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喋血记10  

2015-04-20 09:27:0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火上加油

商量完了,谢、何各自做着各自的事。马志汉知道邹明诗正在抓计划生育,本想不去打扰。可从谢、何两人那儿积满了一肚子的火,本想忍着些,明知邹明诗正在片上,也许正在发怒,为某个超生户拒不交罚款生气。当然,多生个儿也没有罚款的法律,这不叫罚款,叫社会抚养费。

马志汉夹着摩托,很快就到了草场片。可马志汉看到的邹明诗却只对他点一点头,意思很明白,让他到外面什么地方等一会儿。在那房间里同邹书记说话的,马志汉似乎见过,一时想不起来,努力想着,终于想起来了,这不是一个正式干部,吃的还是农村粮,却做着国家干部的事。现在可以直接向邹书记汇报了,难道已经得到赏识,提干了?于是马志汉也就想听听这个叫张绍兴的说些什么。

张绍兴声音很大,马志汉很远也能听见。他说:“钱都收上来了。一分也不少。我去了,他们还敢顶吗?“

”想了些什么办法?“邹明诗也有点疑惑。

“这事情很简单。我去了,敲门,没人接声。刚才还听见人说话呢,就死了?我一脚蹬开了门,这门扇也就掉到了地上。三句好话当不得一马棒,几句话一说,现金,要么交钱,要么去派出所。哼,二话不说,什么事也没有了。哪能没钱,态度硬一点,马上有了钱。我的任务全都完成了。书记完全可以放心了。”

马志汉没看到人,却可以想象这小子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可马志汉却也担心,这样做恐怕也未必是个好办法。马志汉原来在草场片搞过,也因为作风太硬,到如今五十岁了,官也升不上去。完不成任务升不了官,可用这样的办法完成了任务也还是升不了官。不过因祸得福,现在管着经济,虽说油水不大,可马志汉也觉得为人应该知足,他已经捞得差不多了,只不过他还不敢露富。退休以后再找个地方享受享受。

张绍兴走的时候似乎并不那么高兴。可也没听到邹明诗批评他,也许张绍兴没有看到他本以为可以看到的高兴的表情。可马志汉管不了这多,他现在想说他自己的话。刚到走廊上,邹书记马上叫他:“有什么事?”

才坐下,马志汉就说:“谢镇长刚才找我和何至立商量了一个发展工业的方案,,他可能会向你提出来的,如果你同意,就想作出一个决议。”

“奇怪,怎么他邀请何至立参加?这不是何至立该管的一条线呀。”

马志汉现在还不想表明他是何至立的对立派,他只能拿出一个公正的面貌来。“何至立恰好在那儿。昨天么,他没事,就在外面站了站,谢镇长就让他进去坐坐。开始是闲谈,后来才谈到正事上来。”

马志汉有点提心吊胆。他还不知道邹与何是不是有矛盾,如果有,这鸿沟有多深。至少两人之间明里看是什么事也没有。何至立善于化解矛盾,是当救火队的角色的,邹明诗一直用着他,不敢得罪他。所以马志汉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探一步,不想多说何至立的事。他只能装小,说:“我这个人,不知天外有天,今天才看到天外有天了。”

邹明诗也有兴趣了,问:“你不是说过,你天上的事知道一半,地上的事全知,怎么今天却说这样的话?”

马志汉装出个受了气的样子来,说:“唉,到谢镇长那儿才知自己屁也不是。他说我屁也不懂。我送他一个火炉,他说了几回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不给他什么事也没有,给了他倒惹出祸来了。本想烧香上供,没想到惹祸生灾。”

邹明诗也笑了,说:“你办的那个厂,做出的那些货,本来也太不像货。看相本就丑,抬也不好抬。扳着那块平板,想移动一下,结果就跑气了,那火气就从那块平板底下出来了,薰得烟子满屋都是。”

“这件事我告诉他了。可他说的不是这个,他说得吓人。我就不说了吧。”

“一定说了你几句重话,不然你也不会跑这么远来告状了。”

