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2015年01月20日  

2015-01-20 09:40:4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5、新恋旧情廿年续 老歌重唱一颗心

 

“谁告诉你,我在这里?”

“我想告诉你,可是又怕你不愿见到这个人。这个人就在门外。”

想了想,张卓如也想不出是谁。刘贞辉叫了一声“进来吧”,张卓如就看到了冯意君。

“记得那首歌吗?从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勇敢的鹰,你为什么要打破我的平静?”

冯意君只一会儿就记起了,说:“这应该是由我来唱的,怎么会由你来唱呢?是你打破了我的平静。这两个月,我睡不好,饭也吃不好。我能做些什么事来弥补我的过错?是我找到王学义,他没有任何过错。你等了二十多年,你没有任何过错。我能做的就是今天这件事了。如果你拒绝,也行。不过我再也不能做其他的事了。”她说着,眼泪已经到了眼眶边。

“我领情了。只是贞辉的情况我一点也不知道。”

刘贞辉马上说:“我命苦。嫁了两个男人,至如今我还是女儿身。第一个结婚前三天死了,第二个举行过婚礼后的当天晚上就病了,连夜送到了医院,没几天也一命归阴。人家都说我命大,克夫。你相信,就说一个不字,我马上就走。你不信,也请你说一声。我也不勉强你。”

张卓如说:“所以冯老师要把你给我?”

“也许是吧。我只能帮你了,可是我再也赎不回我的过错。一切都由我来安排。”

“你没有过错,换成别的的人也是一样。刘贞辉,那晴辉呢?”

“当然也子女成群了,你以为她会等着那姓焦的吗?姓焦的骗了她。世上有些人说着最好听的话,做着最难听的事。黑的说成了白的,好的说成了坏的。可是,时间久了,好的还是好的,坏的终究是坏的。”

“我想问你,你是本地人,几个老师后来的情况你也应当知道得很多。”

可她也并不知道那些老师的情况,只听说有的人已经不在了。

好在张卓如后来把碧塘小学的事都弄清楚了,冯意君也把她所知道的事告诉了张卓如。想不到后来发生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事,张卓如真的庆幸自己。很快张卓如就结了婚,刘贞辉也就成了有夫之妇,没多久也生下了小孩。这些都是后话。寒假到来时,学校党支部通知张卓如去参加党训班,他在新疆写了入党申请书,转到湖南来了。第二年七一这天,宣誓入党。张卓如也就成了学校领导班子成员之一。可他仍旧不想当一把手。曾世文到退休也只当过副手,张卓如可以当上正职,却不愿当。那些年的事已经让他心灰意冷了。

没想到魏老师快退休时也调到了张卓如所在的这个区。张卓如看到魏老师,很有几分惊奇,质问:“二十多年前,你骗了我,你难道不觉得惭愧吗?”

魏老师已经年近六十了,可他工作的地点离他的家远远的,仍旧教着小学。他抱歉地说:“你以为我不能看明白那些年发生的事吗?你说为了保住我自己,我还能做出别的选择吗?开始我也有过羞愧。可时间久了,我也渐渐地忘记了这些事。我听着刘校长的。没想到刘校长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张谡如呢?”

“他再也不愿意见你了。他还有脸皮见你吗?早几天我看到了他,他正躲到一条小巷子里去,还差点儿跌倒。接着我就看到了你,我马上知道了张谡如躲到那儿去的缘故了。他已经申请提前退休,为的就是让他的儿子接班顶职。你见不到他了。”

可张卓如还是去见了张谡如。张谡如感到非常的突然,什么话也不好说,张卓如说一句,他就应答一句。张卓如说:“算了吧,我原谅了你。如果换了我做你所做的事,也许我会像你一样残忍无情。为了自己,只能出卖别人。其实你也想错了,我是不会对你构成任何威胁的。我不会当上领导。如果想当,我在学校里早就入党了,现在也许在京城里当上了大官。可惜,我不是一个当官的料子。”

