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龙杠记:一个将军的成长与幻灭6  

2015-11-10 08:24:5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由于这么一件事,胡焕泉的正月过得很不快活。从初二起,就一直雨雪交加,天色也很阴沉寒冷,胡焕泉的心也同样地阴沉寒冷。肖家虎是每天都要过河去的,渡是公家的,不能因为私人的仇怨就不让他过河,而且对每一个过河的人都要给他一个微笑。胡焕泉强忍着膨胀的悲哀,强压着蠕动的痛恨,让肖家虎每一天都接受他的问候。职业使他不能不这样,地位使他不能不这样。他只能作一个公众的仆人,他安心做一个人下人。他只能强忍着他那颗高昂的心,他总是想着,什么时候他才能改变他的地位,也许他没有必要老是呆在这渡船上,也许应该去寻找一种新的生活,可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新的生活,他不明白。他没有去过远处,他从小就在渡船上生活着,他还不知道远处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人们常常谈论什么办新军的事,听说当兵不只是能吃上粮,还能拿到银子,只要考得好就行,多的一个人一个月一两多银子。他从来不问,只是静静地听着,心里充满了憧憬和期望。不过,凭着天生的敏感,他知道,他如果去远方,只有一条路适合他,那就是从军。现在读书人没用了,不再考秀才了,族长想考上举人,也没了门路。想读个新式的学堂也不容易,那么多人考,可招收的人就那么几十个,没有一肚子的真正的学问根本没有希望。即使考中了,能捞到什么样的出身,也还是是一个极大的问题,乡村小户人家以前可以在家苦读,到时候去参加科举考试,可这条路已经永远地关闭了。

晚上他心驰四极,意鹜八荒,把自己设想成为一个叱咤风云的将军,可白天就让他无法忍受,他不能让人叫他焕四妹子。肖家虎不再这样叫他了。肖家虎是懂事的,至少胡焕泉觉得肖家虎同肖家豹是不同的人。肖家虎凶恶却讲道理,而肖家豹却不讲道理只有凶恶。每逢肖家豹来坐船,总免不了要叫声焕四妹子。胡焕泉还是像以往一样说:“我大姓胡,大号焕泉,请不要随便乱叫。”肖家豹却轻蔑地说:“好大的口气,当上什么官了?我叫了又怎么样?”那还是正月,胡焕泉忍了。他对肖家豹说:“我忍你一个月,到了二月你再这么叫,我就不客气,一篙把你打落水去。”于是肖家豹叫得更公开了。难道到了二月胡焕泉就翻了身吗?

转眼就是二月到了。杨柳已经绿了,落了两场春雨,河水上涨了,过河也就比较容易。由于河面宽阔了,水流反而没有那么急了。可二月的河水还是冰凉的,如果有谁在这种时候掉进了水里,不死也要受冻。

可二月常常有太阳,只要太阳从云缝里露了出来,那积蓄已久的力量就像着火的油,燃得那么猛烈。就在这样一个日子里,肖家豹又一次叫他焕四妹子。胡焕泉什么预告也没有,就在肖家豹上船的时候,胡焕泉把他手中的那根长长的竹篙落了下来,恰好放倒在肖家豹的脚下。这根竹篙到了胡焕泉的手里总是那么地灵活,比三国时张飞手中的那根丈八长矛用得更加灵活。而肖家豹这时候正得意地看着胡焕泉,想看胡焕泉脸上露出来的无奈和怨愤。可肖家豹没有看到平常他看到的那些,正觉得有些疑惑,就绊倒在船舱板上。幸而有个人把他扶了起来,他才没有砸掉牙齿。可这时胡焕泉的竹篙已经及时地收了回去,肖家豹根本就没有看到脚下的竹篙。当然他从心里知道使他绊倒的不会是别的什么,只能是那根竹篙。可他只看到胡焕泉那不动声色的脸,也不好骂。是一条好汉,就不能像一个妇女一样只知道骂人。他自言自语般说:“小人行径。”

胡焕泉却撑开了船,水面上升腾着雾气。胡焕泉大声说:“各位小心,这样的天气本来是要收了雾才开船的。如果大家放不了心,我就再等一个时辰再开船。这就保证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如果大家执意要在这时候开船,恐怕多少会出点儿什么或大或小的事,到时候请各位不要责怪我焕泉呀。”

以前这么大的雾,胡焕泉也开船,他闭着眼睛也可以把船撑过河去,今天反复地说这句话,大家心里就起了波澜,也许胡焕泉会制造出一点什么事出来。

肖家豹说话了:“少啰嗦。你昨天有雾能开船,今天就不能开了?你想寻点开心事,到你自家院子里去,这里不是你撒泼的地方。”

大家以为胡焕泉会说几句话,可是今天的胡焕泉却似乎真的换了个人,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问:“开还是不开?”

大家都说:“没事,有你在,没事,我们都能放心。”

胡焕泉却大声说:“各位小心点。水涨船急,春寒水冷,失足落水,不免要受点惊吓。站稳点,船边的坐下去。没地方坐就蹲着点。”他又唱起了歌:“惊心渡上波涛险,鲫鱼背前波浪急。上水逆行船难稳,下水顺行水太急,各位船客莫性急。”那声音很响亮也很动听,可字字句句都能听得清楚,字字句句都让人心跳。这惊心渡是不那么好过的。如果渡子使点巧让你掉进河里,你也没法子去怨这渡子,这里就叫惊心渡呀。可肖家豹没想到这一点,世上有些事故是可以制造出来的,但任何人都找不出理由证明这是人为事故。

肖家豹又看了胡焕泉两眼。胡焕泉却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现,又叫了起来:“各位小心。船行正急,一不小心就会出事的。”谁都知道胡焕泉开船从没出过事,可今天他反复地说会出事,大家就不免多看了肖家豹一眼。看得肖家豹心烦意乱,可又无可奈何。到了对岸,肖家豹刚跳上岸,就回头说:“焕四妹子,你会吃亏的……”

胡焕泉听了并未做声。肖家豹得意地转过身去,走上岸去。他是习拳术的,突听到背后有风声,立即觉得背上被什么挂了一下,转过身来,只见胡焕泉已经把船撑开了,船已离岸,那支竹篙当然在他手中,正要刺向水中。他是背对着河岸的。肖家豹脱下衣服一看,背上挂破了一个小洞,拉开了一条缝,明明是竹篙的尖刺所致。可要说是胡焕泉刺的,似乎也不太可能。一来相距甚远,二来胡焕泉已经离岸,三来这一动作不重不轻,恰恰只刺破了他的衣服,稍微挂破一两寸,如果重一点就会刺破他的背,如果轻一点就会刺不上他的衣服,即使刺中了也纯属偶然。哪有那么巧?可决不会从天上降下什么东西把他的衣服刺破呀。一件过年才穿上的新衣,就这么成了一件破衣,他真不心甘!

站在岸上,看着一船人在薄薄的晨雾中到了河心,肖家豹还是发呆。左想右想,这只能是胡焕泉的一个小小的恶作剧。他稍微多用点儿力,他肖家豹也就会破皮流血。可胡焕泉只做到这一步,只给他肖家豹一点小小的警告。这胡焕泉手段之高,是他肖家豹过去根本没想到的。是同这个小子继续斗下去,还是就此止步?他一时还得不出答案来。

有人向他走来,望着他,觉得很好奇。这个人怎么啦?疯了傻了?肖家豹也不好意思再站下去,只能转过身子朝定胜镇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