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龙杠记4  

2015-11-05 09:41:0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这边水浅流缓,可从水中透出来的寒意却一点也不少。水面上飘来的风,使船上的人都勒紧了衣领,似乎这样就暖和些。可胡焕泉却解开了薄薄的棉衣上排的几粒扣子,露出胸前的那鼓爆的肌肉,一船人看到了,都知道这个后生小子有一身力气,再看他撑船的几个动作,看似随意,其实都恰到好处。这样的船夫可说是第一人选。

船溯流而上,胡焕泉又唱歌了:“惊心渡上真惊心,冬天水浅船难行。河中有个鲫鱼背,船只碰上要翻沉,各位客官要小心。”

中国有些行语最讲忌讳。挖煤的人最怕的是一个笼字,若是塌方了,人被笼在巷洞里,出来的希望就很渺茫,所以姓龙的在巷里就要改姓溜,出了事故要溜得出来。驾船的人最怕的是船只翻沉,所以姓陈的人自报姓名的时候只能说姓浮。现在胡焕泉偏偏不讲忌讳,把一个“沉”字说得响亮。族长大人不免就马上皱起了眉头,他这个人是最讲忌讳的。胡焕泉看到族长大人的不满,可胡焕泉却毫不在意,还是把他的歌唱完了。假若胡焕泉能看脸色做人说话,他的生命轨迹恐怕又是另外一回事。

肖家虎站着,也听着,他嘴角挂着冷笑,心里想,胡焕泉这毛头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总有一天要吃大亏的。他心里就在琢磨着对付这毛头小子的计谋。今天是大年初一,这毛头小子却给他难堪,一点脸面也不给他留。如果不是急于去给哥哥拜年,他就会不过河了,就会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个难看的脸色,让他知道我肖家虎的厉害。他觉得这小子勇力有余,智谋不足,要对付这毛头小子只要吹灰之力。

一个人有心事,总会在脸上表现出来。胡焕泉是个聪明人,他早就在观察肖家虎的脸色,早就看出了肖家虎的心思,从肖家虎紧皱的眉头,嘴角的冷笑,沉思的神情,凶狠的眼神,胡焕泉早就看出了他心藏杀机。可胡焕泉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青年,也是一个响当当的男子,岂会惧怕肖家虎呢

族长大人却是另外一种想法。他只知道摆渡的是胡家族中的人,因为胡家人多,所以这地方公议就把摆渡的事交给姓胡的,当然,在派田的时候,胡氏宗族不免也多派了几亩田。他平常过渡,从没注意过这摆渡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今天才知道这个小子不知忌讳,正月初一就说些大不吉利的话,简直不像话。虽说这小子对他这位族长还是尊重的,可这小子处事的方式却似乎有点问题,容易引起争端。一旦引起族间纠纷,免不了要他这个当族长的出面,到那时他只能说对族中的人缺少教训。所以他也看着胡焕泉,可胡焕泉却只注意肖家虎,根本没看族长。

船靠近鲫鱼背了。谁都看见,水中一条浅浅的沙梁,这边水缓,那边水急。胡焕泉把竹篙一点。把船蹿了过去,刚到那边,水流就把船往下冲,一下就去了好几丈,真是急流似箭。快到码头的时候,胡焕泉左一篙右一篙,就把船靠到了码头边,稳稳地把船安住。一船人看着胡焕泉,都不作声,生怕他一个动作有了半点差错,全船人就会死于非命似的。到了船稳稳地靠在码头边的时候,大家都有一点死里逃生的感觉,呆呆地站了片刻,这才知道该上岸了。当然是族长先上,然后是族长的随从。肖家虎最后上岸。他上岸时,一个跳步,上了岸,船也动了一动。岸上的人也开始下船,当然都先向驾船的人叫声拜年,拱拱手,弯弯腰,表示一点礼节。胡焕泉也忙于作答,眼睛却瞟着肖家虎,肖家虎也在看着胡焕泉。胡焕泉对他大度地笑了一笑,这一笑却使肖家虎有点不好意思,一个念头早跃上心头:这个小子看来有点内聪,要对付这样的小子也许还要花一点功夫才行呢。于是他也送给胡焕泉一点笑意,扭转头,大踏步走了。

本来事情可以悄悄结束,肖家虎也许不会再计较胡焕泉,胡焕泉也会忘记肖家虎,大家还是平安无事地像往常一样过着日子。可还有一个比肖家虎更厉害的人,那就是肖家虎的弟弟肖家豹。这个人个子不高,可精通拳术,平时在定胜镇上干一些欺行霸市的不法勾当,他总觉得在这个小小的世界上,他就是法律,他就是权威,他说了的话没有人敢于违抗。他那肖氏宗族的尊严当然也只能由他肖家豹来维护。这一天,看看天近黄昏,四处响着爆竹,那淡淡的硝烟味在空中弥漫,那闪亮的光焰在黄昏时也特别地鲜明,晚饭的肉香也淡淡地在空中传播,每个人都沉浸在过年的幸福之中,胡焕泉劳累了一天,也想要好好地休息了,他把船泊好,拿着长长的竹篙,走上岸来,口里轻轻地哼着歌儿。入晚的凉风吹着,他把一直披开的衣襟拉了拉,把口水润了润嘴角。他很想回家去喝一杯清茶,驱散一天来的疲劳。可就在快到平地的时候,一个黑影迎面而来,几乎撞到了他的身上。他急忙避到一边,这才看这来人。虽说天色已晚,他还是看得出这不是别人,正是肖家豹。胡焕泉马上就记起了肖家虎的事情,知道这肖家豹是没事找事来寻麻烦了。可他也不知道肖家豹会给他出一个什么样的难题,只能静以观变。他就站在路旁,看着肖家豹走下河去,他也只能跟着下河去。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