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喋血记23(原)  

2015-05-13 08:39:5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祸潜于喜

谢若安推着那破车,向边河村走去。他想,路好骑就骑上车,可是,太阳向西沉的速度快,他走路的速度却越来越慢。想把这车寄到某户人家,可是再用时讨车却难事。他只能冒险骑行,管他路好走不好走,努力向前。即使是田间小路,他也只能骑车了,时间不等人呀。可这路确也坎坷不平,用的力也就多些,他正担心这么骑下去,车会弄坏的,真的如此,咔的一声,车不走了,下车一看,链条断了,问路边人家,没个修车的。这地方很偏僻,有自行车的人家也不多,哪会有修车的呀。他只能继续推着这辆破车前进。这会儿车子响声就多了,那断了的链条打着车子的其他部位不断地响,自己听了也很讨厌。只不过再走半里路就能到达目的地,他也没必要再急下去,大不了把车寄到村上,步行回家去。摸着黑是可以回到家里的。

这村长与支书都正好在家等着他。早就用手机通知了的。看到副镇长的这辆破车,两个人也笑了,说:“难怪等你这么久也不见到,原来是骑着这个老古董来的。没钱买摩托?”

谢若安长叹一声说:“自行车都来不了,摩托还能骑吗?你们也得想个办法把路修好呀。”

支书姓周,说:“修好路让上面的人来方便?”这话不那么礼貌。

可谢若安听了却没生气,这让周支书也吃惊。谢若安说:“怎么不反过来想,修好路你们出去也方便了呀。”

村长姓刘,说:“我们村上的人轻易不出去。没什么事,出去做什么?镇上兴赶场了,可我们村上的人去过几回呀。”

谢若安笑了,说:“难怪是个穷村,一句话把穷的原因说出来了。你明白了吗?”

刘村长却不明白,看着谢若安,不知该怎么说。谢若安就说:“你们这儿办了林场吗?”

“有呀,上面要求办的,我们哪能不办呀。可这林场也没什么收入呀,无非是让村上养着几个人罢了。这是负担。可没个林场也不行呀,你们抓呀。”

“好多林场都成了钱柜子,你们却把林场看成负担,这可让其他村上的人想不通了。比方说,每到春天快来,大家都栽树,卖苗木的生意好热闹呀,有你们村上的人吗?”

周支书也笑了,说:“是呀。等我们的人把苗木挑到镇上,场早散了。”

“如果你们修好了路,还会这样吗?你们只想,修路是为干部修的,却不翻过一页想,这路也是为你们自己修的。要致富,先修路,这句话说了好几年了,你们难道也没想清楚?”刘支书正想说话,可谢若安却没让他说,自己接着说下去。“金台村烧瓦,缺柴,到处派人买柴,你们这儿的柴多,可是卖到金台村去了吗?这也是一笔收入呀。难道你们村就这么富,这些收入都不看在眼里?”刘村长也想说话了,谢若安还是不让他说。“光明村几个种无核蜜橘的都发财了,起的新房子三层楼,好气派呀。他们也没到昆明去开店,也没到广东去打工,就守着他们那两千亩山,靠山吃山呀。你们的山林面积更多,却连农业税也只能欠着,你说,是群众不愿意富,还是干部不愿意富?”这会儿谢若安才算停下来,准备听两位干部说话了。这时支书老婆才记起招待不周,要泡茶了。

谢若安看着这两个,这两个却不想说了。原来想辩解一句,现在才发现他们什么话也不能说。所有辩解的话都想不出来了。

“难道你们的马知行书记没向你们讲过致富的话题吗?难道你们自己就没研究过致富的事情吗?”

周支书这才说:“昨天马书记到过这儿,只说要加征的事。可是,我们村也难呀。其他村都有钱,根本就没向群众派,村上垫着,一句话的事。转个账就行了。我们能这样做吗?我们挨家挨户地去动员,一个月也不见得能完成任务呀。我们走了十多家,可没一家答应出这个钱,他们都说,政府的公粮他们早就交了,税款也早交了,怎么又说要派这派那的呀?今天派了,明天又说要派,那怎么办呀?我们村哪派得起呀。能不能宽限些时日?”

