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侠侣恩仇记一  

2015-06-25 15:43:2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西风瘦驴

西风吹黄了杨叶,先老的叶子已经支撑不住,陆续地飘落下来,却又被风儿戏耍般卷上落下,也许是叶儿们还迷恋昔日的辉煌,想回到树上去吧。几声雁唳,显出几分悲凉;几处枫丹菊黄,却也增添几分生气。可太阳却出奇地好,明朗而不灼人,所以人们穿衣单薄。

官道上来了一骑马。这样骑士腰背如熊,虬髯如刺,其貌可畏,连小孩也知道他是武中豪杰。年约三十多岁,正当盛年,威严的神情让人心悸,可见其春风得意。他腰悬利剑,他人不敢与之同行,一身黑色衣服,略显敝旧,可也非平民服装,路上行人当然与他拉大了距离,这个人也就显得很孤独。人在世界上,孤独不为人所喜,可他生相如此,打扮如此,佩带如此,实在没人敢作他的伴侣。

马是好马。你听那得得的蹄声,就知道它走得很轻松。也许它日行八百里也不知疲倦。可那马鞍却却如其衣,都进不了当铺。他行囊中到底有多少个钱,也看不出来。在这银子还未成为通货的时候,行人的腰包当然沉重,可此人却似乎并非如此。

突然后面马蹄声急,大汉回望,好威风呀,一行八骑,每一骑都是骏马,八位骑士,年纪都在三十上下,其中两个穿着绿袍,是六七品官员。前面这位骑士见势不妙,急忙避让,虽说没挨上一鞭,却也几乎被挤到路边溪涧之中。

前面一个骑驴的,听到后面马蹄声响,也急忙让到路边,连驴子也不骑了,牵着驴站在路旁草地里。看着黄尘远去,这才回到大路上,正欲上马,又听到后边蹄声甚急,再回过头来,一看到这个骑者,马上就问:“你就是李公勇李武先生?”

骑者一惊,打量此人,记不起什么时候曾经见过。于是他应道:“不是。我虽然姓李,却叫李三。”

这个人是文人打扮,穿着浅蓝色长袍,丝绸的,说明他至少也是小富之家,几绺胡子,飘拂胸前,听到李三的话,就有几分好笑,说:“你是个诚实人,不会说假话。你自以为是秘密出京,可是现在还有什么消息能够保密呀,你们还没出京,早就路人皆知。”

可这个人说到这儿,只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这点儿笑里就大有文章,让李三也有点招架不住,便问:“你见过李武没有?”

“当然没有。如果见过,我早就直接打招呼了,何必还要问上一句。只不过我断定你是李公勇先生无疑。”

一个人太有名了真的会惹出很多麻烦来,连素来没见过面的人也能认出来。李三只能说:“对,我就是李武。我想,冒充李武的似乎也还没有。”

“只要有点名气,就有人冒充。刚才那八骑中有两个身着绿袍,我想你看到了,可是,这穿绿袍的是何人,你知道吗?”

“难道你认识?可也不像,如果你认识他们,也不会这么惶恐不安几乎跌倒。这是一帮什么人,如此威风了得?”

“哈哈,据我推断,那身高体硕的叫李武,那较为瘦小的叫张文。”

又冒出一个李武来,这个李公勇就很有几分惊讶,望着才认识的这个骑驴人,说不出话来。一会儿,他才说:“同名者多,也不足为奇。”

“我早就听说了,这八骑,他们说也是朝廷派出来去调查处理宛王叛乱事件的。不知公勇先生对此有何感想?”

这李公勇默然。他也许根本就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小声地说:“我们走吧,也许他们才真正是由朝廷派出来的人。”

“再行数里,你还会碰上一个李武,向行人索要财物呢。”

 “既然如此,你怎么孤身一人,连从人也没一个?”

“那倒不怕,一两个蝥贼,我还是对付得了的,只不过不能像公勇先生力敌万夫。”说着,脸上也就露出了一点自负的笑容。

 “你是何人?”

“说来辱没煞人。叫卢宽,字子宏。都说二十老明经,我却到今年二十五岁才考上了明经,同学们都奔着进士去了,我到京城混了一年,决定退出,从此回到乡下,守着几亩薄田,就当一个乡绅吧。”

他们两个走得慢,李武所骑的马走着走着也就超过了驴子,走到前面去了。李武勒马,让卢宽追上来,再问:“你去哪儿呢?”

“我要去的地方也就是你要去的地方,南阳。”

李武心惊,以为事情极密,所以故作从容,为的就是不让人知道自己的任务。可是连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也知道了他所要去的地方,那当然也就知道了他的任务。这么说来,想出其不意完成任务,根本就没了可能。何况卢宽说那八个人如此招摇,所为者何?如果只是想借此功场名乡里,倒还罢了。如果是想借此弄出点什么动作来,那可真的糟糕了。李武也就不再言语,拍马向前。可卢宽却在后面大声说:“那剪径的假李武,当心一点。”

果然,大树后一人冲了出来,也是虬髯熊腰,手执长剑,可看到这个人,却有点畏惧,站立不动,呆了一瞬间就想往树后躲,李武动作极快,跳下马来,急跑数步,把此人揪住了,厉声问:“你是何人?”

此人腰杆一挺,大声说:“我是闻名天下的李武,你也敢对我动手吗?快松手,不然就不客气了。”

两个李武!

“我问你,你的真名叫什么?”

“大丈夫行不改姓,坐不更名,本人就是李武。”

“你若不说真名,我就砍掉你的一只手,让你这辈子再也干不了剪径的勾当。只怪你倒霉,遇上真的李武了。想知道真李武的本事吗?”

这个真李武看着身旁一株碗口粗的树,一脚蹬去,这树就齐根折断。“你自称李武,也把本事拿出来给我看看!”

假李武马上跪倒在地,只能求饶命了。

卢宽在一旁看着,说:“不打算给他一点教训?”

李武松开手,长叹一声说:“杀人是国家的事,我一介平民,有这个权力吗?作为侠者,不伤人生命,不劫人财物,只能为人解困济难。那些动不动就杀人立威者能叫侠吗?”

说完,丢下此人不管,上马走上大路。

卢宽却说:“不除此贼,世上李武就多了,前边还有李武呢。”

李武也忍不住笑,说:“李武真成一块招牌了,只不过除掉假李武是官府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