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喋血记22  

2015-05-12 15:32:5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世事变化太突然

再说那加征的事儿。

马知行从谢家出来,没了汽车,也没其他交通工具,只能步行。七八里路,本也不过个把小时就可走到。可他才走一二里,就见到了光明村的王支书。于是他就开始谈工作,工作当然就是加征的事。

这时各个村其实早就串通一气了,马知行不出面,这事也会不声不响地完成。可是马知行却还不知道形势的发展对他极其有利,还以为这是天字第一号的难事呢。

这王支书叹了口气说:“恐怕是发不出工资找农民打主意吧。哪会是上级要加征呢。”

正说着,张笑雨就到了门外。他是快要退休了的,也没个一定的任务,这一回的事就没惊动他,他也是这个村的人,这王支书家也是常出常进。听以里面说话的声音,就到了大门边,再走一步,就看到了马知行,就走了进来,说:“邹书记想不出别的办法来,增税恐怕就成了常规了。”

王支书再叹了一声气,说:“这农民的负担也真重。也没人敢向上边反映。”

马知行说:“你的意思是不交?”

王支书说:“哪敢。邹书记历来是先礼后兵,再过两天没人动,他就会动用派出所的人。可是,去家家户户动员,一世也凑不齐呀,只能把村办企业的钱交出去了。只好当给乞丐钱吧。”

马知行脸发青了,正要说话。张笑雨却笑道:“对。我们这些人,早就成了叫化,骑在农民头上,要这要那,好像作田的红脚杆子生来就欠我们的。”

马知行说:“老张,你这句话太不讲政策了。”

张笑雨说:“嘿,农民已经交了农业税,现在镇上税外交税,难道这叫有政策水平?我想姓邹的也不敢说这句话。文革的时候,公社才八个人,整个区还不到八十个人。现在呢?区改成镇了,各个单位加起来,八百人只少两个。国家发工资的才四百零一,其他的几百人,上边说是要由镇上自筹财政解决工资问题。”

“老张,天大的事你也当做闲谈到处说吗?你也太不给老邹留面子了。”

“马书记,说句实话,邹镇书记这种做法恐怕也不能持久,搞得一回搞不了二回。我给你打个赌,你信不信?”

“王支书,你这个村打算怎么做?”马知行不想同张笑雨闲扯下去。

王支书却说:“笑雨叔,你就说吧,反正马书书记有的是时间。”

马知行知道现在他翘不起尾巴。当片总支书记的人现在只能奉承当村支书的。不为别的,就为少了个钱。有钱十岁称大哥,没钱七十是老弟。要钱的时候,只能低声下气。这干部本就不好当。

张笑雨看着马知行说:“我给你说吧,这一回想向农民派钱,是一个也派不上来。那些村办了企业的,还可以交出几个钱来。像我们片的边河村,什么企业也没有。你也要他们交出钱来,再过五十年也做不到。其他的村,就看几个村干部愿不愿意配合你。蛇服流氓耍,马服相公骑。他们服你管,今天下午你就把事办好了,只留下边河村一个地方,你就再拖二十年吧。他们不配合你,你再做二十天工作也不行。你说邹书记会动用派出所的人,可不能把所有的村干部全都抓起来吧。你想骑到村干部的头上作威作福,下一世吧。”

这时村长也来了,听了几句就问:“怎么镇上的干部会越来越多呢?”

“精简一次就要多一批干部呀。”

马知行也奇怪了,说:“胡说八道。”

“你懂个屁。上边精简了,总不能一脚踢开让他们回家摸锄头把吧,于是一级级往下压,可县里总要人办事,县长是编制办的主任,于是就再给编制。哪个县里的干部没个亲朋戚友,都要安排,于是人就多了。这么一来,上边每次说要精简,下边就在增加一批干部。这也不明白吗?”马知行不再说了,他知道张笑雨说的确实是这么回事。只是这些事对农民说不得。

可张笑雨却看透了马知行的心思,说:“你以为农民不懂这个道理。都知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只不过中国的农民是世界上最老实的农民,最听话了,只要活得下去,都会听从。何况现在改革开放,生活水平大大提高,邹书记再多加一点儿,也没事,总会收上来的。”

可这时王支书手机响了,他出去听电话。一会儿进来说:“这马可亮也怪,他竟然联系上了一个商人,说要集资了。要办一个厂。好多人都被他说动了,说要把钱往他那儿放。”

张笑雨也奇怪。“他这个人,也想出头?有人听他的吗?”

“五星村的支书邀我,说不知能不能加入到他的圈子里去。还说看我有没有门路。听说是会赚大钱的。这个人倒有些手法。越是卡得紧,越是有人想进去。打开大门,反而没人想进去。精呢。”张笑雨也有点奇怪,他不做声了。马知行却问:“你总喜欢放大炮,这种事你却什么屁也不放。也许你早就知道了?”

张笑雨却摇头,过了一会儿才说:“你以为我会那么冒失,不管水深水浅,有水就往下跳。我连那是油壶酒壶都不知道呢。等我打听清楚了再表态吧。”

马知行这才知道张笑雨并不随便说话。不知道底细的话不说,不清楚来头的话不说,只不过张笑雨是由农民出身的干部,所以也当不上官。如果当上了官,那恐怕会是很多的对手。所以他就起身,说:“王支书,你们就把这加征的事办了吧,免得夜长梦多。”哪知这王支书却说:“有这么容易?你说交我们马上就交?马书记,我们做事也不能这么冒失呀。如果其他的村不交,我一个村交,这不成了大笑话吗?烦动马书记再去同其他的村一下,要莫你就把这十来个村的负责人都叫来开一个会,要行动就集体行动。”

马知行正想使出一点硬功夫来,但他马上就发现了张笑雨的赞许的神色,心中就骂:这恶贼,成也由他,败也由他。可是这时候来不得硬的。村支书们都这么做,即使把整个县的警察都调到这个塘桥镇来也解决不了问题,弄得不好市里也要来人。邹明诗也没这么大的胆。众怒难犯呀。他也就只能坐下来,不断地按着手机,打了十多次电话。张笑雨是片上的干部,当然也只能在这儿配合,尽管马知行心里说,最好这个老贼不在这儿,可是他没理由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还算好,除了边河村的人没来之外,其他各村的人都来了。这些村倒都是有点儿或大或小的村办企业的,虽然财力都没光明村这么雄厚,可也不想服输。马知行知道他听下边的人指挥,做对了。这就会让谢若安知道他马知行也是一个不可轻视的人。太阳还没茫山,事情就解决了。马知行这个高兴呀,真是不知该向谁说。

马知行高高兴兴地走了,王支书却说:“我们本就商量好了,他不来也只能这么做。这一回好像都是他的功劳了。”

张笑雨还坐着呢,听了王支书的话,却只冷笑一声,说:“你们到底是给马知行面子,还是给谢若安面子?”

有个村支书,年纪大些,干了二十多年了,却不冷不热地说:“笑和尚,莫说俏皮话了。还不都是给自己留面子。好戏还在后头呢。”

都不做声了,其实他们都知道这是什么戏,而且都希望这出戏能演得成功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