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喋血记3  

2015-04-03 11:06:1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冒出一个太上皇来

第二天是星期日,还是休息,这一天又有了贺喜的人,这一回是抓经济的马志汉。马志汉是镇政府年纪最大的人,已经五十岁了,官是再也升不上了,应该只能安排到政协去当闲职了。可他说什么也不愿到政协去。政协那个职务,太没油水,是没人理会的官,他不想去当。虽说进了政协是四大班子的领导人之一,可他不想当这四大班子的领导人之一,困为进了政协还是副职,还是副科,那还不如以党委身份管着经济这条线。一个叫张笑雨的片上的干部,是原来公社的几个人之一,也赞扬马志汉:“老马识途,想得对呀。党委是说话的,政府是做事的,人大是举手的,政协是鼓掌的。你管经济多好呀,只不过,吃剩下的也让我们分一杯汤。”这句话让老马气得不知说什么好,只不过张笑雨经常说这一类的话,大家听多了也没人说他怎么样。

经济办事务不多,权力不小。谢若安抓常务,也管经济这条线的,是马志汉的顶头上司。现在顶头上司乔迁新居,他当然也要来贺喜一番。尽管谢若安搬家时是静悄悄的,没让别人知道。那天又是星期六,机关里没几个人,所以搬出机关时送行的也没有,放爆竹的人当然更是没有。可消息传播还是很快,马志汉就知道了这件事。这件事之所以让人们关心,主要就在于谢副镇长是住进了鬼屋。虽说改了个名字,可在人们心目中它还是鬼屋。这是一个再过五十年恐怕也无法让人们改变印象的事。

可马志汉他来是一打鼓二拜年,他还要来商量工作。一进门就说,镇上那个瓷板厂关门多年了,那块地交通方便,现在有一个深圳商人想买下这块地皮,他打算在这里建个厂。这里经济不那么发达,劳动力价格低廉,把沿海厂子转移到内地来是一个好主意。谢若安才来不久,说,一切听你的意见。马志汉也拍拍胸脯说,我一定把这件事办好。不过,为了表示对这件事的重视,谢镇长还是去一下为好。不做别的,就压一压场面吧。

谢若安才来不久,对这个瓷板厂的来龙去脉还不是非常清楚的,只知道有二十多人出了钱,每人五千。那时候万元户就是富人,五千元当然也就是半个富人。拿着国家工资的人一个月才几十元,每月能拿到六十多元就算是很不错的了。所以集资数额达每人五千,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二十多万元办个厂在这个农业县也可算是资本雄厚了。

可在这内地,在这个以农业为主的穷县,做什么事都可说并不依赖技术,而只靠人力。有了困难先想到的就是不怕牺牲,排除万难。由什么人到广东去学习制造瓷板呢?也不是那二十多个股东,而是由马志汉指定的人。谁也想得到,都是镇上领导干部的亲戚。到了那儿,正经学习的时间也不多,都忙着看景致,逛街市,学的不起劲,教的当然也马虎。真的可说是臭袜子配烂草鞋。无非是学成归来。所用的材料,也就是那种土,也就从广东运来。开始生产了。

看着人家做,确实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可轮到自己来做的时候,这才知道是一件极难的事。把瓷板烧了出来,从外观来看,也许相距不远,可是烧出来的东西却又比玻璃还脆,连轻拿轻放也不行,拿到手里也就碎了。厂房里堆满了这么些东西。当然,谁也知道这个厂完了,再也不可能生产了。那些“工人”呢?公费到广东旅游了一回,还得由股东们给他们失败的劳动付工资。这个厂的坪中也慢慢地长出了青草,能用的东西慢慢地也消失不见,派出所也并不想破案,因为马主任没有提出报案。再过一些时候,围墙上的红砖也不见了,再过一些时候,厨房上盖着的机瓦也不见。能偷走的都偷走了,没有被偷走的只能这块地皮。如果这块地此能卷起来拿走,当然早就不见了。

