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喋血记2  

2015-04-02 09:47:5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贺喜

也许谢若安应该多考虑一下,不该住到那鬼屋去。不过,如果谢若安不住到鬼屋去,这个故事也就没有了。可惜这个故事不是一个充满鲜花的故事,而是一个令人伤心的故事。

搬到静庐来的时候,当地的生产队长刘松卿早就站在门口迎接,还放了一挂很长的鞭炮。可刘松卿没有久留,只是说如果有了为难的事就去找他,他是静庐最近的邻居。他提到静庐这个名字的时候很自然,好像这个名字有悠久的历史似的。

谢若安不知道静庐这个名字正是何至立取的。邹书记对这个名字立即大加欣赏。正是有了这么一个好听的名字,谢若安才动心。可何至立又是天底下第一个会做人的,真是八面玲珑,他却又劝谢若安不住到鬼屋里去。可偏偏谢若安对鬼屋动了心。在他的心中,没有鬼屋这个概念,只有静庐这个概念。他是爱静的。那天晚上,何至立是第一个到静庐来道贺的。他提了一些礼品。他提的礼品也很别致。他没有一般人送礼时用的什么手榴弹加二十响,也不是脑白金加红桃K,他送的是山村常有的干笋这类在市场上买不到的土特产。这也正对谢若安的胃口。现代的人对大鱼大肉早就吃厌了,对山村土产却情有独钟。谢若安看到何至立的这些东西,就说:“我是一个不受礼的人,可看到你的这份特殊的礼品还是动了心,我收下。”许芳莲也喜欢这些东西,拿到手里看了又看,放到鼻子边闻了又闻,说,没想到在这么一个地方还能吃到这样的东西。

何至立说,现在住得宽敞了,屋子里也要添点电气化了。谢若安说,已经联系好了,明天就有人送来。房子宽敞了,就要有过日子的景象,哪能还像非洲难民一样挤着过日子!

提到非洲难民,许芳莲也笑了。她说:“一家人挤到那么小的一间屋里,吃饭都没个地方,真像难民。现在当然要添点东西。生活,就要多点内容,这才有点滋味。”

何至立刚走,邹明诗就来了。他是一镇之长,目前还身兼两职,既是书记,又是镇长。也许谢若安应该是镇长,可邹明诗不知运动了谁,还没有把镇长一职交出来的打算。谢若安倒是无所谓,他从政的心目前只不过热一边冷一边,他所学的专业是商业,他觉得他也许应该到商业战线去施展自己的才华。可许芳莲却说,他太诚实,根本就不是一个商人料子。当商人的就必须不诚实,必须有点欺诈,必须能贩卖假冒伪劣。可谢若安的观点却不同,说,商人的本质应该是诚,如果不能以诚待客,赚钱也不会长久。许芳莲说,到底都是说空话,总应该让实践来检验才对。当干部的人一切听从党安排,实践与否完全不能由自己决定。于是夫妻双方的争论就一笑了之。

邹明诗是坐车来的,可听到汽车叫了喇叭,却还过了好几分钟邹明诗才到。原来这里离公路还有一里路。如果从镇政府步行到这里来,不过十来分钟,坐车却要绕一个老大的弯子,反而需要更长的时间。可步行来就没有架子,所以邹书记也就是邹镇长宁可坐车,这才像是个一镇之长。

邹明诗是当兵出身的,从部队转业来到地方当上了地方的领导。他的作风还是军队里的一套,做起事来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他作了决定的事不容许有第二种意见,你提了意见就说为什么在会上不提?民主集中制嘛,先民主,后集中,集中了就要执行,不能违反。大家知道他的这个脾气,也就诸事让着他点。

他也提了些礼物,却是两条烟,一对酒。谢若安却烟酒不沾的,看着这礼品先就皱起了眉头。难道这邹书记根本就没有作调查?也许是别人送给他的,随便从架子上拿出些来转送给他人。不过邹明诗官大,谢若安就必须谦恭应对。谢若安也还不知道县城里有两处礼品回收店,所有礼品都可到那儿去变钱。许老师也很乡气,也不知有这么一个地方。

邹明诗说:“老谢,镇上把最好的房子给了你,这是全镇干部对你的尊重。你还没有来的时候,镇上就作了研究,早就把这房子粉刷一新。他们在讨论时都说这房子只能由谢镇长来住,你看他们这么一说,我就只能望房兴叹了。”

谢若安小心地应付着,尽量少说话。他听说邹明诗是个不易相处的同志,也就特意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邹明诗楼上楼下走了一遭,连声说,这地方好,里面好,周围环境好。如果我有条件,退休以后也要选个地方建造一所这么样的房子,看一看山景,听一听鸟声,这样的乐趣,到哪里去找!

谢若安说:“你离退休还早着呢,就计划退休以后的事,不是太早了吗?”

“已经三十五岁了,还过二十年,一到五十五,就必须内退。你说还有多久?”

“也许你会干到六十五岁。”

“谢谢,你以为我还可以升到那么高的级别吗?”邹明诗故作发怒的样子,其实心里真的希望如此。可转眼间他就想到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就只好放下这个话题不再谈,说:“有了一个真正的家,就要办点家具了。你现在连电视机都没有,像个家吗?艰苦朴素也不是这个样子呀。”邹明诗越说越激动。

谢若安唯唯诺诺地应着。他做出一个下属对上级的姿态。邹明诗却不知这是谢若安的本性还是故意做出的样子,也就不便说太多的话。刚落座,一杯茶还只喝了一口,他觉得有点心烦意乱,按捺不住,重重的把杯子往桌上一砸,差点儿砸碎了杯子,就起身走了,连一句告辞的话也忘了说。同他一起来的几个干部也跟着走了。许芳莲站在门口看着这个没点儿礼貌的人,却又是是个上司,不知说什么为好。

客人们刚走,六岁的儿子突然叫:“妈妈,有鬼!”