“有这句话也就行了。不过,我想最重要的是如何想出办法来,发展经济。刚才我说的那几个村,你们可去看看,弄明白人家是怎么致富的,你们是怎么贫穷的,把原因找了出来,解决的办法也就有了一半,或者说,解决的办法也就全有了。你们要研究的主要是这个问题,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派款的事也就少了阻力。”

周支书说:“谢镇长才来不久吧,怎么就知道这么多的事?”

“也十多天了呀,怎么还会不知道。我也可以同镇政府的管交通的同志商量一下,看他们能不能支援你们修路。”说到这里谢若安就没往下说。他突然想起,还给许敬生的钱,他们拿着不好做账,那还不如讨回来损给这个村,让他们修路。可是这也只能同许敬生商量好才行。回到家里再同许敬生联系吧。

看看天色不早了,谢叵安想起摸黑的事,知道他也不能耽搁得太久,就站起身来,可周村长却拦住他说:“你那破车骑不了,我也有辆破车,不过比你的稍微好一点儿,换一辆吧,过几天我到镇上来再同你换。我可以想办法把你的车修好。”

谢若安当然非常感谢。于是换了车,他推着车走了两里小路,正想要上车了,却又想到许敬生的那笔钱。于是掏出手机来,马上给许敬生说话。没想到许敬生却说,还要研究一下。“你等着,我马上到你家来。”

谢若安对着自己苦笑,回话说:“我还在边河村呢,你们到这里来将近二十里路,来这儿也天黑了。”

可许敬生也疯了,说:“你就不动,在原处待命吧。对不起,我这话说得不好,请原谅。等着。”

过了五六分钟,许敬生来电话了:“我们开车来,只不过不是用你的名义,你会失望吧,我的镇长同志。到了再说吧。”

看看天就要黑了,真的再也不能骑车了。好在太阳刚挨着西山,许敬生的车就到了,而且还来了好几个人。刚下车,许敬生就说:“真的对不起,那点儿钱,我们不能还给你了,我们把它捐给边河村,让他们修路,修一条致富路。你就不要再去边河村了,这件好事也就没了你的份儿。回去时就上我们的车,于是谢若安把车交给许敬生,让他还给周支书,把他的破车换回来。许敬生犹豫了片刻,还是同意了。

汽车当然再也进去不了,他们几个厂干部步行进村。半个小时后,夜幕高悬,周支书和刘村长都来了,谢若安也当然只能见着这两个。许敬生想独吞其功,再也不行了。可谢若安却不断地说:“这是他们的事,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来。不干我的事,你们只能感谢水泥厂的领导呀。”

可周刘二人也是明白人,哪会不知道其中的曲折。他们说:“修路的事,我们自己会设法的,这点儿钱就先抵了镇上的派款吧。镇长你就带回去,明天一早就可以在镇上的广播里说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少了一点儿,我们两个已经先补上了。”

再也没话可说。时间也不早了,天也全黑了,车也开得慢,路确实不那么好走。谢若安连夜到财政所把这事办了,财政所的人看着谢若安,不知说些什么,谢若安刚要走,这所长说:“其他的片八字还没一撇,你们就全完成了任务,这是怎么回事呀。草场片的事历来最难呀。”

可谢若安能说什么吗?他只能说几句什么意义也没有的话。打着手电回到家里,何至立正在门口等着他。天凉,他却不敢进屋。

“全完成了?”

谢若安点头,不想说。

“边河村的也完成了?”

谢若安也只能点头,还是不想说话。

何至立却说:“也许你性急了一点儿。这件事恐怕还有曲折。你率先完成任务,是祸是福现在还很难说,也许你会惹上祸来的。”

谢若安马上说:“你平时说话,说半句留半句,今天作风变了,把你的意思全不隐讳,全都说出来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可何至立却也只能摇头,想说偏又不说,这就让谢若安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等他醒悟过来,何至立已经走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他也没说半句。

秋风吹摆着衣襟,许老师叫他吃饭,几次了他也没听见,他还在想着,可总想不明白,好事如何马上就变成了坏事?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