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喋血记25  

2015-05-24 20:09:2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5、想不到真的犯错误了

    谢若安还有点自我满足。现在处理的几件事都可说非常顺利。其他人认为这棘手的事,他都轻而易举地挡过去了。他觉得这个塘桥也并不像上边的人所说那么复杂。只要心向着人民想着人民,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

    那几个原本打算闹出一点事情出来的,被谢若安说了几句,就向外走。谢若安以为他巧妙地处理了这件事,也想到池边走一走,每次他到那儿走一走,心也就安静很多。可想到那几个人刚走几步,就碰上了一个人,那就是那个永远也不会停止战斗的李君娥。她告诉那几个人说,邹书记早就躲了,没地方可以找到他,而且传出话来,所有问题都由常务副镇长谢若安处理,谢若安是二把手,有权力也有责任处理这些事。如果谢若安不把这些事处理好,就叫失职失责。

    这几个人就回到了谢家,就坐在那个铁炉旁,看着这个铁炉就说:“你看,这明明是别人送给他的。根本就没到生火的时候,天气还热火着呢,才搬进来不久,就安好了这个炉子,当然是人家送给他的,这就叫贪赃受贿!

    鬼屋是个什么地方,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到了这里,心里没火也会燃起一把无名之火。何况他们本就是带着火来的,这鬼屋也就是助燃剂,把他们满肚子的火熊熊地燃烧起来。许芳莲三十六计,躲为上计,拖着儿子躲进那间小屋,紧紧抱着小孩,哪敢出来陪客。没人陪,这帮人也更加火势熊熊,一个个拍桌打椅,大声叫嚷。正在池边的谢若安听到了,就知大事不好,急忙跑了回来,果然看到的是一群正烧着满腔怒火的人。张医生自以为他只不过是个局外人,也不过是来看热闹的。可是别人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也就被一个来客抓住拉进了鬼屋。

    张医生大叫:“这是鬼屋,住到这里面的人都要发狂的。你们有话出去说吧,不要到这里面说。”

    “说,你是什么干部?你还想躲,躲到哪里去?说,要我们再交一次农业税,有什么文件?听说是镇上工资发不出了,才要加派的。我问你,县里发给干部们的工资给什么人贪污了?是这个姓谢的还是那个姓邹的?说!”

    张医生解释说:“我也是跟你们一样来这里做客的。,甚至连客人也算不上,我只是来看看这鬼屋到底出了什么鬼!”

    “一派胡言。世上哪有什么鬼屋!你说,你是管哪条线的?”张医生却再也不说了。料想这帮人也不敢打人。

    可张医生也低估了鬼屋使人发狂的作用。这几个人竟然抓住张医生,就到外边竹竿上拿过几件还没干的衣,拧成一股绳子,把张医生捆住了,就捆在一把小竹椅上,捆得粽子一般。张医生再也没法分辩。主人没在,他成了替罪羊了。谢若安跑回来时,张医生已经捆得气也出不来了。谢若安知道这会出人命的,急忙把张医生解开,大声说:“死了人谁负责?”

    “你是什么人?”

    “把他放了,他只不过是一个医生,来的这里走走玩玩。有什么事情就找我。出去说话。”

他们哪会出去,已经到了再也无法抑制的时候了。谢若安只站在门边,他不敢坐到那火炉边去,不然他也会控制不了自己的。

    张医生没有立即站起来,他一时还动不了,过了一会儿才活动了血脉,跑了出来。没想到有一个立即拦截。谢若安也火了,他是军人出身,自然几下就把这个人制服了。把这个人推到屋角上,大声说:“我是当兵的出身,你们想在我这儿占到便宜,难呀。”他也没法控制自己的火气了。

    一直站在门外的李君娥这时看着也怕了。她一直告状,可没想到这个镇长竟然这么厉害,真的打起来他也会动手的。当兵的到底不同。哪有当过兵的会让自己挨他人的打!