“说得太重了吧。他说,那角太尖了,会死人的。”邹明诗心情很好,听了也笑了,说:“鸡毛大的事,给他说得重于泰山了。不过他说了也没有什么大事,这边耳朵进那边耳朵出不就行了吗。”邹明诗站起身来,他没时间同马志汉这么闲聊下去。

可马志汉想抓紧时间说一句他最想说的话:“何主任说,我们搞项目是先办厂再找市场。他说我们没进行论证就办厂,瞎搞。”

“你多向他请教不就行了吗?”邹明诗走出了那间办公室。

“他如果只是批评我,我一万个接受,可是他指的是党委决策失误,也许有一个谢镇长支持,到时候火会烧到你身上来的。我也有事,走了。”

马志汉匆匆离去,不过他知道他已经点着了那导火线。可他只说了一句马上就走了,即使引发矛盾,他任何责任也没有。

何至立确实有点臧否人物,指点江山,可从来没听说何至立会讥议同事。听了马志汉的话,邹明诗也将信将疑。可邹明诗不喜欢何至立的这一套。可是何至立一直在这儿,从来没有调动过,邹明诗来也不久,没可能把何至立调走。何至立也并不想到县城里去,他的儿子在省城里工作,听说正在买房子,如果退休了,何至立可能会到省城去住。对在县里升官,他没多大的兴趣。而且何至立帮着邹明诗处理过好几桩事,邹明诗拉了屎,就得何至立去擦屁股,邹明诗有求于何,自然也不会施害于何。马志汉深知这一点,所以马志汉也不敢对何至立怎么样。

可那张绍兴却也同马志汉一样,觉得他也受了委屈。从片上走出来,本想把那股不平之气深深地隐藏着不让人发现,可怎么也藏不住。第一个完成计划生育收缴罚款任务,没看到邹镇长半点儿笑容,也没半句表扬,就好像没这回事似的。他还嫌自己做得不够?

这是过去做过区公所的地方,房子也比较多,这本是过去的祠堂,祠堂当然有个戏台。刚走到戏台下,还想再站一会儿,也许邹镇长还会来追他,说上一句:刚才忘记表扬你一句了。可他也知道,这样的话邹镇长是不会再说的。所以他知道只能离开这个地方。可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一声笑。这是张笑雨的笑声。张绍兴不喜欢张笑雨,就怕张笑雨说话,才两句就刺进心窝子最中心的地方去了,痛呀。所以他就想快走几步。没想到张笑雨也快走几步追上了他。想躲也躲不开。

果然,这张嘴里面没吐出好话来。“怄什么气?你最倒霉的日子还没来呢。告诉你吧,如果你不改弦更张,恐怕你再也没机会在这儿出出进进。”

“放屁。不是我老张吹牛,姓邹的恐怕也离不开我。没我呀,他也许会弄得焦头烂额。他到哪里再找一个张绍兴一般的人?”

张笑雨站着,哈哈大笑,笑得张绍兴也心惊肉跳。

张笑雨说:“你们村里有个张飞三,本号叫张正愚的,是吗?”

“是呀。”张绍兴不明白张笑雨怎么会提到这个人。

“这个张飞三在你们村上当什么了?”

张绍兴也笑了起来,说:“他能当什么?再说,他也有年纪了。”

“你莫笑他,他也在你们村上逞过英雄呢。土改时他是积极分子,说一句算一千句。可他也没想到,没几年就把他一脚踢到垃圾桶里去了。”

“我倒还不知道这件事。”

“那么,张振羽你是认识的了。”

张绍兴奇怪地看着张笑雨,怎么想也想不出他为什么要说这些。

“他也逞过英雄呢。文革时他是造反派头头,大队书记都得听他的。可是现在他在你们村上当什么了?”

张绍兴走动了一步,到了大门外。张笑雨也跟着走动一步,也到了大门外。“他什么也没当,是吗?也被扫进了垃圾箱,是吗?”

张绍兴奇怪地看着张笑雨。“你说这些干什么?”

张笑雨却不回答,径直向前走去。再走到院门边才回过头来大声说:“你这猪,还没听明白?他们的今天也就是你的明天!”

张绍兴气得头都晕了。想了一会儿,他迅速地向镇上跑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