刚进鬼屋,就说有鬼,夫妻两个不免紧张了起来。儿子捂着耳朵,缩做一团,那样子很恐怖,许芳莲也不知儿子怕的是什么,只能紧紧地抱着儿子不说话。

谢若安是当过兵的,高中毕业时就报名参军了,他在部队两年,觉得自己智力并不差,发现了自己的潜能,就在入党之后提出来要复员。因为他有了参军和入党的经历,所以大学毕业后就安排在行政部门工作。他既然当过兵,在西南山区呆过,见过很多危险的事,对这种叫声当然没有怕惧,也就细心地听,他马上就笑了起来,对儿子说:“这是风吹着高压电线响,那嗡嗡的叫声,经常伴着我们呢。你再仔细听!”

儿子冬生说:“电线会叫?”

谢若安拿来一根电线,绑紧了,用力吹着,果然那电线就发出了叫声。冬生说,正是这个声音。

这一场虚惊就结束了。鬼屋没鬼,一家三口都放心了。

可到了半晚,冬生又被惊醒了,哭了起来。谢若安细听,听到一个恐怖的声音,就在临近的山上。那声音是悠长的,尖厉的,那声音撕裂了浓厚漆黑的夜色,像刺刀般刺着耳鼓,震得人心弦颤抖,心海翻腾。谢若安觉得也听到这样的声音,可一下子却想不起这是什么样的声音。许芳莲是城市长大的,根本就没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也就紧紧地缩在被窝里。听到那声音越来越近,竟然就在门外。接着就到窗下。冬生哭也不敢了,谢若安感觉得到,儿子正在剧烈地颤抖,床都动了。

可谢若安突然想起来了,说:“这是豺狗的叫声!可惜我手中没枪,不然我去把它打掉!”

他打开了窗户,对着窗下大吼了一声,那声音就远了。可在不远的地方,那声音又叫了起来,而且叫得更响。这一回谢若安就再也不能对它施加影响了。鞭长莫及呀。

等到再也听不到那声音的时候,冬生小声说:“我不住鬼屋!”

谢若安却拉亮了电灯,说:“这地方离山近,过去又没住人,所以那野物也就多些。等我们住久了,那些野物也不会再来了。”

冬生又问:“豺狗吃人吗?”

“不。不过它吃鸡。”

“豺狗很大吗?”

“不。它就跟狗一样大。”

“豺狗打得过老虎吗?”

“不。老虎是百兽之王,豺狗是打它不过的。”

“这山上有老虎吗?”

“不。这山上几十年以前有过老虎,可现在老虎已经绝迹了。”

“什么是绝迹?”

“就是再也没有了,影子都看不到了。”

“这山上有狮……”

这个问题没问完,儿子已经睡着了。

平时谢若安很会睡,是不是做梦,他也不知道,只不过他记不起他做过些什么梦。可这个晚上他总觉得他听到了一个嘤嘤啼叫的声音,这声音来自正厅背后的那间锁着门的屋子里,他几次打开了门察看,可每一次都只看到一间空空荡荡的房间,可只要关上门,就能听到那奇怪的哭声。他醒来了,听得到儿子说着含糊不清的梦话,感觉到妻子身子不断地动,似乎也在经历着梦中的恐怖,可他很疲倦,马上又睡着了,于是再次听到那种心胆俱碎的哭声。他似乎感知到一件命案正在发生。似乎有个小女子正在向他走来,正想倾诉她的冤情,可刚想问这瘦小的女郎,这个女郎马上就化为一道黑影离去。来到人世几十年了,他还第一次做着这样的梦。他醒来了,再也不能入睡。

快天亮的时候,妻子却被惊醒了。谢若安一听,听到了猫头鹰的叫声。他细声地说:“这是猫头鹰叫,又叫哭鸟。”

“太凄厉了,好怕人的呀。”

“这里离山近,所以还能听到猫头鹰的叫声。”

其实儿子已经醒来了,问:“猫头鹰有多大?吃人吗?”

“不,它是一只鸟,一只鸡那么大。它是益鸟,吃老鼠。”

“吃老鼠?老鼠有毛,它能吃吗?”

谢若安笑了,说:“我想,它会把毛吐出来的。”

“我怕。住到这里我怕。这么多的怪物。我怕。”儿子不断地说着。

许芳莲却变得胆大了,说:“你去告诉别的小朋友,说你听到豺狗叫,听到猫头鹰叫,你还说你听到电线会唱歌,别的小朋友一定会要你带到这里来听豺狗叫,听猫头鹰叫,听电线唱歌的。”

“真的吗?”儿子变得高兴了。“我一定要对他们说,我不怕,你们敢来吗?你们怕吗?他们一定会说,冬生,你真胆大,你不怕,真的不怕吗?”

许芳莲高兴了,说:“你一定要对他们说你真的不怕,从来就没有怕过。”

谢若安觉得也好。这是山林生活,也是对儿子意志的一种考验。他反而觉得应该在这个地方住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