张谡如诺诺。他现在就像一只胆小的老鼠,哪怕他对改革开放有天大的抵触情绪,他也没能力扭转改革开放这辆车的前行。

“你把我调到三中去,不就没有了你前进道路上的拦路虎了吗?可是你出于嫉妒,没这么做。等到你想通了,这样做也迟了。我是一个从来不去侵犯他人利益的人。那种事我做不出来。可是,你除了做领导,还能做其他的事吗?我却只不过是一个最好的教书匠。如果我想当领导,现在就可以当。我已经通过了考察,可我想通了,不当!”

张谡如当然知道考察是什么意思。提拔或者进入领导层,首先就要考察。张卓如的考察是合格的。这个消息让张谡如有点吃惊。

“我在新疆已经是一所高中的教导,离校长也只有一步之遥。我本来打算再回到新疆去。这南方忽冷忽热的天气我已经不习惯了,还不如在新疆,说冷就冷,不会突然变得那么炎热如春,第二天却又漫天飞雪。可是为了母亲,我留了下来。”

张谡如发问了:“难道新疆天气比南方还好吗?”

“冷天就是冷天,一直这么冷。从家里出来,穿上大衣,在雪地踩得格格地响,进了教室,就脱下大衣,只穿一件毛衣,小孩子们也有只穿一件毛衣的呢。在那儿,人们的抗寒力强,不怕冷。南方才真冷。”

在张谡如家吃过饭,张卓如就回到了学校。他有了一个家,要尽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到了暑假,区公所突然要他去农村蹲点,管几个村。因是暑假,也没有任何理由,党员是要服从分配的。每天冒着烈阳酷暑,来回奔走,可是他做了真正的事,所汇报的是假话,所传达的是废话。所做的事,全不做也许还要好些。开学了,他向区委提了出来,回到学校里学校里去。而且没等区委研究,就开始上课。区委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他。开学一周后 ,他问一个区干部,怎么想到要他去搞农村工作?回答说:是刘县委的意见。

趁着到县里开会的机会,张卓如见到了刘县委。张卓如笑着说:“还是让我站在这条水沟的岸上吧。我清楚地记得你曾说过,不肯把手在政治这条污水沟里弄脏的人是不适合搞政治的。我还是教书吧,至少这里还是一块净土。我打算留在这块净土上维护自己的理想。我贪不了,也假不得,没这贪与假的本事,能当好官吗?”

刘县委对这些激烈的话什么也没说,只是付之一笑。

“我辜负了您对我的培养,也没能当上学校的领导。可是,我只是这么想,当我退休时,我的孩子才十七岁,还得由我来供应他。到那个时候,也许我还会到一些私立学校去上课。我当这个领导会荒疏学业的。再说,各种会考,哪一个不费尽心思弄虚作假,我能当上这样的领导吗?”

“好吧,只不过这些话对我说,对其他的领导千万不要说。我也不会按着你的头喝这条沟里的水。再见。”

从哪一回起,张谡如就很少见到刘县委。他也很快就退居二线了,张卓如也仍旧只是一个教书匠。

不过冯意君六十岁的生日,竟然向张卓如发了请帖,已经过了这么久,那份伤痛渐渐平息,张卓如夫妻也就去了,其实也才两桌。

饭后,冯意君唱:

从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勇敢的鹰,你为什么,要打破我的平静?

这外国情调的歌,在座的都弄不明白其中的含义。王学义是知道的,可他也不能点破。

张卓如就说:“让我唱一支歌,只不过我是随口唱。”

黑沉沉的茫茫大海/谁能分清东南西北

惊涛骇浪不期而至/会将船儿打个粉碎

勇敢的人呀,你艰难地驶向了彼岸

回头张望时,却丢掉了宝贵的初恋

那人儿呀,永远在我心间回旋

想忘却呀,却总是在梦里纠缠

唱罢,就走了。冯意君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2013-12-12晚写完)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