“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声音很大,就同雷震。

    几个人没说,吓怕了。可才一会儿,那个领头的就说:“哼,打人,干部打群众。只这一件事,就要把你告倒。我问你,邹书记说了,镇上的事你都能处理,你怎么不处理,把事情都推到邹书记身上去?你是做什么的?你是粮食局养的吃饭猪?除了吃饭再也没有别的事了?”

    眼看就要熄灭的火就    这么重新点燃了。这几个人齐声吼:“说,人民政府养着你们是做什么用的?说,要加派粮饷有个什么文件,拿出来看看。”

    谢若安清醒了。他碰到真正的问题了。根本就没什么文件呀。这件事他已经做完了,可是这件事该不该做,他根本就没问上自己半句。盲目执行命令,跟着他人犯错误,这也不行呀。他没话可说。

    可这几个得理就气壮,谢若安不能不说:“我只能服从党的决议。”

   桌子一拍。“什么狗屁决议,我问的是,你们有上边的指示吗?有个法管着这件事吗?没个法管着,就叫胡作非为。即使你的上级提出了一个决议,你也可以发言说不行呀。你同意了吗?你同意了就合伙犯罪。说呀!”

    谢若安到这时才明白,他真的犯错误了。他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何至立对他提的警告是对的。可谢若安也猛然一惊,这些人会不会是何至立暗中操纵的?看起来他悠闲自在,什么事也不管,实际上却在拆邹明诗的台。如果真的如此,何至立也就太高明了。官场气象万千,是局外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他听了这帮人的怒吼,竟然站在门边没有作声,他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若安不作声,反而让那五个人也冷静下来了。这个干部怎么了?吓倒了?还是他有进一步的对策?难道他也把派出所的人叫来了?真的去进派出所,那也是很麻烦的事。进了派出所,是没有太多的道理可讲的。那可说不是一个能讲道理的地方。他们给了你一个罪名,你不承认也就出不了那个地方。于是这几个人也有点儿怕了。

    张医生还没走。他正想研究鬼屋磁场对人的心智可能造成的影响。刚才看到的一幕,是鬼屋磁场会让人暴怒,可是,现在看到的却有两种新的情况,是他没有想到的,一是鬼屋也可能会让人增加对事物的感知度,二是鬼屋也可能会让人心智进入疲惫状态。他的这两个想法能不能得到证实?想到这里,他竟然很想让里面的人知道他还在这儿了。可是他刚动了一下身子,马上就想到了刚才被捆的事。这帮人是不讲道理的。讲道理就不会到这儿来动粗。

    于是突然间鬼屋里没有了声音。没有声音就让许老师和她的儿子也紧张起来,出什么事了?

    小冬生突然地叫了一声爸爸,他哭了。爸爸还活着吗?谢若安急忙站到那间小房子的门口,大声说:“冬生,爸爸活着呢。爸爸是打过仗的,你说爸爸会怕什么?”

站在门外的君娥却怕了,这个当兵出身的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那五个人也似乎清醒了一点点儿,也走了出来,到了大门边,其中一个站了片刻,却没有看着谢若安,只望着里面,然后把还在门里的几个拉了出来,自己再进去站了片刻,再出来。他摸摸自己的头,说:“这鬼屋真的有鬼,到里面就让人心跳,出来了就有点不同。走,这不是人能住的地方,住在这里的只能是鬼!”他们居然不再同谢若发打交道了,走了出去。也许他们觉得还是应当同那邹书记打交道。

    谢若安如释重负,看着那五个人的背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时候他才发现张医生还没走,好奇地问:“你还想做些什么?”

    “我在研究鬼屋磁场对人的心智的影响。”说完,他也想走了。他一个人在这儿,晚饭的问题只能由他自己解决。他也不回头,走了。

    可谢若安追了两步,在张医生身后说:“你说是磁场?”

    张医生头也不回地说:“对,磁场,高强度磁场,你难道没有发现你的手表走得不准吗?”

可谢若安有了手机就再也没用手表。

    回到家里,谢若安就问许芳莲:“你的表准确吗?”

    许老师一阵惊讶,但马上说:“对呀,每天都要校一次表,没准确时间,想必是要洗汕了。”

“不,是这地底下的磁场太强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