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落水记22  

2015-01-05 09:06:5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厌新喜旧诚古怪 投鼠忌器本平常

 

在所有的人都焕发生机的单位,老年人也会像青年人一样充满活力。可一个单位暮气太重,青年人也会变得暮气沉沉。这碧塘小学的三个年轻人,焦元标自以为他早就入了团,有点趾高气扬,梁上了老年人的一种习气,总想表现出一种稳重,可这种稳重却时常会转化成暮气,张卓如总感到身上有一股沉重的压力,遇事过分谨慎小心,于是也像那些年老者一样,也显出了一股暮气;冯意君呢,她想保持她的活力,可是,她所见所遇,全是暮气,她一个人可说是孤掌难鸣,即使有雷霆万钧的活力也释放不出来。张主任自从国庆节以后就很少在学校,刘校长虽说在学校,可是他在分校的时间可能更多些,可在学校里,却处处让人感受到张主任的存在。即使他没在,也同他在的时候一样死气沉沉,可这种死气沉沉却正是张谡如想要达到的理想境界。

分校的老师每个星期六下午要到中心校来学习两个小时,然后再回家去。于是每个星期六下午的晚餐就多了几个人。其中有个年纪大的,姓袁,遇见人就点头哈腰,装扮出的是一副极其恭谨的样子。这时候张主任当然会回来主持学习,这袁老师就奉承张主任,一见面首先就汇报他的学习是如何的积极,他做的工作是怎样的出色。到底他工作如何,反正也没人去了解。现在这个时候,是没人愿意搞好工作的时候,只要不出大错,就行。没出大错,就可以说得上工作出色了。这个没出大错,说的是不出政治问题。至于把字教错了,那是没有问题的。谁能保证全教得对,中国的字是这么地难学,教错了也就教错了吧,秀才读字读一边,这就行了。袁老师常自夸他课讲得好,学生们都听律律得味,到底是津还是律,这也只能由他说去。可他却很想接近张卓如,却不是想学习张卓如的教学经验,只是说:这两天手边太紧,借一元钱。下个月发了工资就还。张卓如同其他两个年轻人一样每个月都是三十六元。按理说,张卓如最穷,因为他的家境不佳,可是他穿得朴素,穿得朴素就一定能省出钱来,这就是袁老师看中了张卓如的原因。张卓如也没有办法,只能借给他。一斤内四毛,这一元钱对袁福来说是笔大钱,因为可以称两斤半肉。可张卓如却不愿意同袁老先生说话。罪近了,就闻得到一股强烈的烟草味,看那手指都黄而且黑。这股味道刺激性可真强烈。可他却总有点倚老卖老,张卓如采取了最错误的对策。焦元标是根本不予理会,袁老头走出近了他,他就马上说还有点事,走开了。只不过这老头会到他那围椅上,他也不会阻止,像对待张卓如那样。冯意君是女性,当然不会接近这讨厌的老头,这老头当然也不会去接近冯意君。可张卓如就没有焦元标这么世故,第一张牌就打错了,再下去,不出错牌也不可能。

其实张卓如也是很被动的。刘校长批评了他:“分校的老师说你有点自高自大,见了不打招呼。”那一回出去作家访,老远看见一个人,就满脸含笑,做出一个友好的姿态,可走近了,却看见那个人莫名其妙,也没对张卓如怎么样,只看了一眼就过去了,好像对张卓如的行为甚为不解。现在看见老袁头主动跟他打招呼,当然再也不想挨自高自大的批评。没想到这个老袁头,看中的却是张卓如的钱包。这让张卓如真是哭笑不得。好在他索讨的只不过一元,也就算了。什么时候还,张卓如知道这是肉骨头打狗,一去不回的。也就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至于这件事以后生出的那种匪夷所思的后果,那才是张卓如做梦也想不到的。

