,只打马,如果一块铁片,把这头马收拾掉,这仗当然就会很快结束,可张文生性好玩,那么一来就打得不过瘾。他先打马的眼睛。可马动得快,没打中,不过也打中了马的额头,这马也就直立起来,那莫里沙几乎跌下马来。亏他骑术甚好,紧的拉着缰绳,双腿紧紧夹住,这才仍旧立在马上。可张文抓住了这个时机,给了莫里沙一颗石子。他不打别的的地方,却打莫里沙的嘴,嘴唇自然破了,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哇哇地叫着,还吐出了两口鲜血,牙齿似乎也松动了。

远处观战的人们,看不清到底这张文使用了什么法术,只见莫里沙下马收缰,哇哇乱叫,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可也没一个敢近前观看。只见大汉马也不骑了,手执大刀,发风般扑向那个瘦子。可那瘦子却又不知藏身何处,大汉正观看间,瘦子突然冒了出来,对着大汉就是一刀。这些旁观的人都失声大叫:“不行呀,你斗刀哪是对手!”可没想到瘦子已经跳到了大汉身后,大汉急忙转身,瘦子又跳到了大汉的右边,这小个子有小个子的好处,转身灵活。虽说大汉身材匀称,比一般大汉要灵活多了,可哪比得上这个瘦子呀。

大汉最怕的是输。他从小起就只打赢,从没打过输的。这一回岂能输给别人呢。而且,他越战越勇,越战身子越灵活,而且逐渐逼近这个瘦子,在一片刀光中,张文的刀法逐渐地失去了任何优势。那莫里沙力气是出奇地大,张文可说是要竭尽全身之力才能抵挡住他的刀势,因此打得也很被动。十多岁闯荡江湖,二十年来,也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么厉害的对手。那杜威在暗处观看,也为这个莫里沙暗中叫好。这一回,除掉这张文肯定是没问题的了。他马上叫身边的人,吩咐店中人准备酒食,慰劳莫里沙。卢宽也担心吧。他不能上前去帮忙,因为帮忙只能惹祸,甚至会自身难保。可是他同所有其他的人一样观战,却是没人敢说半句闲话的。

张文也自知莫里沙刀法厉害,先前也低估了其实力。可是现在想退出来绝对没了可能,只能把这一仗打到底。因是近战,打石子没了可能。身上有四贯钱,每贯钱约现在的五六市斤,四贯则有二十来斤,他只能一边力战,一边设法把钱解下来,这样身子轻些,也就好打仗了。他身子一扭,斜背着的裕裢就掉了下来,这一回他就多了几分力量。他的刀很短,想伤着莫里沙几乎没有可能,所以他也只能改变战术,争取有一个掏出飞镖的机会。这时他看到了那匹马,还站在那儿等着它的主人,张文也就慢慢地向那马儿移动。可在移动过程中,用力不足,一刀没抵挡住,挨了莫里沙一下,幸而动作快,只不过是划破了一点皮,渗出不多的血。突然,他跳上了马,也不用缰绳,双腿一夹,这马就就来了一个向后转。再一夹,马又转过身来,这一回直接向莫里沙冲来。莫里沙嘴受了伤,骂不出来,只能呜呜大叫,用刀对着自己的马一刀砍去,他想砍掉骑马人的腿,可张文是个玩马的高手,哪容莫里沙得手,双脚一缩,一手扶着马颈。身子则到了马的另一侧。再一用力,跳下马来,马向前跑去,莫里沙则暴露在张文眼前。这时张文已经掏出了铁镖,猛然砸去,这一回莫里沙想用刀挡住,可没挡着,只不过这一回也打中致命地位,莫里沙胸口受伤,他舍死向张文扑来,可张文已经手攀着树,脚一弹,离开了战场。莫里沙再看时,对手已经不见了,嘴里还流着血,胸口也还流着血,茫然四顾,想再打已经没了对手,只能作罢。颓然站立良久,这才寻找他那被他自己砍伤了的战马,这一回他只能承认他遭遇到了失败,而且输得很狼狈,回去向主子请罪。杜威知道他的庆功酒是吃不成了,已经付出的酒钱当然也无法讨回。

张文和卢宽两人仍旧走在一起。从腰间掏出药来,止了伤口流出的血,再背上那几十斤重的裕裢,这才知钱多了是个累赘。几十年来,使用铁镖还是第一次失手,也有几分懊恼。

而那十六个挑夫已经到来,正好就吃到了这顿酒饭,鲁大心知是何原因,其他的人都只是感谢杜威。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