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谈读书27:历史不是面团  

2015-06-22 16:03:3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历史不是面团

古人写史,只是纪实。杀了哥哥,弟弟还接着这么写,再杀一个,另一个弟弟也还只能这么写。最后那个当权的也就没了办法,于是历史也就这么记述下来。可这些事是古代的事。后来有个司马光,他写史就为了资治,有明显的倾向性。对史实的取舍也就有了一个标准。

可司马光只是在浩如烟海的史实里抽取他想要的部分,却还没存个想法要把历史像面团一样任意揉搓。今人就不同了,各人写史就各怀目的,他为了让五个社会发展阶段写进历史,就把历史重新编织一番。他为了证明农民起义是历史发展的动力,也就把历史再编织一番。于是以想象代替史实的事儿也就出现了。连杀人如麻的张献忠也变成了推动历史前进的好人。几十年前的大饥饿,现在就有人说,没这事,是人口统计的错误。已经深深地铭刻在后代记忆中的这些事儿,那位孔先生却轻轻一笔,说,没这个人,统计错误。其实打开家史族谱,就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时候死去的。当然,像某些地方成村成村地死,这些事儿也就再也没人把它写进族谱还了。都死交了,谁还记得这些事儿。

可任意揉搓历史的事儿还在继续。读《书屋》今年的第5期,就有一篇否定了朱洪武血洗湖南的事。这些深深地铭刻在人们记忆中的事,给这位王先生一篇文章就抹掉了。当然,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从人们记忆深处抹掉的。因为从族谱中仍旧可以看得出来。而且王某人的文章中也引用了一句“千村血洗”。可能是他不经意间留下了这一句。

血洗湖南当然不会是把湖南人全都杀掉,这是做不到的,人是有脚的,可以逃到山上去。可千村血洗,这却是事实。史上说,明军杀戮主要在长沙湘潭湘乡宝庆这一线。而血洗湖南的传说也正好是在这几个县。传说,一妇人背着一个大的,牵着一个小的。军人来了,举刀欲杀,却又生疑,问:怎么背着大的,牵着小的。妇人说,大的父亲没了,小的没了,我还可再生。这举刀者感动了,就立了一面白穬插在田中,说,你就站在田中不要走动。于是很多人都站到田中,杀人者,见有人的一只脚还在田塍上,就砍掉了这只脚。乡人这得以保存,就是这一丘田中的人。而我们所在的双峰县,原湘乡中里,传闻只留下三姓人。有一回我问一公车售票员何姓,她说姓程,我问,双峰有三个老姓,你们程家是其中之一,有这回事吗?她笑着说,老辈传下来是这样的。可见今双峰县地区当年杀戮得何等厉害,竟然只剩下三姓人,恐怕也不过几家吧。再查族谱,也多从江西吉安迁来。我多年来对双峰语言的特殊颇为不解,后来得知,这些话有点类似吉安话,这才明白其原委。吉安人来了,而其他的江西人没来,为何?这地方几乎没人了,其他的地方的人也不知道这是一处几乎没了人的地方。

也许有人会问,是不是这块地方一直是处于蛮荒状态?那倒不是。我家所在处离汉晋的连道县城就不远,可见这是一个开发得相当早的地区。现在这么多人,查其祖先也就那么寥寥几个。由此可见当年这些地方确实没多少人。可现在居然有人说,这事根本就没发生过,却又举不出其他的例证来,只凭着自己的臆断,就写出长长的文章,这种把想象当成现实的治学方法恐怕也是不足为训的。

更荒谬的是,此文作者说血洗湖南中血洗胡蓝之误传。可是,一直没有人说血洗胡蓝,这个说法太别扭。而且,湖南人对胡惟庸蓝玉这些大案也很陌生。他们面对着太多的荒地,他们也太少了文化。比方说我的祖宗们是三兄弟来到今双峰、邵东及新化等处,其名字则为宗十一郎=宗十二郎宗十三郎。这些人会对朝廷大案关心吗?他们传给子孙的就只有一件事,这儿曾经发生了血洗千村的事儿,所以传下来的也就只有血洗湖南的传说。胡蓝不胡蓝,还有那个李善长,杀了多少人,传到这些人耳中,恐怕没多大的可能。何况事情发生的地方也太遥远了。古代信息传递的速度是极慢的。

我们读书须有个人的眼光,不可盲从。那些喜欢做翻案文章的,是最能吸引眼球的。比方说,说秦桧负千古奇冤,说屈原其人其事根本就不存在。早些年,就有大学者说夏商王朝根本就不存在,司马迁写的《史记》的商代世系全是胡诌。可甲骨文的研究发现了司马迁写的是实史信史。真正胡诌的是那位大学者。历史当然有很多不可信的,可是在疑史时也得多一点根据,终究历史不是面团,我们也不能在读书时捡得封皮就是信。

2015-6-21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