这时候谢之时主任的儿子转学到碧塘来了,而且正好放在张卓如的班上。谢之时对张卓如当然也就多了一番接近,时常要了解儿子的学习情况。晚饭之后,张卓如也就带着这个谢正初去走一走。谢之时也不阻拦。这谢正初对张卓如也很敬仰,张卓如课讲得好,动听,因此也就希望多接近老师,也就时常到鬼屋来。这时候一年级的学生再也不来打扫张卓如的房间了,因为班主任是孙老师,也就去打扫孙老师的房间。不知怎么的,这些小孩对孙老师的房间的打扫,也不那么经常,有几个顽皮的,居然扫完教室以后就回家去了,孙老师当然也不会去批评,有此一次,其他的学生就仿而效之,于是给孙老师打扫房间的事,也就成了过去。可张老师的房间却有谢主任的儿子常来打扫,或者是张卓如同谢正初同时打扫。有一回还彻底地抹洗了一遍,这一回偏偏给孙老师看见了。当时张卓如没有注意到孙老师,直到孙老师走了,谢正初说起这回事,张卓如才知道。到了第二天,张卓如就看到孙老师故意不看他,有事也不同张卓如说话。什么事得罪了孙老师?张卓如弄不明白,只感到他似乎四面楚歌,被人孤立了。

晚饭后,冯意君照例同张卓如散步,仍旧是走向池边。张卓如说:“这孙老师也有点怪,今天看到我的时候,那张脸是阴云密布,不知他对我有什么意见?”

冯意君笑着说:“我就不喜欢成天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他高兴是他的事,他不高兴也是他的事,我才懒得得呢。”

“唉,刘校长两次批评我群众关系搞得不好。我总想同大家接近。可是我总觉得同他们之间有一条沟,我在这边,他在那边,他们总不过来,我也总跳不过去。”

“我问你,你现在的房间是什么人帮着打扫?”

“当然是我自己打扫呀。”

“孙老师的房间是谁打扫?”

“我不知道。学生没帮他扫了吗?”

“这些事你就看不到了。我住在那边,就知道这些。现在孙老师要自己打扫房间了。我想,他会怀疑你,要那些小家伙不再打扫孙老师的房间。他会以为这些事是你做出来的。你信不信?”

张卓如恍然大悟,想一想,恐怕真是这么回事,可是他也没权力去要求一年级的小孩子继续打扫孙老师的房间。那是孙老师自己的事。可人家要怀疑,那是人家的自由,这份自由是任何人也无法剥夺的。张卓如只能说:“再也不谈这事。我就当不知道吧。”

冯意君说:“那一回来了一个木偶戏剧团,卖门票的,你带着谢正初去看了的,是吗?”

张卓如吃惊地说:“这也不能说是什么大事呀。难道也让人产生了怀疑?”

冯意君说:“怀疑就让人怀疑吧,只不过一句俗话说,疑心生暗鬼。这暗鬼最讨厌了。不晓得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冒出鬼来。不过我想,人家要闹鬼,就让他闹去,我只当不晓得,你说是吗?”

张卓如再也不谈这事,就谈过去在学校里老师们的事,冯意君也说些她同寝室的同学的事,说她们来信了,过得很好。可是她们出身好,分的学校也好,这是她们生来的福,眼红不得的。张卓如也就说起了他那个班的团支部书记,分到这个县的一所初中当上了副校长,只有他一个因为反右立了功,也分得最好。那个班长,比张卓如更差劲,就分在一所分校,教的初小。

“你跟你那个支部书记有过联系吗?”

“他是他,我是我,同他联系有什么用?过去我就同他很淡,他成绩也很一般。”冯意君打断了张卓如的话:“你总有点自傲。成绩好的不一定能做好工作。你不懂人情世故,你有什么可以自骄自傲的。”

张卓如看着冯意君,笑了:“其实你这脑瓜子蛮不错的。这一方面我比不上你。是呀,为人在世,各有所长。我哪能以我之所长自骄自傲呢。取他人之长补自己之短,对,对,谢谢您了。”张卓如转过身来,对着冯意君就作了一个揖。弄得冯意君在张卓如脸上打了一下,张卓如也愉快地接近了这个耳光。

于是下个星期天张卓如到曾校长那儿去了一回,曾校长对张卓如的到来有几分惊讶,但也高兴有人奉承他。有三十五个人记他的仇,下辈子恐怕也原谅不了他,张卓如是第一个来看他的老同学,于是曾校长也就把张卓如摆上了一个重要位置。

刚进入十一月份,张主任找他谈话:“你不安心在这里?”脸色怪难看的。

又是什么事得罪了张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