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谈读书25:循名责实  

2015-05-30 08:44:0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5  在名与实之间跳跃

子路失途,向一老妇问路,老妇以针示之,问为何物,答曰针。老妇曰,铁仟也。再以铁杵示这,问为何物,答曰铁杵,曰,针也。子路此为何意,老妇曰,是处皆路也,无路之处,走过也就成了路。何必问路。子路告于夫子,夫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副实,可乎?

名不副实不可,那当然必须循名责实,可循名责实,说起来很简单,真正这么做却是一件世界上极难的事。因为名不副实的事太多了。读书就同买保健品,保健食品真正能保健的有几何?书本上说的事情真正能相信的又有几何?

书印了出来,你说它全是假当然不可,不然也不会批准它出版。发中国出版控制之严,全说假话的书当然不可能堂而皇之地出版。可循名责实,你真的以为那些书说的全是对你有用的真话,那你可上当了。即使是有用的书,也有一个时效性。在那个时代很有用的书,现在再读再用,那就可能是笑话。你说二十四孝上的郭巨埋儿感动了天,结果挖出了金子,儿子也得救了,老母也能养了。郭巨的做法是极残酷的,毫无人性的,这样的鬼话你能信吗?连一个老娘也养不了,到了必须埋掉亲生儿子的地步,这样的没用的货,居然也上了二十四孝,可见这二十四孝荒唐到了什么地步。这么些历史我们能引以为训吗?当然是不可能的。

名与实永远有一段距离。我不希望所有的人读书时,先就抱着一个怀疑的观点,说书上说的我都不信。如果这样想,书还可读吗?我们只能说,书上说的话,很多是可信的,但这种可信必须在一定条件下才可信,放之东海而皆准,放之西海就很不准了。放之四海而皆准,可放之五洋可能就全不准了。我们看到了一些观点,就得想一想这些说法只有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才能适用。可要想清这个问题,就得求此名来自什么实。

孔子说仁,可这仁说的是什么,就离不开实。孔子的仁是对什么人施与的?施之于治稼者还是施之于治人者?有些学者讨论来讨论去,只不过是从这一空间跳到那一空间,完全没有落在实地,这种讨论什么意义也没有。我这儿所说的空间,指的是空虚无物的抽象的语言环境。不要忘了,我们所读的书常常只不过是一个空虚无物的语言环境。

早些时候见网上有人高兴地说,文革中不准一户农家养鸡超过两只,他高兴地发现,这是刘某人所定下的规矩。于是真正的左是刘而非毛。可是,我见了也好笑,因这定下这些规矩时那姓刘的不只是没了权,连命也没了。有人说,大跃进呀大炼钢铁呀,都非毛之过,乃刘-D之过也。这些人总不爱去求个实在,总爱捕风捉影,把虚构的当作真正的历史,谁想更正这些虚构的历史就叫历史虚无虚无主义。他们只要其名,不责其实,这种读书方法与思维方法,真是令我们这些过来者不知说一句什么才好。

可名与实的距离有多种情况。其一,名与实是相副的。比方说,标签是棉织品,我们摸一摸就可以断定其真与假。为什么能?因为棉织品的真正样品我们见得多了,所以也就有了相当的鉴定能力。有的只百分之七十,加上了其他的化纤,我们大抵也知道。可这种掺假对这些织物的质量却是没有害处的。可有些棉织品百分之百是纯棉,这些棉织品可能是次品,甚至只不过是废品。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过好苦日子时,我见到百货公司卖鞋而毋须鞋票,喜极而购,因何而喜鞋底甚厚。可不到一个星期,鞋底穿了。原来那些鞋底布是再生棉,不耐磨的。你说这些棉布名不副实吗?真正的纯绵呀。可它是再生绵。三十年前,一些大学说生活用品全由学校发给,可被几个月后就成了一团团的不知什么东西。拆开看之,是名副其实的纯绵,没假。可是那是从废品堆中弄来的绵,非白花花的而黑乌乌的。对那种只能作枕巾毯子的再生绵,我们也有分辨能力。其原因也就因真正范本见得多了。可对此鞋与此被就无法分辨,为何?多了一层伪装。

可有些事物,我们就分不清名与实是否相副。比方说,社会主义,据说全世界有七十多个品牌,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都只能听各国政府的,这些自称社会主义的国家都说只有他们的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没出过国的,更没法断定其本国社会主义的真假。只因我们没见过真正的社会主义范本。有的国家看病不要钱,上学不要钱,可在中国有人说,看病不要钱的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我们看病要交钱,却可报销一部分,但如何报销,我们也弄不明白,因为听说只有住院才可报销。可网上说,这才叫真正的社会主义,那些看病不要钱的社会主义都是冒牌货。可广播说报销部分提高了,这是离社会主义是不是又远了一步?实与名又远离了一步?我也不清楚。这些人认为,只从福利看,是弄不清社会主义的真假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好不要说循名责实的话。遇此问题,叫少说为佳,管他真与假,政府说的就是真的,其他人说的都是假的。网上有人说某国天花乱坠,都是假的。从国外回来的人说的,都是中了外国人的毒,说的也是假的。可这些人出了国就中毒,外国人到了中国却从没听说有人中了毒,可见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外国人得思想感冒的时候多,反而免疫力强,所以中国人思想空气纯净,在中内没有得思想感冒的机会,出了国就易得思想感冒,正如中国人到了外国,虽说看病再也不要钱,却极难得感冒一样。

一句话,在循名责实问题上,有时可以认真一点,有时必须糊涂一点。何时当认真,何时把铁杵也当成针,我想不会有人告诉你,因为你知道的。

2015-5-23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