于是出卖这块地皮也就成了镇上的一件大家都关心的事。那十多万元投入的的资金当然也得偿还。现在马主任提到了这件事,谢若安也就抱着希望,希望也不大,就希望至少能让股东们能挣回他们的那笔本钱。那可是血汗钱呀。

洽谈是在镇机关的小会议室里。谢若安早就到了,可马志汉却迟迟未到。深圳商人等得有几分不耐烦,几次起身想走,可经济办主任极力挽留,谢若安就说:“不等了,开始吧。这件事按规定我可以作最后决定。”

经济办主任把谢镇长叫到室内轻声地说:“马主任那可难以对付,不跟他说好,他就会闹。连文革时期人们都怕他,我看还是等他来了再说吧。”

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谢若安就宣布开始谈判。

讨论的焦点就是价格。深圳商人坚持只能出十万。双方各有理由,谢若安也不便插嘴。没多久,马志汉来了,什么话也不说,昂着头,缓步入场,也不看其他的人,甚至也没向那深圳商人点一下头,却看着谢若安坐着的那把椅子,谢若安也就把这椅子让了出来,马主任年纪大些,敬老尊贤嘛。

可马志汉却什么话也没说,就把脚高高地翘起来,双目紧闭,听着双方讨价还价。深圳商人几次看着这个马志汉,真的摸不清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原来口径似乎还开始有点松动,自马志汉到了以后,他就再也不肯还价了,就咬定那十万再也不松口。多了他坚决不干。经济办的负责人说,好吧,十万就十万,总比搁在那儿一个钱也不变为好。谢若安也说,股东们的十一万,也只差一万了,好解决。再说,厂子办了起来,以后还可以从税收中得到一笔钱还清那一万块钱。经济办主任看着马志汉,可马志汉一直睡着,好像是昨天太倦了,看了看谢若安,谢若安也就点了点头。

马志汉一直坐在那儿,双脚交叉放在桌子上,比头还高。他的眼睛一直闭着,从他来到坐下后就没有睁开过,那深圳商人看到马志汉的这一姿态,开头还这是一种傲慢,现在则以为他喝醉了,也就表示谅解,拿出了他签字笔,准备签字。再说,马志汉一直没说话,也许只不过是一个旁听者,是一个没有什么权力的,现在连副镇长也表态了,他也就拉开皮包准备取出他的现金了。他知道在这个地方还是用现金交易较为方便。经济办主任也面露喜色,想不到这一回是这么地顺利,想不到马志汉这一回是这样地通达。几瓶啤酒也拿了出来,签了字就得每人喝上一杯以示庆祝。

正在秘书要写合同的时候,马志汉却说话了:“十、五、万!”

他是一字一句说的,说的时候眼睛仍旧没有睁开,脚也还是翘得高高的。

深圳商人轻轻地站起来,收起笔,拿起皮包,悄悄地走了出去。谢若安看着这位老资格,实在不好说话,他做出了一个想拦住深圳商人的姿态,可这位商人只是摇摇头。其他的人当然什么也不好说。谢若安也就轻轻地走了出来,把深圳商人送到大门外。看着客人坐进他来时所坐的小车,眨眼工夫就不见了。

等马志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空无一人了。桌上的那两瓶啤酒也还在那儿,泡沫已经冒尽,桌子上湿成一团。

那当然,马志汉是胜利者,这件事至少证明,他说话算数!这件事也告诉了谢若安,他说了还作不得数,还得由他的下级同意才行。马志汉就这样地让谢若安只能听他的话,他这个太上皇应该是当成了。

当股东们问及这件事的时候,马志汉却只有一句话:“去问谢镇长。”但从来没有一个去问过谢镇长。谢若安听到这个消息,真的恨不得把这马志汉一口吃了。可许老师却是好多天以后才听到这个消息的,问谢若安时,谢若安却保量说:“太狂!不理他!”

谢若安领教了马志汉的专横与狂妄,对这位老资格再也不能相信,可遇事当如何对待这马志汉,他还没想出一个办法来。只能走一步步看一步了。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